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佔領與違法的思考

原刊於香港教會網頁,2014年11月6日

信徒於電郵向我表達:「法治是核心價值,若法治被動搖,整個社會變成怎樣,我實在擔心,至於要守哪些法律,我們信仰是否就選擇性守法,這點我仍未想通 … 但當一直佔據路面,又不可清場,嚴重影響大量民生,不單止是中產,也是很多基層的生活受影響 … 因為佔據路面是不守法的事情,若這點不弄清楚,日後年輕人不守法時我會如何回應,因為今次他們不守法教會都支持,那他日他們用非法盜版或其他不守法的事情等,我們又如何發聲呢?」

潘慧舒於〈香港的基督徒怎麼了?〉引述了筆者於《時代論壇》(第1418期) 專欄文章〈違法問題〉,簡化推論為「若按此原則,那『佔中有理,阻街無罪,衝擊警察防線合法,公民抗命萬歲』這幅正義圖畫的描繪便向自然合理化了,對嗎?」

也許更合宜做法,是容許筆者把文章全部內容在此刊登,由讀者自行判斷:

不止一次,有教牧與信徒直接或間接向我表達:「你們在金鐘佔領區所作的心靈支援或崇拜是否合法?」

一般而言,教牧與信徒尊重法治,奉公守法,不會作出違法的行動。然而,教牧與信徒也不要把「守法」過度絕對化,並以是否合法來檢視哪些可作,或哪些不可作?

耶穌運動一開始,耶穌與門徒所言所行,在法利賽人與宗教領袖面前,不少時候是被視為違反猶太傳統的非法行為。耶穌被處死,罪名是作猶太人的王 (可十五26),犯顛覆國家政權罪名。使徒們於公眾場地講論教訓,被官方禁止,彼得與約翰清楚表明:「聽從你們,不聽從神,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吧!」(徒四19)

羅馬專權下的初期教會,至少有三百多年歲月,都是違法聚會,直至「米蘭諭令」(313年),教會才正式有合法身分。回顧宣教歷史,差不多大部分宣教士進入異族開展傳福音事工,開始階段或多或少是違法的。馬禮遜牧師來中國傳教,官方禁止任何傳道事工,當時官方甚至限制國人不能公開教授中國語文,馬禮遜透過商務身分學習語文也是違法行為。

放眼今天,內地的宗教法例導致了有官方認可的「三自教會」與違法的「家庭教會」與其它不註冊不登記的教會存在。以人數比例來看,「家庭教會」信徒人數遠超於合法聚會信徒。再從另一角度看,本港有不少堂會每年安排不少內地短宣事工,有些時候這些活動或訓練,也不一定是官方批准的合法活動,為何我們從來不會討論「合法性」問題?當地方政府違法清拆温州「三自教會」的十字架或有關建築物,那些重視法治的教牧與信徒為何噤若寒蟬,不敢直斥有地方官員作出違反宗教自由的行為?

回到本港,有不少堂會目前聚會極有可能超過消防條例可容許的集會人數,甚或有些堂會身在的單位,有過往業主留下的部分僭建面積。有些堂會進行街頭佈道活動,也不曾向警方或任何部門申請;有些基督徒集合於公園跳讚美操,並使用揚聲器,基本是違法行為,為何我們卻不認為有任何問題。很多堂會每年聖誕會動員信徒往不同公共場所進行報佳音活動,也不事前申請,也使用揚聲器,並不覺得有何問題。

說穿了,所謂「違法問題」只是個人尺度,我認同的違法也照做,我不認同的自然要「依法處理」。有時政權是如此,有時我們也分別不大!

有部分人對法治的理解,就如同考評局所評論的水平,即法治等同為「執行法例」。前首席法官李國能曾撰文闡釋「法治」為「法律之治」(rule of law)與「以法治人」(rule by law),兩者區分出來。

楊岳橋於〈反違例泊車,保法治〉理解「法治」重要司法獨立而人權得以保障,他評論:

眼下的佔領運動固然是赤裸裸的違法,不應鼓勵。但隨便地將違法的行為等同法治必受破壞,無異將「反任何違法行為(包括隨地吐痰以及違例泊車)以保法治」奉為真理般無知。簡單問自己,此刻的運動有沒有影響司法獨立?當佔領者被告上法庭,他們又會否面對一套完全不同的法律?絕對不會!說到底,歷史告訴我們,法治最脆弱之時,必然是當權者有法不依又或者以法之名大行獨裁之實。例子?你懂的!

對基督徒而言,我們尊重「法治」不等同「遵守法律」;我們要辨識有「善法」與「惡法」,當「惡法」與基督信仰或普世價值有衝突時,我們便有些時候明知「違法」也會照做。

任何公民抗命行動,必然是「違法達義」,故意觸犯現有若干法例,並願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包括入獄。公民抗命是抗議某些不公義的政府決定 (如人大常委會八月卅一日決定等),並非針對整個法律制度。公民抗命接受並尊重法治,相信現存法律制度及政府政策可作出改善,因而公民抗命是改良的手段,違法是為了抗議「惡法」,以達成更完善的法例或更大的公義。

當有基督徒聲稱或強調要「守法」,現實生活裡多持有雙重或多重標準。就以唱詩歌為例,任何團契與小組不向版權持有人申請,私自影印或以「簡報」(powerpoint) 投放,這有違知識產權法例。要舉的例子實在太多,我也不舉了。我們「方便」或為了福音使命,則認為「違法」沒有問題,這便是筆者所言:「所謂『違法問題』只是個人尺度,我認同的違法也照做,我不認同的自然要『依法處理』。有時政權是如此,有時我們也分別不大!!」

基督徒的選擇,從來不是簡單地要「守法」與「違法」兩者二選其一,我們要「知法守法」,但把這價值絕對化,筆者可以肯定是成為港版式法利賽人了!

《受難曲》截圖

《受難曲》截圖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