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你一定需要每事都成功嗎?

-100%+

前言:豪強心志我未消磨,何妨成與敗….. 張德蘭(電視劇「網中人」)

過去兩星期,接二連三,有一個意念都在腦海裏面縈繞不息,約化成為一個問題,那就是:我真的需要經營每件事都成功嗎?究竟什麼是成,什麼是敗?How can I be a good loser, not following the sample of CY?

關俊棠神父在一個有關電影「沉默」的聚會中語重心長的説:「我們不需要事事成功,才可以有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如果現在我認識新朋友,她問我你素常是幹什麼的?我會告訴她:「我是寫愛情小說的,最近寫緊第五個。」為了潤濕自己,今年國際電影節我揀了一些講愛情及關係的,其中「夢鹿情缘」的匈牙利女導演Ildiko Enyedi有隨片而來,她說進我心坎裏!她說:「人生如果祇是將人分為勝利者和失敗者,那是多麼乏味的一個分類!」

每逢周未0800-1000,我都會去打羽毛球,風雨不改,不論早一晚睡得如何,我都會拼盡全力,有時身邊的朋友會詫異:「這麼認真幹嘛,反正有時都係輸掉!」我的回答往往是:「我不需要反敗為勝,最後賽果無關宏旨,我就係要告訴我自己,我已經盡哂力,無悔!」

掀開舊約,士師參孫、先知巴蘭(參民數記第廿三至廿五章)…以致撒母耳、大衛、約拿旦、約拿、耶利米……你覺得他們是成功,抑或是失敗呢?

我是一個成日都進出某神學院的人,在飯堂,碰口碰面都是一些學有所成的神學博士,此處我不想细訴他們一直給我的感覺,包括他們在飯堂的表現、所寫的書之識見、在其他場合(例如「十年」播影完畢之Q and A session)。我祗是想説:「人生太反覆無常、禍福難料;我們並不需要在每件事都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出現,不論是在鋪陳自己的政見,又或是神學「洞見」,不然的話,我們就無可能見到其他人的痛苦和軟弱,亦遑論分擔,不論你以為有多虔誠,讓我們清醒一點,在我們醒著的時候,我們大部分時候都在自欺欺人,有多個神學學位可能祗是方便你引多幾節聖經去自我欺哄而矣。

最近,一位我好尊敬的屬靈導師辭世,他有三個博士學位,人非常有料,性情卻謙和,每次有新認識的朋友尊稱他為譚(沛泉)博士時,他都會回應:「叫我Ekman….」

日曆已經去到四月尾,我很留意法國總統選舉,其一熱門人選馬克龍,年僅卅九,他在第一輪選舉中順利勝出,在祝捷大會中,他拖着上台是一個比他年長廿五年的太太(已經是七個孫的祖母!)。好奇怪,法國政壇無人非議他在煲老藕!!法國是一個文化非常優越的國家。在此處街角,一間不顯眼的便利店,你都可以輕易買到一本專門討論現象學的期刋。

相形見拙的是香港,在此「偽國際都會」,共享單車之新嘗試,不足四日之內,就有五架簇新的單車給人惡意丟進沙田城門河。更遑論有人會尊重公共空間,在電梯、在塔冷通天主教書室,不時都見到許多人在旁若無人的大呼小叫!

作為信主多年、學有專長的基督徒,如果我們真具誠意要守望着這個在崩解的城市,那不可能依靠陳雲的城邦論,或是多看一次羅恩惠導演的「消失的檔案」,我認為必須從自身的修為開始,放低高學歷所帶給我們所有的東西(all that you can imagine),不要再以事事「認真」之態度去大興土木、大事革新,而是先要直觀自己內裏之虛怯及幽黯,然後走進眾生,方有機會見到其他不像我們那麼「成功」的人的軟弱……

傳道書九6:「他們的愛,他們的恨,他們的嫉妬,早都消㓕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們永不再有分了。」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YrVNd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