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他們或許心意已決,請尊重他們的決定

各位信徒朋友,我希望各位可以理解,在前線的示威者與我們這些和理非信徒的想法未必一致,他們或許並沒有要離開或撤退的想法。在每一次面對橡膠子彈時,前線示威者想的並非為求自保能全身而退,他們想的並非「今天我盡力了,下次繼續努力」,他們希望各位都能將烏克蘭的抗爭情況和香港的比較一下,他們要的是真正的「不撤不散」留守至最後一刻。

在每次遊行或示威集會後,總是有像陳伯和一眾銀髮族一樣的朋友,站在示威者和全副防暴武裝的疑似警察之間,呼籲前線的示威者離開,而在後方的或在社交平台上活躍的朋友,也不斷呼籲後方支緩前線的示威者撤退,說後方不撤退的話,前線就不能撤退。我明白這都是陳伯和銀髮族愛護年輕人的一番好意,但問題是每次這些的勸退行動裡,從沒有人問過前線示威者的意願,甚少有人願意尊重前線示威者的留守決定。

梁天琦曾經說過「我們反對的是教條主義」,指的正是我們要思考清楚,我們在每次呼叫口號時背後所傳遞出來的理念:每一次的警民對峙都因為「一齊來一齊走」這句口號而被迫撤退,前線示威者都明白陳伯等銀髮族的一片苦心,但近期越來越多人呼叫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各位又真的明白其背後意義是甚麼?各位明白這句口號真正實踐出來的話,就是指香港要發生流血和有傷亡的革命嗎?前線示威者並不想因為催淚彈和橡膠/布袋/海綿彈而被嚇退,他們真的已預備好有犧牲。

然而,我想我們習慣了和理非抗爭,我們在稍為聞到催淚彈甚至胡椒的味道時,我們就已經自亂陣腳,同時因為自身的恐懼而開始呼籲身邊朋友撤退。我明白像我們這樣的和理非示威者,一見到全副防暴武裝的疑似警察時都會感到害怕,但前線示威者在面對他們時,就只希望守護防線而不被迫撤退,在守到合適時機時便轉為衝擊他們的防線,他們已準備好被捕甚至犧牲生命,這是他們對自己生命的決定,我希望大家都能尊重他們的決定。

我認真呼籲各位真的不要再隨便就叫示威者撤退,讓還在前線努力的示威者因而被迫撤退,他們所認為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真的需要用血汗換取回來的,並不是因為有疑似警察打壓他們或用子彈射擊他們就離開。請各位真的要明白「巴絲爬山,各自努力」的意思,正是尊重無論在後方做支援或在前線與疑似警察對峙和等待時機反擊的示威者的意願,我們或許不明白或不認同他們的決定,但請不要讓我們的意願強行蓋過在現場示威者的意願,要求他們跟隨我們的意願撤退。

最後,我希望用耶穌預言自己受難時的心情和反應,以及和使徒彼得的互動來彼此勉勵。耶穌在預言自己會受苦和被殺後,心情想必非常複雜,祂明白自己將要面對的苦難十分艱鉅,但也為了人類更大的福祉而選擇順服踏上苦路,此時彼得拉著耶穌並企圖勸阻祂的計劃,彼得很愛耶穌,不希望耶穌受到任何的傷害,或許更不認同耶穌這樣伏法是合理的決定,只是耶穌心意已決而嚴謹責備彼得是「撒但」(撒但原意為那阻擋者)。我不是要將前線示威者比喻為耶穌,我想各位嘗試明白一下,前線示威者或許已有耶穌為了香港人更大的福祉(For the greater good)而必死的決心,我們難免不捨這群真心愛香港的示威者,但我們若真正愛他們的話,或許除了選擇阻擋他們去赴難外,可以選擇尊重他們的決定而不再呼籲他們離開,甚至轉而支持他們和對其他人解釋他們的意願。

(文章的靈感來源自連登討論區的一篇文章,原文附有大量粗口和責備言語,敬請讀者自行斟酌點擊閱讀)

更新:及後有前線示威者在連登列出了他們共識裡願意撤退的條件,並表示他們起碼要做到的是,要讓警方每次的清場一次比一次更困難。以下是他們的三大條件,希望大家能夠尊重:
1. 所有逃走路線已被包圍並無任何示威者設防線,前有追兵,後無退路;
2. 警方使用對人體造成永遠傷害武器,例如水炮車;
3. 尾班車已經/即將開出且留守人數少於警方人數,在場示威者被圍捕機會極大。

我想這也是一眾在最前線的示威者,對我們一眾和理非示威者所作出的撤退承諾,希望在之後的抗爭中,我們都能夠尊重他們設下的承諾,並支持他們的決定到最後一刻。

20190727_235714_000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