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付代價的見證─開放教會的意外與反思

IMG_1744

見證從來不是販賣平安,毫無代價。昔日耶穌為天國作見證,從來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受貧苦大眾歡迎,卻招來權貴人士的忌恨。以今天教會的牧養準則來看,耶穌絕對是被列入黑名單的教牧,皆因他分化、篤灰、割蓆,破壞教會和諧。不知何時開始,教會的核心價值彷彿由基督的福音,變為弟兄姊妹和睦同居。教內和諧成為凌駕一切的要素,導致面對許多爭議決定,我們更傾向先以如何不得失教會內不同立場會友為先,而非處境需要為先,把握時機,以福音價值為前提作出回應,同時在教會內促進各人學習坦承溝通,互相聆聽。誠然,後者絕非幾次聚會就能完成,卻應是教會持續的真屬靈操練,特別是在相對風平浪靜之時,預備各人如何面對危機的來臨。

在當下抗爭遍地開花的時刻,不少地方堂會不負福音所託,勇敢在社區作見證,開放教會接待有需要人士。此舉無疑得到不少信徒或抗爭者認同,但同時亦引起一些人的反感。筆者教會的經驗便是一例。

筆者的教會位處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附近,由於地方就近、價錢合宜,宿舍內的餐廳是弟兄姊妹多年來的飯堂。以前的日子,近乎每星期光顧一至兩次以上,早已與餐廳內的老闆及伙記建立一定的情誼。每次我們光顧,他們都有求必應,而他們亦不只視我們為顧客,更是朋友,大事小事無所不談,彼此分享。可能是弟兄姊妹的見證或上帝的恩典,雖然多年來他們未有信主或到教會聚會,但茶餘飯後聊起基督教,不但不覺反感,更覺有趣與新奇,又容讓兒女到教會參加聚會,甚至接受他們洗禮信主。

一切美好的見證,在教會決定於黃大仙集會開放後旋即幻滅。有弟兄姊妹在面書看見餐廳伙記發文,要與教會割蓆,批評教會支援暴徒,更對一些信徒作人身攻勢,並將大部分教友從面書中unfriend。一眾弟兄姊妹當然深感愕然與無辜,一方面教會開放是接待所有人,而非只歡迎立場相近人士,另一方面大家一直對宿舍中無辜之人被攻擊與騷擾,特別是餐廳的損失感到關心與擔憂。最弔詭的是,由於教會的位置一直處於當天警察防線的後方,不利抗爭者過來,反倒有幾位宿舍的住客過來取用飲食,與我們分享他們的困擾。餐廳老闆與伙記們當然不會知道這個真相,也未必願意聆聽我們的解釋,但實情是教會貫徹始終,無差別接待所有人。

開放教會最終換來被割蓆當然不好受,但作見證從不廉價,不以面面俱圓,不得失任何人為要旨。假若耶穌為此而放棄傳講天國福音,那他最後定意上十架的舉動便顯得愚蠢無比。作見證就是要付代價,需要冒險,不論是冒著教會內的意見不一,或是冒著被外人誤解、批評等。廉價的見證,就如冷氣軍師,舒適地在冷氣下指點江山,在教會內大談天國使命,卻不願將福音切實在社區、衝突中展現。在當今世俗化的時代,宗教早已被邊緣化,但教會在迄今社運的時局下,竟因緣際會有份於運動中,得著在社區中作見證的時機,香港教會還想再次裹足不前,失落散播福音種子的契機嗎?

此刻失去與餐廳老闆及伙記的情誼固然可惜,但我們亦無需自責,皆因教會切實為了福音的緣故,作了美好的見證。關係破裂反倒是上帝持續挑戰我們的功課,讓我們不再停留於空談和好的福音,反之是在具體處境下思考如何實踐福音中的和好,縫補撕裂,傾聽他們的苦況與憤怒,向他們表達我們的心意,主動伸出復和之手,闡釋教會的舉動原委。筆者從沒低估復和的難度,但福音原是如此具挑戰性,跟隨耶穌原是如此危險,只在乎今天我們是否不以福音為恥,貫徹以福音成為生命的核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