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仁佑

马来西亚人,新加坡神学院道学硕士。目前在南马一所教会牧会,并部分时间于新加坡神学院修读神学硕士学位(主修旧约)。人生苦短,必须限制自己的研究兴趣在圣经研究上。已婚,育有一女、一子。电邮:lengyowk@yahoo.com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五):历史背景

阅读使徒行传,一开始会碰到一节难解的经文: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离耶路撒冷不远,约有安息日可走的路程(徒一12)。什么是“安息日可走的路程”?这次旧约圣经就没法帮得上忙。虽然旧约圣经有许多关于安息日的教导,却没有说明安息日可走的路程究竟有多远。

因此,除了对上文下理和旧约圣经要有所了解,要建立对圣经背景的认识,就不得不参考更广阔的研究。其中之一就是经外文献和考古的研究。考古学者陈崇基的这篇文章就是很好的例子。

简单来说,当时的法利赛人为了不触犯旧约律法,走向另一个极端,订立各项条规,比如安息日时不能拿多重的物品,不能走多远的路,以避免触犯安息日不能工作的规定。拉比文学有许多这方面的记载。而考古学的挖掘,让我们看见安息日边界石,用以提醒犹太人在安息日不应离开的范围。

另一个例子在使徒行传六章5节,被选中管理饭食的7人,这里详细列出他们的名字。除了首两位,其余的五位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特别最后一人,路加强调他是“进犹太教的安提阿人”。这些名字究竟有何意义?这时我们又必须请教对希罗文化有认识的人。新约学者马歇尔指出:“七人的名字全是希腊文,表示他们全都不是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当然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也有用希腊名字的(安德烈、腓力),但除了腓利之外,这些名字都不像是巴勒斯坦人会取的。”(马歇尔《丁道尔新约圣经注释——使徒行传》,页110)

这样看来,这七位管理饭食的人很可能都是希腊化的犹太人,代表着当时在分配饭食时被忽略的一群。使徒们特意拣选他们,让当时教会中的弱势群体有代表进入权力阶层,才能为他们发声,了解他们真正的需要。这样的做法,可以给予现今教会怎样的提醒?这就留给读者去思考了。

要自己想出这些背景资料是不可能的。读者只能勤读注释书,圣经参考书,经外文献如:次经、旁经等等,才能建立自己对圣经背景文化的了解。也就是说,要了解圣经,就不能只是单单阅读圣经而已。这是一些信徒可能有的误解。即使你重复读了圣经几百遍,如果没有背景资料的帮助,还是无法正确理解圣经的。

要了解圣经,就要读比圣经厚得多的参考书籍。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