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何時教會領袖願意道歉,何時林鄭就會撤回修例

在後雨傘時代,我想香港的抗爭人士學懂了一個最大的教訓,就是「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可是顯然並非所有抗爭者都學懂如此教訓,例如香港建道神學院的院長蔡少琪牧師,這幾天就在臉書上「率先示範」如何與勇武派抗爭人士割蓆,並且譴責他們的行為是「騎劫」主流民意。以下是蔡院長割蓆事件的時序:

64705418_10216645845516697_7950136626997362688_o

在6月19日星期三13:18,蔡院長首次發文提及「勇武派」,並表示「不要讓部分魯莽的勇武派騎劫或主導這次反送中的民意表達」,他在其言論中呼籲勇武派要克制和堅持和平,很明顯他是由始至終都不了解何謂勇武派,因為一直克制和堅持和平的其實是和理非派,而勇武派就是在數次佔領馬路的行動中,率先衝擊警方防線以及守護一眾身後的和理非示威者,他們才是佔領成功的最大功臣。我發現蔡院長與香港政府的對示威者的態度並沒有很大分別,就如林鄭在早期還在不斷強調的香港主流民意是支持修例,因此請示威者不要阻止立法會通過修例。蔡院長的言論一公開後,開始引來不少基督徒朋友的不滿,他們開始在其帖文下留言勸蔡院長不要這樣說話,也向他解釋為何勇武派要這樣做。

院長有見及此便在稍後時間14:08寫了一篇短的帖文,他在帖文中以「傻瓜」自稱,表示「我寧願成為勸人用和平手段的傻瓜」,但院長此舉無疑引起更多朋友的反感,因為他就和林鄭在受訪短片裡的表現一樣在「搏同情」,嘗試將自己定位為值得同情的傻瓜,同時塑造自己形象為受人攻擊仍堅持說出真理的基督徒,讓不少院長的支持者稱讚自己有「牧者心腸」。當然,亦有越來越多朋友不滿他的言論,並開始要求他道歉。在6月20日星期四05:18,蔡院長再寫一篇帖文提到「堅持以善勝惡!堅持被愛佔領!」,他此舉無疑和政府一樣希望重申自己的堅持是正確的,而且只是他的表達手法引起爭議,但有持續參與及關注示威和抗爭的朋友會清楚知道,院長一個又一個的帖文只是在反映出自己對局勢的不了解,以及對示威者離地又欠缺道理的譴責。

蔡院長多番和政府同出一轍的言論,除了吸引信徒朋友的留言外,更引來不少非信徒朋友的批評,不少朋友見到如此抽離的蔡院長後,都呼籲他今天出來與年輕人同行,現身在立法會外陪伴他們,有朋友甚至邀請院長站在前線對警察說教,講解以善勝惡的道理,望他堅持以自己的一套來感化警察而保護學生。

截至今天中午12點,蔡院長始終沒有出現在金鐘現場,而他今天仍然在臉書上分享了金鐘現場的直播,並持續呼籲示威者「求克制、求平安、求用和平手段」。若有朋友是不看任何新聞報導,只從院長的言論來理解示威者的話,肯定會認為示威者一直都非常暴力,因此院長才要不斷苦口婆心勸示威者放棄使用暴力。蔡院長不斷呼籲示威者克制及和平的言論,已在無意中為示威者塑造了十分暴力的形象,更神奇地和香港政府一直宣傳的「示威者是暴徒」的形象不謀而合。

其實要一個基督教在上位者認錯,比要林鄭真誠道歉還困難,而蔡院長割蓆事件正好反映了這現象,他只是基督教界中的冰山一角,我可以很悲觀地說香港教會其實一直都是如此,有一群自以為掌握全面資訊的領袖操控著群眾,為他們選擇要接受怎樣的資訊,而資訊的真確性並非他們所關心的重點,能否用相關的資訊灌輸自己的意識形態和政治議題給會眾才是重點,就以蔡院長為例,我不懂得為何他比港候派更重視「非暴力」示威,甚至讓我感覺他已是非暴力到走火入魔了的地步,不止要求自己和其信眾堅持非暴力,更想要勇武派也跟隨自己的非暴力意願,不惜汙名化勇武派的行動為「魯莽」,並反過來指控勇武派讓多人的和平努力被汙名化。

我一直認為,香港教會的體制其實和香港政府的一模一樣,這樣的體制容易讓教會高層被權力沖昏頭腦,即使他們在帶頭散播不合時宜甚至錯誤的道理,而被人指出其謬誤時,他們卻仍可自恃是「真理的守護者」,以一副「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態度來回應一切指控。我所指的資訊並不限於政治議題,更多的是性別和不同社會議題。因此我想我們堅持下去或許救得了香港社會,卻已救不了香港教會,香港教會的會眾奴性太重,而教會內知識的傳播方式卻一直是由上而下,教會若不在立場比事實更被看重的「後真相時代」中堅持反省自己的過錯,留意到自己已成傳播有既定立場的資訊的共犯,教會體制的未來便會非常坎坷。最後,我悲觀地覺得何時教會領袖願意真誠道歉,何時林鄭才會撤回修例和道歉下台。

香港教會,為時已晚。
香港社會,為時已晚?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