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仁佑

马来西亚人,新加坡神学院道学硕士。目前在南马一所教会牧会,并部分时间于新加坡神学院修读神学硕士学位(主修旧约)。人生苦短,必须限制自己的研究兴趣在圣经研究上。已婚,育有一女、一子。电邮:lengyowk@yahoo.com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一):深入的释经

-100%+

要摆脱天真的释经,必须体会解释圣经不能只看表面的意义,还有许多因素影响着我们对圣经的理解。因此,必须花时间深入地学习如何解释圣经。要学习释经,其中一个做法是先研究方法论,把各样鉴别学(cristicism)的理论先行讲解,之后再配上实际的例子。本系列却打算使用另一个做法,把注意力先聚焦在两本新约的书卷,当面对问题时才逐一介绍各种释经技巧与方法。结果是希望读者了解,学习释经并没有简易的捷径,必须了解影响释经的各个层面,才能更恰当和深入地解释圣经。

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可说是上下两册的基督教发展史。为何这本基督教发展史要分为上下两册呢?也许有许多可能的因素。古代蒲草纸卷一般上最多是35呎长,而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分别就长达31和32呎。是新约中最长篇幅的两卷书,比起保罗书信的总和还要长。(详见黄锡木《新约研究透视》,页53)因此,基于纸卷长度的限制,不得已必须分成两卷。但相信路加在分成两卷时,就开始思考如何在这两卷书中,各别加入一些平行的文学设计。

图片取自网络,标明可免费使用。 按照网络记载,此为编号P45的蒲草纸。图片所显示的是路加福音的片段。 参来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ester_Beatty_Papyri#/media/File:P._Chester_Beatty_I,_folio_13-14,_recto.jpg

图片取自网络,标明可免费使用。
按照网络记载,此为编号P45的蒲草纸。图片所显示的是路加福音的片段。
参来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ester_Beatty_Papyri#/media/File:P._Chester_Beatty_I,_folio_13-14,_recto.jpg

其中一个经常被提出探讨的,是人物方面的比较。本文将只探讨保罗受审和耶稣基督受审经过的比较。使徒行传二十一至二十八章,记载保罗到耶路撒冷,被捕,受审,往罗马的经过。对于保罗受审的经过描述得非常仔细,似乎有点奇怪,因为这段经过似乎并没有对基督教会的发展有什么巨大的影响,究竟路加写作的目的是什么呢?

透过比较保罗受审和耶稣受审的经过,也许能看到一部分的答案。四福音书中,只有路加福音特别记载,耶稣被巡抚彼拉多审讯时,曾经被带到分封王希律的面前受审,之后又再被带回巡抚彼拉多面前受审(参路二十三1,7,13)。同样的,保罗也两次在巡抚面前受审,虽然这两次是不同的巡抚,一次是腓力斯,一次是非斯都。保罗也有一次在分封王亚基帕面前受审。亚基帕王和审讯耶稣的希律是同一个家族的人。

此外,不少学者注意到,路加福音九51有一节特别的经文:“耶稣被接上升的日子将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耶稣往耶路撒冷的这个旅程实在非常远,一直走到路加福音十九28才走到!这些学者因此常把这段经文划分出来,一般上都把路九51-十九27视为一个大段落。我倾向认为这样的划分并不需要,路加这么早就提到耶稣定意往耶路撒冷去,其实和对保罗的描述非常相似。使徒行传十九21提到:“保罗心里定意经过了马其顿、亚该亚,就往耶路撒冷去;”之后也发生了不少事情,保罗才去到耶路撒冷。也许路加的目的,只是要一再突显出,耶稣受审和保罗受审的相似之处。

除了以上两点,读者也可自行比较:路十八31-33与徒二十22-24;以及路二十二66与徒二十二30-二十三1。路加的这个文学设计,可能有几个目的。第一,路加似乎想告诉读者,耶稣和保罗经过多次受审,仍然无法找出他们的罪证,以此告诉当时的非信徒,其实基督教是合法的宗教,在严谨的罗马法律审讯下,仍能显出基督教的无罪。第二,透过保罗,以及其他门徒和使徒与耶稣的比较,路加想要描绘一个初期教会的画面:这是一群跟从耶稣的人。耶稣做过什么,跟随耶稣的门徒就做什么。

一般的信徒要如何才可以发现上面这些有趣的比较?单靠自己阅读经文其实很难办到。读者需要依靠各种参考工具:圣经搜寻软体、串珠圣经、研读本圣经、注释书……,才能挖掘出令人兴奋的发现。再说一次,释经并没有单一的王道,必须靠赖更多的研究和学习,才能以多元的释经手法,恰当和深入地理解宝贵的圣经。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Engage Scriptures - Sam Tsang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