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

塵世間一介無聊小傳道。

作鹽作光?

13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
14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
15 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
16 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

在基督教圈子,其中一個常會聽到的金句式教導,是叫人要「作鹽作光」,慣常的意思是叫基督徒在社會中發揮影響力,以好行為榮耀神(16節)。究竟鹽和光該如何「作」呢?

若認真閱讀這幾節經文,就知道經文寫的是「你們是……鹽……你們是……光…….」這一字之差,分別就在於鹽和光是基督徒的本質,還是基督徒的行為。慣常的用法是指行為,這並不算錯,因為16節如此解釋這個比喻,行為是外顯的,才能讓別人看見,所以我們要多行善事,榮耀上帝。但經文不用「作 / 做」,而是用是,那就表示,不單只外顯的行為,更包含門徒的本質,其態度、立場,甚至存在,就已是經是鹽、是光,16節所指的行為,可理解為日常生活所展示的行為,而非刻意去做另一些事,善就在門徒平凡的生活中。

網上免費圖片

另一個值得留意之處,是經文多次用「你們是」(υμεις εστε),強調信仰群體的本質,顯示單指個人品格修養和道德操守。

馬太福音有五篇講章(分別在七至八章、十章、十三章、十八章和廿四至廿五章),最著名的就是五至七章,被稱為「登山寶訓」這一篇。鹽和光這個比喻就是登山寶訓其中一段。也許在教會很久的人,都聽過登山寶訓,但卻很少有人問,耶穌為何登山。

「23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裡教訓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24他的名聲就傳遍了敘利亞.那裡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樣疾病、各樣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癲癇的、癱瘓的、都帶了來、耶穌就治好了他們。25當下、有許多人從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猶太、約但河外、來跟著他。」(四23-25)

四23-五1似乎提供了答案。耶穌在各地教導、醫病、趕鬼,行了很多神蹟,很多人聞風而至。這群人中,應該有些是真心跟隨主的門徒;也有些是希望在耶穌身上得到好處的人;也有些是聽聞耶穌的事蹟,想看看耶穌怎麼行神蹟,這類人大概只是觀眾,現代的稱呼是「花生友」。

耶穌看到一大群人湧來,他有甚麼反應呢?

「耶穌看見這許多的人、就上了山、既已坐下、門徒到他跟前來。」(五1)

耶穌是為了避開這群人才上山。剛坐下來,門徒又跟著來了。在只有門徒,沒有群眾的時候,耶穌才對門徒講話。

也就是說,馬太福音五至七章整段講章,包括今日這幾節的經文,整個語境呈現:耶穌避開所以找好處、食花生的人,只對真心跟隨耶穌門徒說這段話。

整段登山寶訓,最為人熟識的「八福」可作整篇講章的引言或導論;之後就是鹽和光的比喻,可理解為門徒身分的本質;之後一連包含道德倫理判的教導,對具體要面對的事情作教導,如律法、婚姻、仇敵等等;最後以聽道行道作全篇總結。

鹽和光這兩個比喻,在導論與實用教學之間,是在行動之前,建立門徒對自己身分的理念。先理解門徒是甚麼,才決定怎樣行動。

再次指出,「你們是」三個字,是讀這段經文著重整個信仰群體的存在,不是個人,也不單是行為。

鹽是個有趣的比喻,一堆鹽在樽內是可見的,但散落後卻不易被人見到,若溶於食物之內,就更是無法用肉眼看見。而有趣的地方,正正是看得見的時候(在樽內)是沒有發揮作用的,但當發揮作用時(溶於食物之內),卻是不能看見的。

鹽恰到好處地發揮作用時,無人會將集點放在鹽身上,而是鹽調味或醃製的食物。唯有用鹽太多、太少,或該有鹽而無鹽時,人們的焦點才會落在鹽身上。

若以鹽比喻門徒,那就是門徒能發揮作用,榮耀上帝,並不是在教堂之內,聚集之時,而是離開了教堂,散落在有需要的方時。而且,焦點往往不在門徒本身,而是在那些透過門徒得到幫助的人。

另外,還提到「鹽若失了味……」,鹽真的會完全無味嗎?鹽失去味絕對是不尋常的事情,也許有化學實驗可以令鹽變淡,但在古代看鹽失味,應該是不可思議的。

這個比喻也成為了當時門徒的提醒和鼓勵,無論環境如何,門徒的本質不變。可惜現實並非如此,鹽不會失味,人卻會失去對信仰的持守,甚至失去福音。

光用作照明,是明顯、耀眼的。但與鹽有共同的特別,發揮作用時,無人會將焦點放在光上,而是光照著的地方。光線恰到好處時,大多人不知留意光,而是被光照的東西,唯有太光、太暗時,人們才有機會將焦點放在光上。(燈飾、煙花一類屬例外,但這類光的目的不在於照明,並非這段經文所指的光。)

