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以出埃及記的意義框架再思約翰福音六章22-59節

於我而言,出埃及記是一次歷史事件,縦然在高等批判、近代學者仍有很多爭論。同樣那亦是2016的香港教會群體快要面對的一個spiritual reality。很快,最低限度比我們想像的快,大家可能就㑹發覺自己就是身處曠野,缺水缺糧,上面是暴曬,然後又迷失方向,前路艱辛暗晦不明,我們未必捱得過2047!

容我先問一個主日學課室中,未必會問的問題:你可曾想過:四十年其實究竟有多長!聖經白紙黑字,沒有半點含糊,迦勒及約書亞那一代人都死哂了!整裝待發的時候,上帝吩咐以色列人帶的東西,竟然和耶稣差遣門徒出去傳道大同小異,要穿鞋,帶手杖,食物卻不用多帶、因為帶多多都不足。在出埃及的場景,解決飽肚之出路是「望天打卦」、他們出發時不可能意識到要行四十年,嗎拿亦是其後的新生事物!在新約記載耶穌之差遣中,則是叫門徒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去到那一家,別人放甚麼在餐桌上,就吃甚麼!(故此不能㨂有錢人家那裏投宿!刻意㨂大教會去事奉。)耶穌在馬太福音多番強調不要為明天憂慮,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

三月第一個星期三,去了一個查經班,一齊翻開約翰福音第六章…..「我就是生命的糧食!」(六章35節)人生第一次恍悟,耶穌在說:我就是嗎拿,但那是改良版,不會因過時就變酸的!(Jesus is timeless, so He is timely all the time)

思緒很快就回到香港的實際處境,本地有供過於求,質素參差的神學家和牧師(my humble opinion, you don’t have to agree),往往,他們真是甚麼都不用做,祗是講吓潘霍華,或强調他們有睇過「十年」就令我十分反胃反感,其共通處就是:在漂亮的包裝後面,我認為他們祗是在打一份工而矣,心中真正着緊的,是另類的爭名奪利,為自己的屬靈榮華富貴着緊籌算,(延伸閱讀:Richard Rohr “The Naked Now”)換言之,他們沒有弄懂約翰福音六章究竟在説甚麼…

但耶穌講嘢從不含糊,處處斬釘截鐵,他說:「我就是生命的糧食,從天上降下來的,人若吃了這糧食,必永遠活着,我為要把生命賜給世人…就是我的肉。」(新漢語譯本)

放眼望過去,眾間神學院的山頭主義,(你見到有幾割據,就係有幾割據!)主流教會(浸聯會?)搞埋那些甚麼認識國情講座(梁燕城,吳宗文主領)……..如果我要作為他們的謀臣,幫他們度橋去應付或有的質疑及攻撃時,其實大可厚顔的地說:”大佬,睇開d啦,揾餐晏唧”(當然,先有一些屬靈的體面包裝。)

最近兩個月,因著不同的事情,有機會和一個羅馬書專家傾了很多計,打開心窗,暢論香港教會的人和事,他德高望重,人脈厚實,(那張為某神學院步行籌款的贊助名單,長長的,我也捐了數百元)兩次飯聚之後,我心情都係差,不是蝦餃不好吃(剛相反,很好吃,每人吃了一籠!)而是他的坦白令我得悉本來我不會知道的內幕,一言以蔽之,我的慨嘆就是:當我們以為自己在事奉上帝時,其實每一個人都必須留有一個可能性、中國人那「搵食唧」之mindset,隨時,有77.69%的可能性,正在污篾/沾污了事奉上帝本身內蘊所要求的高風亮節…….

後記:本文初稿交給朋友過目時,其中最大的迥響是:「你怎麼判別那些人是抱著「搵食唧」的心態來事奉上帝,會否對其他人不公平?」我的回應:「我不會問:我自己是否一個假冒為善的人,抑或不是!我是問:我上一次僞善是幾時!」同理,我不會問誰是抱著「揾餐晏」,誰不是,而是每一個都可能被圈在罪裏,如卡謬的「鼠疫」,鼠疫一來,誰也沒把握可以免疫,熬得過去、那就解釋了保羅在林後七章1節的語重深長:「所以,親愛的弟兄們,我們既有這些應許,就應潔淨自己,除去身體和心靈的一切污穢,以敬畏神的心來成就聖潔。」(新漢語譯本)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