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令金融佬不解的禱文

最近讀到某機構為全球金融呼求的禱文,令我這金融佬感到莫大的費解.

prayer for finance

論禱告

我相信發表禱文的動機應該是善良的. 而且,當普羅大眾以為教會除了反同,合一和勸人順服掌權之外就別無拯救的當下,有人肯站在破口,關心更多社會時事,如本港零售業,病毒,大跌市等,實在值得比個 like.

 

不過既然是公禱文,內容就必要有一定水平和常識.

要不然不如順服主耶穌的教導,在暗角禱告,不要在大街,在網上呼天喚地了, 免得淪為笑柄,又好心做壞事.

 

再者聖經期望”我們的愛心在各樣知識和見識上有不足,好叫人明辨是非,結出仁義果子.”(腓 1.9-10)

Wisdom-hope-love-necklace

“各樣知識”在今天社會(權宜地也許)亦包括經濟和金融知識罷!

希望分享幾點,助那些熱心祈禱的勇士知多一點點:

 

論應許

教會有首叫”神未曾應許”的詩歌,當中一句歌詞成為信徒掛在口邊的金句,”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花開常漫”.

 

這句說話雖然不是出自聖經,但聖經裡神的確沒有這種天藍花開的應許. 就算有類似五穀豐登的應許,人(國家)也必要盡上行公義,好憐憫之類的律法要求,才會蒙神祝福其國運昌隆.

 

若神未曾應許天藍,為何禱文認為神的掌管就要保護亞洲股票和外匯市場風平浪靜呢?

為什么要求神變成阿爺,出招救市,為匯股爭戰呢?

 

雅各書曾取笑一班市場中人,”其實明天如何,你們尚且不知道. 你們的生命是什么呢?”

這大概可以用來回應這篇禱文,道出神在市場裡的(部份)心意:

“無知的人呀!你估我唔到!”

 

(答完)

51JSE1F1G9L._SY300_

論沽空

在一個自由市場中,沽空對沖等等交易是合乎規矩(而且造空其實有平靜風浪的作用,因為個市大升,造空會約制市場升勢; 個市大跌,亦令部份投資者有”肉食”/ 甩到身 / 抵銷虧損的機會)

 

監管和條例再多,也不該禁止這些機制(即使永遠存在所謂的漏洞). 除非在一個極權體制又或者非常情況之下或者可以權宜行事.

 

但干預往往會令投資者對市場更缺乏信心,87股災如是,97亞洲金融風暴一樣,歷歷在目的去年8月,某鄰近經濟強國”秉公行義”,將那些忽然不法的沽空(賣股)份子繩之於法,又要求各企業同証券行入市. 阿爺在人未求以先聽了祈禱,exactly 做足禱文的呼求,結果暴力救市用了幾萬億只能止到四個月跌,卻令全球對中國失了信心,依家繼續跌.

 

這樣的禱告,連阿爺依家都知道聽不得,何況我們在天上的父呢?

天父恩賜我們日用的飲食,餅,蛋同魚,我們卻要求祂給蝎子和蛇么?

暴力救市

論股匯

說回市況,上証指數由2014年2000點,升到近5200點,現在掉回 2700 (一個相對合理的估值),兩年時間仍升了35%,比同期美國標普500升得5%高這么一大截. 為什么不為這兩年回報感恩而要為賺少左咒詛和妖魔化一班金融佬為不公義,咒詛市場冇風險,冇風浪,令我們冇得撈呢?(sorry, 言者可能冇心,但令聽者,至少我感到受中傷).

 

人仔就更不用說了,升了十年,家陣跌果少少,就呼天搶地,那我身在多倫多,加紙兩年跌了 30% 又該如何(也是升了十年,依家打回”原型”?)

匯率有其周期性,某國貨幣強弱除了反映其國力,亦存在好壞參半的因素,下跌雖會令資金外流,卻可增強國際競爭力,有利出口,在如今能源價格低迷,又冇通漲壓力,對中國(能源入口國)其實未必是壞事. 除非買入太多人仔債券或定期,如此呼求主,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正如前述,人仔跌幅對比其他東南亞國,其實不多,暫時仍算健康.

反觀若港元般乜都死頂,反而直接損害民生. 這是祈求風平浪靜的代價,香港不已平靜掛勾了卅年?為什么要祈一樣已經發生了的事呢?家陣有人祈脫勾,神聽邊一方我唔知,但財爺肯定應承左禱文的呼求了.

20160108-China-Shanghai-Stock-Composite-Index

 

 

論風險

十二碼,一係入,一係唔入.

市場,一係升,一係跌,或者牛皮

這是常識罷!

 

那升升跌跌的波動叫風險(risk),這是金融數學的詞彙,和危險不同.