但光有一點與鹽不同。是鹽不會失味,光卻隨時會熄滅,要趁未熄滅時發光,而且要照亮別人。

光的比喻,也隨著一個城的比喻。城造在山上與燈放在枱上,成為另一個對比。只是一座城的光,是無法隱藏,但一盞放在枱上的油燈,卻可能被一個量器所掩蓋,要放對位置才發揮作用。這可理解為,個人平日的好行為,與鹽同樣的隱藏,不會成為焦點,但就必須放得對。但信仰群體共同的態度、立場,卻是無法隱藏。

連接前段,八福的最後一福是「為義受逼迫的人」,這段的意思似乎更明顯。為了跟隨基督而走在一起,持守信仰的人,面對逼迫、責罵、迫害、毀謗,真正跟隨基督的人,無人能獨善其身。因為要面對的是社會的事情,已非個人行善的層面。

總結及反思

整個比喻是耶穌針對門徒的教導,指示如何面對世界,先要清楚門徒的本質,且是信仰群體的本質。在將要(或已經)面對逼迫的環境中,要保持自己對世界的影響。往後面對每件事情,都有不同的考慮,但門徒的本質應該不變。

門徒的本質有幾個特點,能夠影響世界,並非聚集之時,而是散落在各地之上。即善行是隱藏在日常生活中,平日的生活就已經帶有信仰的影響力。

若今天以教會為信仰群體的展現,這個特點是一般教會所忽略的。教會慣常地將焦點集中在聚會之上,對信徒平日的教導,也只是在職場傳福音,卻鮮有隱藏著行善的教導,反之,聽過有教牧教導信徒,幫助別人後,記得要告訴受助者,是基督徒幫助他們的。彷彿不告訴別人自己幫了他,將光環戴在頭上,善行得不到宣傳福音的效果,就可惜了。這顯然與這段經文的教導有異。

近年興起不少如平等分享行動、好撒瑪利亞行動等社區服侍行動,這類對社區人士的基本關注和幫助,本應是教會這個信仰群體的日常生活,教會可低調地差遣門徒散落各處行善,使別人得福。只是行動都不來自教會,或是個人發起,或是機構主導,教會彷彿只是一個鹽樽,聚著一堆鹽,卻無發揮作用,更聽過有教會反對同工、會眾參與這類行動。作主門徒,要發揮本身鹽的功用,幾乎得離開教會才行。教會豈不有負登山寶訓的教導?

當然,也不能說教會沒有行善,只是認為善行是佈道的手段。行善即不能立時邀請人返教會,也必須能宣揚教會的名聲。曾經有信徒在滂沱大雨的路上,看見一婦女帶著孩子在屋簷下避雨,便將自己的雨傘給他們用,自己則二人共用一傘離去。事後竟被教會導師「提醒」,借傘時沒有告訴對方教會的地址,邀請對方聚會,留下對方姓名等等。

行善要刻意為自己或教會戴上光環嗎?還是忘記了,善是門徒的本質,而非吸納會聚,宣傳聚會的手段。

另一特點是,即使門徒是在發揮作用是隱藏,但聚集起來卻是無法隱藏的。這包括教會回應社會的行為、態度、立場。教會能正確回應社會需要,努力維持社會公義,實踐對弱者的憐憫,別人自會看到光明。

本來在這大是大非的年代,遍地黑暗,信仰群體的光,應該更顯明亮,照出地上的危險、罪惡,令一切不公不義之事被顯明,使社會不至敗壞,法制不至崩潰,人能分辨善惡,走在正路。可惜不少教會,面對政治崩壞,法制銷亡,仍在維護敗壞的權貴;鼓催人只顧自保平安,沒有發揮最重要的功能,照出危險之處,叫人提防、避開和抵抗。

曾經在一次六四祈禱會中,一位不認識的少年人問我:「為何教會常常教導我們,基督徒是全時間的,應該隨時隨時,按基督的教訓行事,關心世界,但為何每次討論新聞事時,卻又有另一種態度?」我不知他屬那間堂會,也不能代他的堂會答。但這個問題,正好反映人在黑暗的世界中,需要明光的指引,教會卻關了燈。

最近銅鑼灣書店事件,五位失蹤多時,也是鮮見有教會、宗派代表表示關心;即使關呼自己安危的版權修訂法,如若通過,香港大多數堂會(甚至全部)必定觸犯刑事,有正式討論,我們當如何回應、如何自處;甚至直接針對教會的拆十架問題,仍只有部份教牧以個人名義提及、網絡分享、提出代禱等。身處黑暗的世代,也許很多人靜候真光指引,只是本身應是光的教會,卻依然黯淡無光。

教會是鹽、是光,不用「作」。然後,我們仍得常常反省,鹽不會失味,卻可能永在鹽樽內;燈光終會熄滅,需珍惜發亮的時間。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