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以盼望神學開啟對香港地產霸權的想象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引言

地產霸權問題自港英年代開始,多年來不斷影響香港社會民生。自2005年曾蔭權政府開始,特區政府變本加厲,政策嚴重向地產商傾斜,曾的繼承者梁振英2012年上場時揚言要整頓樓市,任內五年卻沒有作出任何政策改變。1本年七月,特區政府再換班,特首林鄭月娥上場。她在十月發表首份施政報告,明顯可見在任內她將會維持與上兩任特首同一套的施政方針,延續政府與香港地產商之間的官商勾結。2

近年香港社會經歷雨傘運動、身分認同危機、中央政府愈來愈收緊對香港的控制,在日常生活上,亦因地產霸權問題令物價和住屋成本飆升,種種因素讓香港人生活於一個充滿壓迫和絕望的環境中。對擁有雙重身分的香港基督徒而言,他們更需要面對多一重的矛盾-基督信仰對現在香港面對的困境可作出甚麼回應?

過往已經有不少本地神學學者對地產霸權或資本主義,循聖經中的倫理作批判。本文則希望透過分析香港人面對地產霸權的心態,看似身不由己、沒有盼望,從基督教終末論裏可以為矛盾和被壓迫的香港信徒帶來一些另類想像嗎?

新封建制度下的香港平民

一位曾於香港地產界工作多年的專業人士潘慧嫻,於著作《地產霸權》分析香港房地產商如何全面壟斷香港地產業、零售業及公共事業。總括而言,導致地產商獨大的原因在於香港政府與地產商之間的官商勾結:政府政策大幅向地產商傾斜,讓地產商透過物業發展賺取暴利,最後社會出現潘稱為「新封建制度」現象。地產商賺取暴利後,收購社會上其他經濟資產,特別是公共事業如港燈,九巴,新巴等,並進軍零售界,建立超市王國如百佳、惠康、一田等。地產商進而採取趕盡殺絕的手法,透過高昂租金迫使中小企離場,達致壟斷。3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需要,包括住屋、食品、日用品、交通、電訊及能源,已全面被地產商操控,情況就像歐洲中世紀封建時期,皇帝將土地使用權交給地主,以換取他們保護,平民則受地主壓迫,需要出賣勞力,以務農換取生活所需。

中世紀封建主義沒落,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平民意識到自己的價值。眼見地主多年來拒絕增加工資,平民就漸漸離開農村,移居到城市中找尋工作機會,脫離地主捆綁。由此可見,香港地產霸權之所以能夠繼續成為霸權,固然很大部分是因為得到政府政策支持,但若缺少了香港平民辛勞工作賺取鈔票買屋、光顧超市、坐車,地產商絕不能坐大。可惜,香港社會現況正是人人皆「樓奴」-已經擁有物業的,都背負著巨額按揭;沒有物業的,要不就積蓄一個天文數字的首期,要不就支付昂貴租金。即使在公共房屋居住,亦難以避免光顧已被領展及其業務夥伴壟斷的街市和商場。

回歸後香港人為地產問題作出的唯一一次大型抗爭,是2003年7月1日的五十萬人大遊行。雖然該次遊行表面上是反對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但事後有社會及政治學家分析,很多參加者是擁有物業的香港人,1997年主權移交時他們願意在政治立場上妥協,留在香港,但求經濟發展保持穩定。董建華政府上場後卻推倒樓市,讓他們蒙受損失,觸發他們上街。4遊行令董腳痛下台,走馬上任的曾蔭權吸取政治教訓,重施港英政府的高地價政策,導至今時今日局面。很諷刺地,往後十二年、三屆政府管治中,地產霸權日益坐大,香港卻再沒有出現過針對地產問題的大型抗爭。當中與香港人的犬儒心態有莫大關係。

係咁㗎啦定論

棟篤笑藝人黃子華對香港文化有精辟見解。從以下兩段節錄自他的表演的講話,反映了一種香港社會的意識形態:

「係咁㗎啦定論:啲細路仔成日問點解點解,有咩咁多點解嘅唧?係咁㗎啦!點解有乞衣?係咁㗎啦!點解前夫要打前妻?係咁㗎啦!」《越大鑊越快樂》

「人生三大矛盾:『搵食啫!』,『犯法呀?』,『我想㗎?』」《拾下拾下》

由此可見,香港人面對社會上荒誕不經之事既無奈,亦不想面對,以一句看似豁達的「係咁㗎啦」去逃避,甚麼將其合理化,辯稱自己為了糊口,並沒有做犯法的事,面對當中的不合理亦是身不由己。構成香港人這種意識型態,與香港資本主義社會的「中環價值」有莫大關係。5這種價值使香港人變得過分務實,實用主義「淘空了生命中不少事物的內在價值」。6最後,日光之下所有與自己既得利益無關之事,都被淘空得只剩下表癥,約化為「咁樣」。於是除了「係咁㗎啦」以外,還能夠有甚麼更深層次的見解和想像?