對比之下,波動越大越密,代表高風險,反之而言是低風險. 而所謂零風險,其實也只是學術假定,將強得不能倒沒有所謂市場風險的投資假定為零風險(通常用美國國債視作零風險),但其實數式沒有將外匯,通漲,系統等風險算進去.

否則,技術上沒有任何投資是冇風險,即使你不投資,揸現金也有外匯,通漲,蝕息和銀行倒閉等風險. 就算捐給教會或慈善團體,也只是轉嫁風險.

所以求主”堵截”一切風險是違反市場定律,等於求神叫太陽由西邊升起,我唔係約書亞,唔係希西家,如此重大和測不透的事,我不敢求.

 

論神掌管

說到要化解金融危機,其實神已經聽了又應允過無數次這樣的呼求了.

 

最近一次是08金融海嘯,美國令失業率回落到5%,房價和銷售開始回升,歐洲五豬的西班牙 gdp 正增長,失業率回落,就連希臘也在改善中(如果上年冇同歐盟吵鬧而停市停銀行,今年正增長也有可能).

 

不要誤會. 我是相信神在市場中,也相信祂掌管一切(你可以話我迷信). 各國之所以能走出幽谷,是因為悔改. 但我講的不是信耶穌那種悔改,而是神在市場中定了某些定律,人在迷失和失衡中痛定思痛,全心悔改.

 

美國人不再如從前般先洗未來錢,儲蓄率由-1% 回升到5%.

歐洲各國不再盲目追求合一,或甘心或被逼地緊縮財政,令收支向平衡緩緩的邁進.

各國反思其監管及會計制度,企業加強其風險管理.

銀行去槓桿化,以及停止放毒債,只借紿 trust worthy 的人/企業……

repent

論危機

所以我認為每次金融危機都是神給人的一場管教:

當中預先準備好或者冇去到太盡的,會捱得過;

重傷了的,如果能在其中吸取教訓和經驗,會變得更成熟和老練;

亦有些人,在景氣好無法受益,衰退時卻受更痛的打擊,這絕對是政府和教會需要多多關懷的一群.

 

在這之外,還有好一群人/企業/國家,有的貪勝不知輸,有的發著什么天國夢,大國掘起夢,在困境中仍然執迷不悔,不肯從神所賜的失敗中學教訓.

 

論公義

08金融海嘯之後,鄰近經濟強國不但不思改進,反而變本加厲的印銀紙,貪污,基建幾何級上升,印了銀紙給國企亂花,炒這炒那,民企民間卻五行缺水要找地下錢莊作水腳,基建賠上環境生態和生命,換取不是冇用的大白象,就是偷工減料豆腐渣/爆炸糖,官員中飽私囊,商民財大氣粗,一反以前虛心學習外國的市場化,制度化,透明化. 以為天朝已經夠威,”我就係咁,你唔滿意就唔好發夢賺人仔”那副德性.

 

知衰政策卻輕視人命,妄顧人權,卻又反貪不成,變排異仇外同無限右傾,在已經底氣不足的情況下,鼓勵全民皆股,唱好大市,豈不是靠害嗎?究竟誰才是不公義,誰是罪魁禍首?

5659349978

從先知書角度,反而可以大膽宣告,即使大鱷和炒家,也是神審判的工具,去刑罰那不公不義的政權. 若如此,我們是誰,去維護惡者,以禱告去敵擋神呢?

 

論監管

禱文字裡行間似乎對監管甚為篤信.

為何監管總會有漏洞,總會比現有市場慢三拍呢?

因為監管從來是被動的,要有市場才有監管.

此外,監管是要成本. ie, 08海嘯過後,全球政府加強了銀行的資本充足要求,特別要求大得不能倒的銀行額外儲備. 這除了令銀行賺錢難左,今天香港人買樓要過變態的壓力測試,就是因為監管加辣了.

 

更重要一點,監管目的是公眾利益,不是打壓市場,宜取中庸之道,容許市場在試錯中創新進步.

 

今日禱文已蒙應允了!

 

君不見香港政府樂力監管,廣播條例造就一台獨大,亞視永恒,維基死人; 交通條例封殺 uber; 校委和 TSA機制管住一班疑似吸毒的死廢青; 遲下還有23條,網絡23條…..

這些都是仁政表現嗎?

我見過班死廢青,我真係見過,他們的怨氣,我相信神同樣聽到:

 

律法是叫人自由,令人甘心跟隨,不是出於轄制,監管本該如此, 而不是輸打贏要,或者讓阿爺玩晒.

12568096_914548571927880_1944392143_n

結語

我重申,我深信禱文是善意,敢於關心社會時事,係要讚,即使我這班金融佬疑似被妖魔化,而且有許多知識不足的地方,令人嘲笑, ㄡ令我誤會禱文在為不公義的政權發聲, 多於關心民間疾苦.

這離地卻不屬天的費解, 實在令我心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