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你係咪路呀?

廣東話「你係咪路呀」如果要正確譯為書面語……我實在不懂得怎麼譯。大概要請粵典的負責人才搞得掂。
不過講這句話時的情緒我倒是能掌握得住,通常都是在震驚或不可置信竟有人如此愚蠢時就會出現這句:「你係咪路呀?」,大抵和問你有無病差不多用途吧。

今期Breakzine選了「路」為主題。
在看這期Breakzine前,我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路」這回事。

開首以橫跨兩頁的插圖,一連畫了好幾幅,組成了一個小故事(真心佩服畫圖的人,我單看也覺眼花繚亂,實在想像不出要用幾多心血去畫):關於生活在森林上、中、下遊的三隻小動物為了更方便找到大家,慢慢開闢了道路的故事,嘗試帶我們思考「路」其實是怎樣的一種存在。
我們常聽見一句話「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魯迅《故鄉》),路本來並不存在於世上,是因為人有需要,才漸漸發展了「路」這樣的一個概念。

我是聽著「慢慢走,勿亂跑,馬路如虎口,交通規則要遵守,安全第一(呠呠),命長久。」長大的孩子,如書中所言,我一直覺得馬路就是危險的地方,我甚至覺得如果有人因為擅闖馬路而喪命是咎由自取的事。
我從來沒有想過行人路這麼窄這麼少有問題,我也從沒有想過路其實是為人而設,而不是存在了我們就跟著走吧。
被規劃的該是「路」,而不是人。
我這樣說,不是說人可以為所欲為,喜歡怎麼樣就怎麼樣,畢竟人這麼多,各有想法和喜好,還是需要一些客觀的指引作出某程度的規範。
而是假使有日有人真的橫過馬路,也不代表他死有餘辜。
引用書中的一句:「道路設計讓駕駛者錯判自己是路上的唯一主人。」
不是說橫過馬路的人沒有錯,只是路並不是為了讓我們劃分領土,而是為了讓人類過得更好更方便的存在。
馬路和行人路不過是不同用處的路,並無高低對錯之分。
無論我們在哪裡,都該好好留意其時的路面情況。
出事的話彼此都有責任呀。

然後編輯以三個有趣的標題帶出了令人值的思考的內容,破解了我們種種的迷思。
1.Fast is not the road
2.More is not the road
3.Cost benefit is not the road

我們一直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抵達目的地,卻沒想到因此錯過了很多美好的人與事;我們以為起更多的路,就可以解決塞車問題,誰不知愈多愈塞;我們以為汽車替我們節省了時間的成本,卻從沒有留意廢氣對我們造成健康問題的代價。

書中同時提供了很多我從未留意過的知識,包括新加坡原來已凍結了私家車和電單車的「擁車證」數量,令私家車增長率為0%,連鄰近我們認為不濟的中國也實施了汽車限購令…..
因為一直身處於「自由」的香港,我從來沒有想過政府可以實施這樣的政策,只覺得別人有錢鍾意買幾多部車都可以,我窮唯有在街上食塵,也唯有減少自己所站之地,因為汽車必需要更闊的地方。

但真的是這樣嗎?社會是屬於每一個人的,關於一些公眾利益,難道不是每個持份者也有權表達意見嗎,難道政府不就是為了協調各人的利益而存在的機構嗎?
我知道現實也許未能貼近理想,但至才我們要記得原本的模樣,不致成了被馴服的奴隸。

書中也讓我認識到各樣的奇人,其中令我最深刻的是施Sir,他每天跑7km上下班。
他說反正等車搭車也要時間,不如就跑步。
而那年佔領,也無車可搭。
就這樣他跑步上班,就這樣他愛上了跑步的時間。
不一定需要點對點由汽車運送你到目的地,也可以由自己雙腳去走,即使那看似有一點的距離。

當然,也不是人人適合跑步,書中講得最多的其實是單車代步這件事情。
坦白說,在此前我也一直覺得單車在馬路上出現是很危險很擾人的一件事,從沒有想過單車其實也是馬路的合法使用者,它絕對有權出現在馬路上。
我也一直只把單車當做假日消閒活動,固定路線為沙田到大圍之類。
但原來世界各地現在紛紛發展單車友善城市,畢竟單車方便又不污染,還可以是一種運動,實在是一舉很多得。
而且單車也可以很安全,只要和道路使用者配合得宜即可。
只有香港一直原地踏步,並肆意破壞共享單車。

喜歡Breakazine,因為她總能開我的眼,帶領我們作出貼地的想像,讓我相信世界其實可以有很多可能性。

雖然有點像賣廣告,但並沒有誰拜託我。
只是真的真的很喜歡,忍不住想要介紹給你們而已。
訂閱Breakazine請到:https://www.breakazine.com/subscription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