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佔領運動與世代差異(下)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2014年11月21日

「雨傘運動」揭露了成年人士,特別是有權有勢人士,無論來自社會或教會,對年輕一代的誤解,漠視訴求,結果引發街頭怒火。

經濟發展 vs. 民主公義

中大陳韜文與李立峯兩位教授,於金鐘佔領區所作調查,佔領者平均年齡為廿八歲,而具有大專以上教育程度近八成。「佔鐘」年輕一代,並非如梁錦松或建制人士所言,問題歸咎於難以上樓與欠缺向上流動。

大多港人一直以來普遍接受的論述,就是「中環價值」(經濟發展至上),其它則一概要為「經濟」服務。香港的城市精神,基本是「經濟性」,《城市的精神》(The Spirit of Cities)這樣形容本港為「享樂之城」:「簡言之,香港回歸以後變得更加資本主義了,因為行動場地對中國企業主和經營者更平等,或者對資本家更平等。」(189頁)

論盡基督徒-「八十後」看基督教 大衛.堅立民、基比.理昂 ISBN: 9789622087927 天道書樓

論盡基督徒
-「八十後」看基督教
大衛.堅立民、基比.理昂
ISBN: 9789622087927
天道書樓

然而,年輕一代對於「地產霸權」有強烈的仇富心理,反高鐵、反新界東北發展等,可以說新世代對文化保育、民主公義等價值較成年人看得更為重要。正如北美年輕一代對政治與社會事務的觀點,遠離傳統與保守的論述(可參考《論盡基督徒》第七章)。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的調查,如實反映年輕一代不是因為買不起樓、失業或個人訴求而參與佔領行動,九成多是為了爭取無篩選的民主普選。成年人可以認為民主公義不能解決生計需要,「經濟發展」才是核心價值,不理會甚麼「民主公義」訴求。青年人理想的城市卻是「多元發展、文化創意、平等友愛」的建構。

黎廣德於〈留守佔領區意義重大〉分享佔領區的景象:「經過市民自發規劃,竟然變成帳篷區、有機園圃、物資站、充電站、醫療站、風電場、自修室、連儂牆、演講台、回收站、統計站、民意收集站、心靈支援站、關帝廟、工場、畫室,林林總總,顛覆了所有規劃師的想像,正好脗合『還路於民』。最令人驚歎是佔領區內的責任意識,和平守禮、環保回收、資源共享,超前實踐公民共治的理想。」(《明報》,2014年11月19日)年輕一代於金鐘佔領區,呈現的文化與藝術作品,至少說明了香港不是文化藝術的沙漠!

成年人的政治講現實與妥協,見好就收,大多認為要早些退場;年輕人則會堅持理想,未見成果不願離場。目前,我們難以判斷哪方有理,也不能以成敗來定論(一早叫你退便不會輸這麽多!)

結語

當我們嘗試理解世代差異,我們不能簡單地宣稱「成年人對、青年人錯」或「青年人對、成年人錯」,了解差異只是平等對話的開始。當教會長久以來,由「成年主流論述」主導一切,教會發展是主要,社會關懷是其次,或使命以個人得救優先,社會與地球責任放在邊緣,也許是時候再思教會與使命,否則教會只會被下一代遺棄!

佔領運動與世代差異 系列
  1. 佔領運動與世代差異(上)
  2. 佔領運動與世代差異(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