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不再河蟹

有人曾說:「教會分裂的歷史不是因為有批判和討論,而是因為逃避問題而粉飾的假太平。」用現代的術語,叫做「河蟹」(和諧的諧音) – 封閉、掩蓋負面消息,控制言論自由。現今華人基督教充斥著許多河蟹勢力,令不少信徒被邊緣和被傷害。「信仰。不再河蟹」志在展現一種對話空間,希望還信仰一種敢於反思、批判、更新的精神。
部落格(blog): http://nocrab.wordpress.com

人類總是重覆犯WWJD

“What would Jesus Do?”

這問題我由細在教會聽到大。每逢面對人生交叉點,譬如升學、揀女朋友、搵工等,很多屬靈長輩就會跳出來建議你,說「想想耶穌會怎樣做吧!」意思是嘗試幻想耶穌在當下處境的選擇,然後讓這個選擇成為你的指引。這就是著名的WWJD運動(What Would Jesus Do),而這個運動曾在美國風行一時,意圖幫助青少年活出道德的生活。

時至今日,WWJD在港澳已經變種,變成支持不同立場和agenda的工具,用以大聲宣告「耶穌企係我呢邊」來justify自己的行為。例如,支持政府的藍絲信徒會說:「耶穌一生不理政治,專心傳福音」;支持民主的黃絲信徒會說:「耶穌以非暴力方式對抗羅馬政權」;支持勇武的本土信徒會說:「耶穌暴力潔淨聖殿」。哪個才是真正的耶穌?1

不談政治,談其他議題。我曾聽過支持環保的信徒引經據典說耶穌是環保人士,例如五餅二魚神蹟後耶穌收回十二籃零碎是環保的表現;或者支持夾band敬拜讚美的信徒提倡「Jesus Fashion」,用來打造耶穌的敬拜形象;甚至支持LGBT運動的信徒引用聖經說耶穌因童女懷孕而沒有Y染色體,代表耶穌可能是同志或跨性別人士。有關WWJD的例子實在多不勝數,耶穌真的很忙呢!

事實上,WWJD被當作justify的工具在歷史上早有先例,而人類總是重覆犯相同的錯誤。在十八世紀啟蒙時代的影響下,歷史耶穌的研究(Historical Jesus Research) 在十九世紀達至高峰。各人按自己不同的解讀「重構」所謂的歷史耶穌,有的說耶穌是秘密組織派來摧毀猶太復國主義的間諜(反猶),有的說耶穌是高舉道德教誨的偉大老師(倫理),有的說耶穌是重視宗教情感的靈修師傅(浪漫主義)等等。情況混亂到一個地步,就如當時一位學者說:「各人對著個井照鏡,以為水中的倒影就是耶穌,其實是自己。」這現象直到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投下致命的炸彈—《The Quest of the Historical Jesus》—終結了這段稱之為First Quest的歷史耶穌研究時期。

借古鑑今,今天港澳的WWJD豈不是正如昔日歷史耶穌的追尋?每個人都按照自己的形象「重構」支持自己的歷史耶穌。老實說,聖經記載了這麼多耶穌的事蹟,總有一件可被拿來使用。到最後,我們只能各quote各的經文來支持自己心目中的耶穌,變成「想做就去做,聖經專為我服務。」

一位哲學家曾說:「不能銘記歷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轍(Those who can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或許,我們都應學習歷史、記住歷史,以致不會再重蹈上個世紀WWJD的覆轍。

————————————————————————————————————

  1. 我曾寫過一篇文章,討論有關耶穌與政治參與等的問題,詳看《關於耶穌是「勇武派還是左膠」這個爭論》。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