中環價值亦使香港人只著眼於個人利益和成就,此等個人目標凌駕於社會福祉和公義之上。是故社會上普遍接受以「搵食啫!」作為無視他者需要及社會問題的開脫。除非自身的利益受到直接威脅,如2003年樓價被推到谷底,參與社會抗爭對香港人是不設實際的。在今天,有幸擁有物業的香港人已成為地產霸權的既得利益者,他們當然願意默許這個社會問題的存在。至於其他身受其害的香港人,受著務實主義和個人主義的影響變得犬儒,不問因由地出賣勞力,向地產商換取居所及生活必需品,解決切身的個人需求。

當然,筆者並不反對人要解決某些個人需要。心理學家馬斯洛 (Maslow) 在著名的需求層次理論 (Hierarchy of Needs)7提出,「生理」(Physiology) 屬人類最基本的需要,當中包括飽腹及得到屏障,此乃正常不過之事。然而,香港人對房屋的需求,又是否只屬生理層次上的需求呢?2012年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就自置物業取態作調查,60.4%受訪者同意擁有物業較容易找到結婚對象,69%贊同長遠來說買樓勝過交租。8在需求層次理論中,上述動機屬「尊重需要」(Esteem),關注的是個人成就及他人對自己的認可和尊重。這個層次凌駕於「生理需要」之上,一般只會在較低層次的需求已被滿足時,至會促使人對此層次的追求。然而,在中環價值掛帥的社會,需求次序被顛倒,地產商挾著政府將香港的自置居所政策塑造成「一條只可向上爬的不歸路」9,房屋被商品化,其功能不再只是提供屏障,而是香港人展現個人成就的指標。中環價值推動香港人即使生理需要未被滿足,甚至需要放棄此等需要,都要追求在置業上的成就。

既濟與未濟的信仰掙扎

對上述問題,香港基督徒面對的信仰掙扎十分真實:我們既在中環價值中成長,自小被教導人生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追求個人成就,但又在認識上帝後,藉祂的恩典得到生命的更新;耶穌已向我們應許新天新地,我們卻仍每天掙扎存活於被地產商四面壓迫的香港社會。基督徒在歷史時序上身處於一個「既濟與未濟」(Already but not yet) 的時空-上帝既已透過耶穌基督拯救世人,但同時祂應許對這個世界的全面更新尚未發生。10

信徒生活在這個弔詭的環境裏,每天經歷世界上與終末所形容的新天新地的落差,在眼界中很難看到上帝,這是可理解的。若然採取消極的態度面對,很容易跌入聖俗二分的取向。信徒會傾向放棄朽壞的世界及當中一切事物,只關心基督信仰應許的美好事物,例如靈魂得救和世界終末的更新。這種信仰觀令信徒的靈性失去社會向度,面對地產霸權問題時,跌入「係咁㗎啦定論」,甘願接受自己為了「搵食啫!」,即使面對制度不公義亦只可無奈訴諸一句「我想㗎?」。盧雲 (Henri Nouwen) 曾於《荒漠的智慧》說:「世俗的城市最顯著的特徵,是它通過各種強制力把我們囚禁起來。世俗的生命充滿了種種應然和必然。你必須這樣做,你應該這樣做,你不能在這裏或在那裏,諸如此類。正是這些強制性的力量建構了那個假我。假我說是一種把自我的認知依附在週遭環境的反應的意識。」11

然而,終末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既濟與未濟的基督徒可以擺脫盧雲形容世俗城市內的各種限制,於香港懷著盼望生活嗎?

