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仁佑

马来西亚人,新加坡神学院道学硕士。目前在南马一所教会牧会,并部分时间于新加坡神学院修读神学硕士学位(主修旧约)。人生苦短,必须限制自己的研究兴趣在圣经研究上。已婚,育有一女、一子。电邮:lengyowk@yahoo.com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三):上文下理

许多释经的书籍或课程,最先教导的,就是要注意经文的上下文。这或许的确是一般信徒最常见的问题。因着我们常常背诵金句,就很容易把许多经文抽离它原先的处境来理解,结果失去了对经文更为丰富的理解。

黄天相在《通情达理》这本书中,提起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页130-131)。我把这段无厘头的叙述再加以改编:小芬早上五点半起来,午餐真的好贵。巴士在六点开出,小芬乘计程车,地铁实在太慢了!她到了医院,球员们都准备上场了。

这段叙述的怪异在于,上下文完全没有关联,结果让人摸不着头脑。这明显地指出,叙述文必定是连贯性的,必须兼顾上文下理。代名词指回之前所叙述的人事物,让故事得以继续发展下去。我们现在来查考的圣经经文例子: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正是叙述文体。这就有别于箴言(尤其是10-29章)里的格言式文体,每一句格言之间似乎并没有明显的连贯。

看看路加福音十五章11-31节中的浪子回头比喻,大部分信徒对整个故事都耳熟能详。可是,也许有些信徒还不知道,比喻中还有一个大儿子的角色。一般故事的高潮其实是在结尾的部分而大儿子的埋怨和父亲的回答才是这比喻的结尾。如果仔细阅读前文:路加福音十五章1-2节,就会清楚发现,这比喻中的大儿子其实是针对自以为义的法利赛人和文士所说。而且这比喻是三连环比喻中:失羊、失钱比喻之后的第三个,更可能突显大儿子就是三连环比喻后,最后要劝说的那一位。

有人又认为使徒行传十六章6-10节的马其顿异象,其实并非神秘的异象,这请求保罗过去马其顿的人,正是作者路加。理由是这段经文一开始是以第三人称“他们”(6-8节)来叙述,第10节却转换为“我们”,显示路加似乎是在这时加入保罗的宣教队伍。这样的解经虽然似乎考虑到了上下文,可是却没有仔细地阅读,也嫌提供的证据不足。我们可以观察第10节,和合本的翻译是:“我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以为神召我们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听。”“我们”以及“那里的人”明显是不同的。“那里的人”原文是“他们”,似乎与包括路加的“我们”是不同的一群人。

今次提供的练习是使徒行传八章5节的腓利,请问这腓利是谁?我问过好些信徒,包括我自己在内,最初都以为这是耶稣一开始呼召的12门徒之1。但虽然两人原文名字相同,和合本却以“腓力”来称呼耶稣的12门徒之1,似乎有意与这“腓利”区别开来。要寻找答案,需要看回使徒行传六章1-7节,虽然似乎相隔很远,但原来这正显示出叙述经文的连贯性,而我们却常常只是以一个个分隔的故事段落来阅读圣经。事实上,腓利在使徒行传二十一章8-9节还再一次出现,要理解那里的描述就要回到这里的第八章才会明白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