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作個溫和抗爭者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2014年5月16日

前的客觀政治現實是港人面對越來越「蠻不講理」的強權政府,港人要作好心理準備,以致我們能智慧適度地與政權打交道。

舊約亞哈王極權執政期間,天怨人怒,民不聊生 (王上十七章),當時出現兩股反對力量,一是來自先知以利亞,另一則是掌管王宮事務的官員俄巴底亞 (王上十八3)。放在現今政治光譜,重讀這段歷史,我們可以想像以利亞於昔日肯定被標籤為「激進」,而俄巴底亞則被視為「溫和」。奇怪是教會中人常頌揚以利亞,多用負面眼光看待俄巴底亞,認為他柔弱、容易妥協、立場未夠鮮明等。

教牧與信徒解讀歷史時,常犯錯誤是把「成王敗寇」的史實據為己有,威伯福斯 (William Wilberforce)、潘霍華、馬丁路德金、孫中山、曼德拉等領導的政治或社會運動,在他們身處的年代是「少數派」,被主流社會與教會視為「激進」的。今日,我們肯定與高舉這些偉人英雄,卻對「激進」存有戒心與成見。其實作抗爭者,不能一味「激進」,要抗爭成功,必須兼容溫和派。

「激進」以利亞需要有「溫和」的俄巴底亞,才能共同應對亞哈暴政。俄巴底亞「自幼敬畏耶和華的」(王上十八12),言行辦事有其過人之處,能取得當權者信任,辦理大小事務,殊不簡單。「溫和」抗爭者,安分守己,毋須事事表態,憑著個人誠信與工作表現,取得當權者重用。

The Elian Cycle Captured in the Windows of the Chapel of Mt. Carmel Monastery
1 Kings 18:7-15
Obadiah Petitions Elijah

當俄巴底亞與以利亞不期然相遇,可能是他一生人中最不想預見的壞事。他的矛盾反應 (9-14) 正好透露他心底懼怕:此趟不期之遇會壞了大事,不是關乎他個人安危,乃涉及多達一百位先知遭受殺身之禍。先知以利亞反而要求俄巴底亞向王報告行蹤,安排會面。

從俄巴底亞自白反映 (9-14),他絕不是貪生怕死之輩,不然,他不會冒著生命危險,長期背著亞哈王,維護了一百位先知的生存權。聖經作者評論時,稱許俄巴底亞「甚是敬畏耶和華」(3),肯定他是耶和華的僕人。俄巴底亞與以利亞對談,我們看到「溫和」抗爭者,不會為私利而出賣朋友,履行職責時,留有餘地。

人總喜歡愛恨分明的以利亞,卻不曉得如何看待深藏不露的俄巴底亞。俄巴底亞所作的不及以利亞那般「激進」;然而任何運動也需要有俄巴底亞這樣的溫和派。在現實政治中,有些選擇做以利亞,也有些選擇作俄巴底亞。無論是「激進」或「溫和」,兩位人物選擇以不同途徑與亞哈王抗爭。

作個「溫和」抗爭者,好像俄巴底亞一樣,走一條不能討好雙方的窄路。然而,正因為他的角色與身分,俄巴底亞就能扮演著以利亞與亞哈王之間的「傳話者」,才能成就其後的迦密山決鬥。上主國度需要有以利亞般先知,也需要有俄巴底亞般中介者,或先知保護者。讓我們重新欣賞「中間人」或「溫和派」的俄巴底亞!當基督徒面對強權,你選擇不做「激進」的殉道者,也期望你能作忍辱負重的俄巴底亞,在關鍵時刻站出來,作對的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