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今天同左個耶和華見證人傳福音

202016374_CH_cnt_3_xl

今天回家途中,見到尐耶證(耶和華見證人)在街笑面迎人派書仔。有看我以前的文章的人知道,耶證和摩門我自十多年前起已間中和他們傾下計,當傳道又好當識朋友又好。
今天見到,我心裡想:他們笑住口面咁派,但又是否真誠開放討論信仰呢?咁我走埋去試下…

開場白和寒喧幾句後,大家有個對話平台空間傾下。對方是位三十來四十歲的男士。感覺上,是互相理解、尊重、有禮貌和空間的。
他開初試探了我幾句,然後發覺我都 ok,就很有興趣問了很多基督教內的情況…..不過呢個唔係我原意,我係想有信仰對話,所以答左佢一尐,就番去正題。

我的切入點在想討論耶證對救恩方面的理解。他講起覺得耶證和宣道會、浸信會等宗派一樣,這點我不得不講解下大公會議和四大信經,讓他明白為何客觀上主流宗派會認為耶證是有偏差。和提出只要耶證宣認的信條合乎四大信經,就會被承認為正統信仰。
然後他讚我說像我這種虔誠和認真尋道的人,在教會內不多….說我這程度應該去做牧師傳道,然後不斷重覆… = =’ o.o’ -.-’
然後他說很想聽我對聖經的見解,覺得我之前的講解都很清楚很有見地…我咁認真尋道應該學過不少,應該我教下佢,等佢識多尐….咁我都說只是平輩論交…而且我走埋黎真係想知道下耶證對救恩的睇法….
大家都在一邊客觀討論,一邊客氣….然後他的同僚在執野,他提出希望有機會另日約談,我就交低張卡片然後握手道謝告別了。

感覺上,以往見過的耶證都認識不太多。他們有一些核心信仰知識,但只要問得深尐:例如,他們的書仔都講得幾深的,我睇過佢地自己的書仔引用左幾十節聖經和原文去講一個神學概念;若你用佢地尐書仔的內容去問番佢地自己,隨時就答唔到。
而耶證和摩門一樣,大部份信徒對四大信經和大公會議都無乜認識。而佢口中的耶證和宣道、浸信會等的宗派是平行和一樣,這個觀點或誤解我以前在其他耶證和摩門口中亦聽過。
佢引左段太7:21-23講誰是真的基督徒。這段聖經我在其他耶證對話中亦聽過不止一次,大概是他們一些罐裝傳道訓練。

個人一直的觀察,耶證是班對主流教會看不過眼,而很多曾是主流教會的基督徒。很多是為認真追求而出走的人。他們經歷基督教不單行為差和生命不忠於上主,而且聖經和神學很多都是不太準確。於是他們努力向研經方面下功夫,努力去尋出所以然。固然或許有不少人覺得他們的信條不認三位一體,只承認一位一體(所以自稱為耶和華見證人)是個大問題,不過主流教會一樣很多對三位一體是「聖父、聖子、和聖經」、或對聖靈若不是不提,就是有很嚴重的徧差;聖子的神人二性又講到半䶢不淡,其實好不了多少….
而他們的確很多人對信仰的心志,例如對討論經文的胃口和興趣,對尋道、聆聽、實踐的委身和興趣,比大部份的基督徒要好。而他們也明顯地實踐出比主流教會好的傳道動員力。

題外話。
當中有段幾有趣的,寫下。

佢問我主流教會尐人點解無心尋道?我答,聖經都講左:耶穌說,「若非愛我勝於愛其他,不能作祂的門徒。」信仰應該是人生的第一位 / 主軸,其餘的必需是其次。但教會很多人都將人生其他需要放做第一 / 主軸,信仰只是可有可無的一個部件。這點我們都同意。

然後佢問,點解教會尐人會咁?我答,聖經都講左,耶穌講過個撒種的比喻,種子落在荆棘叢中,很多人被「世上的思慮、今生的慾望把道擠住」。

然後佢又問,咁係咪上主悅納?能否進天國?我答,聖經都講左,又係耶穌講的://顧惜自己生命的,必要喪掉生命;但為我犧牲生命的,必要得著生命。// 不委身的人,最後都不會尋到;而且「有的還要加給他,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而且是「不能作祂的門徒」。這些我們都能夠同意並彼此理解。

我自己講完,先覺得原來新約聖經中耶穌其實已經解釋左好多現在教會現象問題癥結。
p.s. 平時自己都無引咁多聖經,通常出去傳福音會特別有靈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