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

毫無疑問,在我個人靈命成長的過程中,六四事件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六四屠城發生的那一年,我二十五歲,在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剛接受完第一年的神學教育。

一九八九年的五月,我除了每晚追看電視新聞外,每日還會看一至兩份報紙,為的是緊貼這場由北京學生發起席捲全國的民主運動的發展。我相信當時絕大部份的香港人其實都和北京民眾們分享著同一個心願,就是希望中國政府能因著北京以至全國各地人民的訴求和行動,決心進行政治改革,反貪污腐化,反官僚主義,和落實真正的新聞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

當年五月二十日,一個八號風球的黃昏,我和兩位知己好友相約到了維園,在狂風暴雨中,和四萬個香港人,一同喊著「支持北京學生」、「打倒李鵬」和「結束一黨專政」等的口號。

對於一個在傳統福音派教會中成長,過去只專注傳福音和熱心參與堂會服事的神學生來說,六四事件對我屬靈生命的影響,就如一種在五旬宗教會「靈浸」的經歷一樣,非常震撼。我初次感受到,原來基督信仰不單只關乎個人靈魂的得救,而是在現實世界中活出基督在我們身上的主權,甚至可以向邪惡的當權者說不,發出如舊約先知般的呼喊。原來要活出基督信仰,不單只要看重廣傳福音領人歸主,更要在社會中以至在國家民族的層面,高舉基督的主權和尋求天父旨意的彰顯,並且盼望因著基督的恩典和加力,能讓公平公義活現於日常生活中。

雖然六四事件後來發展成為屠城慘劇,數以百計甚至千計北京民眾被解放軍開槍射殺,舉世震驚,全球多國強烈譴責,而我自己也曾經歷了一段頗長時間難過和傷痛的日子,但無論如何,六四事件確實成了我其後二十多年堂會牧養工作的一次啟蒙,以至當我後來在堂會中宣講和教導時,必會提及信仰有其關懷社會和關心國家民族方面的向度。

在我過去牧養堂會的二十多年中,我每年都會以六四前的主日,作為我個人非正式的中國主日。我會在崇拜講道中分享有關關懷社會公義和記念六四的信息。我也曾有最少兩次以《自由花》作為講道後的回應詩歌,祈盼中國人能早日享有真正的民主、自由、法治、廉潔。

臨近六四,縈繞在我腦海中的,仍是這首歌:「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來自你我的心,記著吧!」

因著對基督的信仰,經過二十八年,這個夢仍在。

因著基督信仰,我相信,這個夢最終會在中國實現。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