莫特曼的盼望神學

二十世紀德國神學家莫特曼的神學充滿公共性,他著眼於生命中的矛盾、無奈、面對死亡的威脅,並以公共神學的向度發展,回應當時戰後德國的社會處境。他的盼望神學探討上帝的靈成為受壓迫人類的釋放力量,繼而成為生活根源。12

莫特曼的終末論建基於基督論之上,是「具彌賽亞向度」的終末論。他認為巴特的進路是「基督的終末論」,即基督的拯救已透過十字架完成,在終末時基督只是把已完成的拯救向全人類揭示。莫特曼則採用了「終末的基督論」進路,當基督以舊約聖經啟示的彌賽亞身分來到世上,基督事件就是拯救的開端,及上帝已應許的終末的開端。基督徒一方面既已知悉上帝啟示處於未來的終末結局,但同時因終末已經開始,我們現在正無時無刻參與在一個已知結果的終末的進程中,既是現在,亦是末來。13

故此,莫特曼認為耶穌基督並不是呼召我們現在立刻放棄世界,專心等候他再來臨的時候進入上帝的國。他認為既然上帝透過轉化,令被唾棄的、受苦的基督成就了拯救;同樣地,當耶穌在世時,祂接觸社會上弱勢的、受傷害的、經濟地位卑微的,並於登山寶訓中指出這些人將要轉化,承受天國。莫特曼提出的轉化,絕對不只是關乎個人的轉化。每一個基督徒都是蒙召者 (vocatus),受耶穌基督呼召,既然我們在世上的作為被稱為「職業」(vocation),所以所蒙的召,是叫我們應如何進入世界中,以仁愛見證福音和上帝的國。14耶穌期望門徒可以參與轉化他們現在身處的,正步向終末的世界。雖然世界與天國有很大落差,但當基督徒參與在世界中,可從上帝的應許中得到盼望-世界的轉化已從基督事件後展開,被壓抑的人終會得到釋放。15

藉著盼望,開放想像

基督徒的終末盼望主導我們如何進入社會,擁抱充滿矛盾和掙扎的日常生活。包衡 (Richard Bauckham) 形容缺乏盼望的社會是一種病態:「無望削弱了我們的能量,把我們拘禁在一個絕對現在的暴政中。想像力的嚴重失落,使我們沒有能力超越此時此地的顯然限制。」16

香港人面對地產霸權問題的犬儒,多年來成為助長地產商的幫兇。要擺脫現今困局,香港人需要「打破房屋階梯的專制,⋯⋯開啟更多不同的房屋想像,讓所有市民能夠各適其適,真正釋放自由選擇、個人自決的能量,不用繼續在房屋階梯的怪圈中作困獸鬥。」17香港基督徒能夠懷著終末盼望,在我們的社會崗位上以想像力打破地產商的牢獄嗎?以下兩個例子可以給予我們啟示。

《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行動》

龐一鳴於2010年展開「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行動」,鼓勵香港人透過在日常生活中作出改變,反擊地產霸權的壟斷。行動內容包括拒絕光顧地產商擁有的超級市場、不到連鎖食肆用膳、不乘搭由地產商經營的巴士、改以單車代步等。他指出香港政治制度的不民主,令公民無法透過參與建制,對地產霸權問題作出改革,所以提出小市民可轉移到生活文化層面上抗爭。

他形容這是「務實」的-卻與前文探討「係咁㗎啦定論」的務實主義有天淵之別。這個行動讓香港人看到憑著個人力量,可以衝破捆綁,為社會帶來改變。一年行動後他將過程記錄成書,敍述身邊朋友如何受他影響,一起改變生活習慣。他亦到中學、大學、教會及社區中分享,鼓勵更多人一起參與抗爭。18

《光房計劃》19

社會企業家余偉業於2010年放棄高薪厚職,創辦社企「要有光」,期望透過改善基層家庭的生活質素,讓他們能重拾尊嚴,並鼓勵他們為未來計劃,擺脫貧窮的詛咒。他邀請擁有空置房屋的業主參與「光房計劃」,以低於市價的租金將單位租出成為「光房」,經他們以可承擔的租金,轉租至欠缺足夠居住面積的單親劏房家庭,提供不少於每人七平方米的公屋標準面積,讓他們可以有尊嚴地生活。「光房」屬於短期住屋計劃,住宅經理透過定期探訪,幫助租戶計劃如何在三年租約期內提升生活能力,在退租後展開人生新一頁。

