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貧窮學校

在生命裡做教育,從教育中看生命 ;
進生活裡學關懷,在關懷中學生活 ;
見貧乏中思信仰,從服侍中學做人。

你今日食左葯未呀?

一個標準的班房內,小學生們秩序地整齊坐著,等待教課的老師進來,班房內總有些在閒聊,有的在發呆,有的佻皮地與其他同學們在逗玩。老師嚴肅地命令大家打開書本,繼續完成年度的教學進程,當然她同時要管理好課堂的秩序,監察他們的行為,見大家都準備就緒了,就講起書來,有時發問問題,間中在板上書寫,較多的是喝止常在位中坐不定的同學,老師怕課堂的秩序被破壞,很快地走近製造搔擾的同學跟前,問了他一句:「你今日食左葯未呀?」…

相信在學校有類似經歷的小孩為數都不少,他們就是在制度下被標籤為過動或專注力不足的一群小伙子,可能你會問:有甚麼問題呢?「現時在很多學校,每個班房都總有幾個吃藥的,有甚麼出奇?」或許大家都會認為這是一樣很普遍的事情,為要讓有類似情況的孩童,吃了鎮靜的藥可以買來聽書的時間,乖乖的完成課堂便是。老師固然受落,所以問有沒有吃藥實在是課堂管理的一部分,但是,我反而想問,若果在你前面有人向你問一句:「喂,你今日食左葯未呀?」,你會有甚麼感受?當我是傻的還是有精神病的,年紀這麼小就要帶上有病的標記,還要在課室內問,其他同學聽到又會怎樣想?也會覺得沒問題嗎?

曾有學生的母親分享,她的兒子每天也給人問有沒有吃藥,好像沒有就會大鬧天宮似的,如臨大敵,有時孩童與父母同樣因這些標籤而感到壓力和排拒,雖然,你可以覺得理性一點科學一點去處理這個問題,就是要吃藥解決,這也是大部分人都認同的方法,請不要鑽牛角尖吧!

說得對,可以像你這樣想過得人也過得自己,但孩童自從在制度下被評估為「有問題」要吃藥那刻開始,父母已與孩子一同帶上標籤的鎖扣,無論排期,評估,接受訓練和入學,都被分類為特殊的狀況,在原本正常的生活下變成不正常,這種被定義的身份無奈的扛起,陪著孩子走著一條艱難的路。你說有沒有出路?可能也沒有人能回答到,過不過動,集不集中,吃不吃藥已成為他們的印記,亦是一種身份的界定,為了可在這個自以為正常的社會秩序中方便管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