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你可以幫我自慰嗎?

2018年初,因為我原本在台中參加的台灣長老教會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提早結束了,我需要盡快在台北找到任宿的地方,最後幸好得到一位在台北住的身體障礙朋友的幫忙,讓我可以去他的家裡面居住數天。那是一次非常難忘的經驗,因為我相信我人生中也沒有幾次機會可以跟坐輪椅的朋友居住,參與在他的起居生活裡。而在跟他生活時讓我最有感受的片段,是有一晚我們在床上還睡不著在聊天時,他問了我一句「你可以幫我打手槍(自慰)嗎?」我回應說如果我沒有潔癖的話是可以的,但現在的我還仍然覺得一切體液都是不衛生的,所以便拒絕了這請求。因為我跟我朋友都是認同性解放的人,所以我們的對話能夠這樣無忌諱地談情說性,但我朋友的請求其實也反映除了所謂「主流身體健全者」外,身體障礙者也有性需求,也是一個有血有肉更有性慾的人。

可能不是太多朋友知道,除了關心性別議題外,其實我也很在意身體障礙者的權益議題,老實說我不是太喜歡用「身體障礙」來形容我的這群朋友,我一般只會說他們是「坐輪椅」的朋友,因為我覺得坐輪椅就跟盲人和聾人等形容詞一樣是中性用來描述狀況的詞語,身體障礙者、視障和聽障人士卻多少隱含著身體健全主義的歧視意味,那是說因為我們都覺得一個人要四肢健行、眼看得見、耳聽得到才是「正常人」,所以所有不符合這些條件的朋友都被加上「障礙」的標籤。

在傳統的基督教信仰來講,信仰對非主流或小眾群體的詮釋總是很狹隘,傳統信仰觀點彷彿在說那些朋友的生命本來是沒有任何價值的,他們需要做到「正常人」可以做的事情,或過上「普通人」的生活才被看見和肯定其價值。國際知名佈道家力克胡哲(Nick Vujicic)便是最佳的例子,他是一名澳洲的福音派基督徒,生下來就沒有四肢的他,現在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還有疼他的妻子和子女,彷彿他給人看到的就只有生命最燦爛和精彩的一面,甚至可以說他的生活比大部分有四肢的人還有豐盛,也正是因為這樣,人們才會這樣追捧他的見證和演講。

可是,力克這樣做的同時也在設定了一個非常嚴格的標準給其他生來沒有四肢的人,如果他們的生命不像力克一樣多姿多彩,或者是比較平淡或悲觀的話,人們就不會注意到和同情他們的遭遇,甚至會開始批評他們這樣做是不對的,因為力克改變了人們對四肢殘障者的印象,在人們的眼中他們都只是一件勵志的工具,如果他們的生活沒有像力克一樣發出激勵人心的光芒的話,他們就會遭到鄙視。

講到鄙視,我有一位香港的殘酷兒朋友(殘酷兒是指擁有多元性別身份的身體障礙者)曾經分享過,因為他推動爭取殘障者性權益的倡議運動,所以他並不受其他殘障者所歡迎,甚至是鄙視他所做的,因為在香港社會中,身體障礙者除了是一件勵志工具外,更只是一件被去性化的人形物體,社會普遍也支持殘障者爭取興建無障礙設施等的倡議行動,或者是讓政府投放更多資源在支援障礙者的社福機構裡,社會卻對障礙者的性權益視若無睹甚至反對,覺得他們只要「安份」地生活就可以了。

Enhance_The_UK0004

我感恩台灣有「手天使」這義工機構,他們專門為每位嚴重殘疾和視障申請者提供最多三次的免費手交服務,在服務中也會盡量幫助他們尋得適合的、可自己進行的滿足性慾方法,並以實踐及正視身障者的性權為其理念。手天使每年都參與在臺灣同志遊行中,為要讓民眾正確看待身體障礙者,視他們為完整有性慾的一個人。可是,我曾經遇到保守的基督徒,他覺得身體障礙者這樣做是一種罪,也覺得性要被規範在婚姻裡。我認為他忽略了障礙者也有身為人最基本的性需要,可是並不是所有障礙者都可以自己解決自身的性需要的,就是自慰這樣在非障礙者的角度來講看似很輕易而舉的行為,對一個中度或嚴重殘障的人來講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也因為障礙者自身的限制和社會所加諸在他們身上的歧視,他們也不容易去談戀愛甚至結婚,他們的談婚論嫁大多會給他們的家人和長輩所反對,覺得他們連自己都照顧不了,又談何去愛和照顧另一半呢?這樣看來,身體障礙者不止給物化了(Objectified),他們的性權和愛權在大部分時間都被剝奪了。

基督教視性為上主所賜給人類的美好禮物,但往往他們卻對這份禮物過度包裝和收藏,基督教會設立了不少婚前或婚外性行為等的罪名,讓人在計劃著享受性的時候卻飽受罪惡感的煎熬,所以要本來就是被非人性看待的身體障礙者可以享受被定罪的性簡直是難上加難。可是,如果我們都認同身體障礙者是上主愛和美麗的創造(我想沒有人會說聖經說上主只創造了亞當和夏娃,所以身障者都不是上主所創造的,因為這樣的說法實在太沒人性,也未能否定身障者是真實存在於社會中的事實),而性也是祂給受造界美好的禮物的話,我們就應該可以得出兩個結論:

第一,以身體健全主義來看待身障者,認為只有四肢健全的人才是「正常人」的話,那就是在不尊重甚至在侮辱上主的創造;第二,幫助身障者去爭取性權益,其實就是在製造更便利的條件讓他們去享受這份禮物,也是在維護上主的多元創造。

為了認識這方面的信仰思考更多,我今年年頭去台南神學院時買了一本叫《聾人解放神學》的書,希望真的能在信仰的角度上重新看待與自己不一樣的生命,而在過去的禮拜天參加崇拜時,來自美國的三藩市「庇蔭之城」教會主任牧師芙倫德主教在證道時也講,正因為我們不一樣,我們才有共融合一的可能性,因為共融合一並不是說所有人只有同樣的外表和想法,共融合一是要求我們在差異中去實踐愛,但那個愛到底怎樣去實踐是最好的呢?我覺得那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因為這需要看其處境性,就是要求在合一裡的每一個人都要有同理心去看待身體狀況、性別身份、性傾向、種族國籍、社會和政治背景跟自己不同的人。

現代神學研究的進路百花齊放,激發了信徒去從更多角度去思考我們的信仰,這情況除了將基督教神學將從異性戀霸權和身體健全主義中解放出來,更重要的是能夠教導和鼓勵信徒去尊重和重視身邊每個與我們不同的人,明白到我們雖有不同卻是相互依存的(Interdependent)。到文章的最後,我希望給大家一個反思的功課,我不是問大家能不能夠在身體障礙者的身上看見上主,而是問大家在他們身上看到怎樣的上主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