光房計劃幫助本來生活於絕望困境中的單親家庭,開啟自力更生的想象。「要有光」表示,租戶平均居住兩年多就有足夠準備遷出,計劃對他們在經濟及社交層面都有正面幫助。20計劃亦感染社會各階層人士參與:建築師義務監督工程、富裕階層廉價租出單位。於2014年更首次得到政府支持,批准「要有光」將深井前九龍紗廠宿舍活化,成為「光屋」,提供四十五個單位。

總結

香港人想要打破地產霸權的壟斷和背後主要成因-官商勾結,確實是十分艱難,但透過對房地產問題作出另類想象,並付諸實行,實非無可能之事。作家陳冠中認為香港注重實際,「但談到願景的話,往往就說不出來⋯⋯但我們的生活深受資本主義影響,身處非常實際的社會,最危險的就是沒有願景。」21但願對上帝終末應許的盼望,成為香港基督徒的願景,讓他們進入被地產霸權掌控的社會中,以行動為香港人創造新想象。

Ron Chan

  1. 曾蔭權年代把房屋建設與土地規劃分隔,由兩個不同的政策局負責,令兩者無法協調,結果房屋供應嚴重落後於社會需求,梁振英繼承了這個殘缺架構,不作根本改動,卻以兩局需要統籌協調為由,親自督師土地開發工作,變相架空原來負責督導土地發展的財政司長。參劉進圖:<請以行動證明與前任有別>,《明報》,2017年10月17日,版A20。
  2. 林鄭在施政報告中大量增加「綠表置居計劃」,及推出「港人首次置業先導計劃」。前者變相大幅減少公共房屋供應,推高私人市場租金。後者物業由私營地產商發展,限制其中部分單位售予若干入息上限,從未置業的香港永久居民,但未有公佈實際「首置」單位比例及售價上限,僅稱「計劃的細節⋯⋯政府會與房委會和業界共議」,予人官商勾結的印象。參<行政長官2017年施政報告>,https://www.policyaddress.gov.hk/2017/chi/policy_ch05.html〔2017年10月27日〕
  3. 參潘惠嫻(Alice Poon)著,顏詩敏譯:《地產霸權》(香港:天窗出版社,2010),頁62-66。
  4. 參呂大樂:《中產好痛》(香港:進一步多媒體,2004),頁133-138。
  5. 「中環價值」強調在資本主義的運作邏輯裡追求個人財富、講究商業競爭,以「經濟」,「致富」,「效率」,「發展」,「全球化」作為社會進步的指標。龍應台:<香港你往哪裡去>,http://flyingyoung2011.blogspot.hk/2012/11/blog-post_6562.html〔2017年10月23日〕。
  6. 趙崇明:《港式中產》(香港:基道出版社,2011),頁34。
  7.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http://en.wikipedia.org/wiki/Maslow%27s_hierarchy_of_needs〔2017年10月25日〕
  8. 參鄒崇銘:<樓市房策二十年>,《信報》,2017年7月3日,版A15。
  9. 鄒崇銘:<樓市房策二十年>。
  10. 參江大惠:《既濟與未濟》(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1996),頁1-7。
  11. 野村湯史作畫及英譯,莊柔玉中譯:《荒漠的智慧-沙漠教父語錄觀照》(香港:基道出版社,2003),頁112,轉引自趙崇明:《夾縫中的漂泊:香港教會的行旅政治》(香港:基道出版社,2015),頁197。
  12. 參郭鴻標:《莫特曼三一神學》(香港:建道神學院,2007),頁9-18。
  13. Jürgen Moltmann, Ethics of Hope, trans. Margaret Kohl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 2012), pp.37-38.
  14. 參莫爾特曼(Jürgen Moltmann)著,曾念粵譯:《盼望神學-基督教終末論的基礎與意涵》(香港:道風書社,2007),頁305-307。
  15. Jürgen Moltmann, Ethics of Hope, pp.39-41.
  16. 包衡(Richard Bauckham)、哈特(Trevor Hart)著,蔡錦圖譯:《盼望猶存-基督教終末論的當代意義》(香港:基道出版社,2006),頁59。
  17. 鄒崇銘:<樓市房策二十年>。
  18. 參龐一鳴:《就係唔幫襯地產商》(香港:上書局,2011)。
  19. <要有光(社會地產)>,http://www.lightbe.hk〔2017年10月27日〕
  20. 參<光房計畫平租單位 住戶流轉率達141% 四年協助 140單親家庭>,《星島日報》,2017年1月23日,版A10。
  21. 陳冠中:《是荒誕又如何》(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6),頁6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