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和恐龍並存?科學教育的反面教材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筆者的研究項目之一是科學與數學教育,最近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市舉辦了為期九天的科普教育推廣週(Stem Week),節目包羅萬有,這包括了展覽、電影、講座、參觀高科技公司……等等。除了參加以上的節目,我還順道參觀了位於聖地牙哥的創世紀與地球歷史博物館,但這並不是主辦單位的節目之一,坦白說,我到哪裏是為了搜集反面教材。

創世紀與地球歷史博物館是於1992年由創造研究所(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建立,該研究所的創辧人是亨利莫里斯博士(Dr. Henry Morris),其使命是通過科學研究、教育,為信徒提供一個完全符合聖經框架的創造神學。創造研究所於2008年搬遷至德克薩斯州,之後整個博物館出售給生命與光明基金會。

為什麼我說這博物館是科學教育的反面教材呢?創造研究所和繼承這博覽館的基金會都相信「年輕地球創造論」,主張地球只有大約六千年至一萬年歷史,這說法完全違反了幾乎所有現代天文學、地質學、物理學、生物學……的主流理論和發現,但更加荒誕的是,他們認為人類和恐龍曾經在同一時間並存,在洪水滅世之前,挪亞一家八口將地球上大多數物種帶進方舟,這包括了恐龍!

有些讀者可能會這樣說:「你不是天文學家、地質學家、物理學家、或者生物學家,你憑什麼一口咬定以上所說一定是錯呢?」在幾個星期前,教會主日學曾經討論過基督教和科學之間的張力,有人問:「身為沒有受過科學訓練的信徒,我們怎能判斷哪些說法是對還是錯呢?」我想指出:科學的重點並不在乎技術細節,而是科學精神和批判性思考,即使一般人也可以運用簡單的邏輯去檢視證據,從而明辨是非。

創造研究所和博覽館提出的證據是:龍的傳說在許多不同的文化中出現,這些故事源自澳大利亞原住民、亞歷山大大帝、馬可波羅、屠龍手聖喬治(St George, the dragon slayer),還有許多中國傳說。此外,一些古代建築亦有類似恐龍的形象,例如位於柬埔寨的吳哥窟,在猶他州的自然橋國家公園亦發現了畫上恐龍的壁畫。當然還有聖經的證據,例如【約伯記】四十章15-22節寫道:「你且觀看河馬,我造你也造牠,牠吃草與牛一樣。牠的氣力在腰間,能力在肚腹的筋上。牠搖動尾巴如香柏樹,牠大腿的筋互相聯絡。牠的骨頭好像銅管,牠的肢體彷彿鐵棍。牠在神所造的物中為首,創造牠的給牠刀劍。諸山給牠出食物,也是百獸遊玩之處。牠伏在蓮葉之下,臥在蘆葦隱密處和水窪子裡。蓮葉的陰涼遮蔽牠,溪旁的柳樹環繞牠。」「河馬」的原文是behemot,正確的譯法是「野獸」,他們認為這應該是指恐龍。

你並不需要有深厚的歷史學、考古學、生物學、釋經學知識,也可以知道以上的證據是何等薄弱。他們提出不同文化都有龍的傳說,可是,中國除了有龍的傳說之外,還有鳳凰和麒麟,若果按照這種邏輯,他們會否推論出中國人真的見過鳳凰和麒麟嗎?如果恐龍真的曾經和人類並存,那麼關於恐龍的記載不應該只停留在傳說中,而是在歷史書裏面。至於說古代藝術品出現龍的形象,從而得出人類與恐龍同時生活的結論,這好像某些人在古代藝術創作中發現類似外星人和不明飛行物體的形象,於是大膽地宣稱外星文明曾經造訪古代人類。最後,【約伯記】描寫的生物是什麼,看來有不同的可能性,這並不一定是恐龍。至於挪亞將恐龍帶進方舟,這更是匪夷所思,恐龍是龐然大物,挪亞方舟可以容納不同品種的恐龍嗎?

當然,我不是第一個批評這種荒謬理論的人,2014年比爾奈(Bill Nye)和肯漢姆( Kam Ham)進行了一場關於現代科學對決年輕地球創造論的公開辯論,比爾奈是著名的科普教育推動者,外號是「科學人」(Science Guy);肯漢姆是一位基要主義者,他在肯塔基州亦建立了一個創世博物館,跟創造研究所一樣,他也相信人類和恐龍在同一時間共存。根據一項辯論後的調查顯示,92%的受訪者認為比爾奈獲勝。在另一場合中,比爾奈批評基督教不利於美國年輕人,當今美國需要更多的科學家和工程師,但基督教會對兒童灌輸不真實的故事,令他們更難培養出科學思維。

唉!何時何日,基督教能夠出現好像比爾奈般的「科學人」呢?期待有朝一日,聖地牙哥市的科普教育推廣週會邀請基督教團體參與,我們將會是美好見証,而不是反面教材。

2019.3.6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