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人為律法而設,抑律法為人而設?

2018/6/3 聖靈降臨後第二主日

(可二20~三6)

過去,香港作為「法治之都」,都有良好的聲譽。但近幾年,司法獨立排名和刑事司法排名均急跌(前者,按「全球競爭力報告」,2017年,由第8名跌至第13名;後者,按「世界正義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2017年的調查,由第6名跌至第16名,只是法治排名仍維持在20名內)。此外,怎樣才算是「法治」,也成為爭議的話題。「法治」是「以法管治」(rule by law)抑或是「法治精神」(rule of law)?

近幾年,發生東北發展案、雨傘運動、佔領旺角藐視法庭、旺角騷亂案等,我們都看到特區政府所着重的是,怎樣以法律來檢控犯法的人士,但從沒有問,究竟為甚麼這些事件會發生,社會究竟出現了甚麼問題。所以市民看到的只是執法,而沒有解決令社會撕裂的深層問題。

上述所說的事件,或許與政治有關。但最近發生一件令人感到驚訝的個案,就是有電影道具領班因藏有道具偽製紙幣而被判入獄3個月,緩刑兩年。當然法例規定不能藏有偽鈔,但作為電影道具,竟然可被判入獄。這不禁令人問,究竟法例是否過時?沒有犯罪意圖,只是道具,都要入獄,這是「法治」嗎?

「法治」是「以法管治」,抑「法治精神」?這問題其實不是新的。遠在耶穌時代,這問題已出現了。馬可福音第二章20節至第三章6節記載了耶穌與當時的法律專家(法利賽人)正在討論一個法律問題:「在安息日,是否可以治病?」按着當時的律例,安息日不可作工,治病是違法的,但違法是否一定是錯,守法一定是對的呢?

「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出二十8)這是十誡中第四誡。就算經過多年,猶太拉比為這誡命加增了不少規矩律例,安息日不可作工,但其目的都是讓人在休憩歇息中敬拜上帝,經歷上帝的同在。所以安息日是為人而設,是不容爭議的事。耶穌曾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這是最大的,且是第一條誡命。第二條也如此,就是要愛鄰如己。這兩條誡命是一切律法和先知書的總綱。」(太二十二37~40)耶穌又說:「你們要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因為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太七12)所以,不單是安息日的誡命,律法的設立,除了是對上帝的敬虔外,也是為人的福祉和社會的和諧而設。但法利賽人所看重的,就是守法和執法;耶穌所看重的,就是法律精神之所在。

「在安息日行善行惡,救命害命,哪樣是合法的呢?」(可三4)這問題的答案是明顯不過的。或許耶穌所醫治的是一個手患萎縮的人,不涉及救命或害命,但為甚麼這群法律專家(法利賽人)要與政權(希律黨人)一同密謀,要除掉耶穌(可三6)?最大的原因,就是耶穌所說的:「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可二28)

「人子」,這名詞在福音書中可指耶穌,也可指「人」。前者的意思,耶穌就是律法的權威者;後者的意思,就是指安息日是為人而設立。但對於法利賽人來說,他們是法律的制定者和執法者。為確保自己的權威和權力,就連耶穌醫治人的病,是善行,他們也要除掉他,因為耶穌的言行正是向他們的權威作出挑戰。

在較民主的國家或社會,律法的制定多着重法治的精神,怎樣可以保護人民的尊嚴、自由和生命。在極權國家或社會,法律的制定,美其名是為國家的安全,但更重要的,是要保護掌權者的權力和利益。為確保自己的權力和利益,他們必須執行所制定的法律,不容人否定。

在中國大陸,雖有法律,但人治多於法治。法律是保障當權者的權力,所以有「顛覆政權」的罪。不合當權者的言行,都是違法,甚至連沒有被控違法的人,也會被軟禁,甚至是被失踪。

香港在殖民時期,雖然沒有民主,但基本上英國仍是一個較尊重人權的國家,香港仍能維持某程度上的法治精神。回歸後,人權言論漸漸受到限制。回歸後,公安條例收緊了集會遊行的自由。過去五年,除了承諾的普選消失外,特區政府更透過中央釋法,DQ議員,剝奪異見市民參選權利。「一地兩檢」,無論律師會或大律師公會都認為有可能違反基本法,但在「一言九鼎」下強行立法。對於近幾年發生的佔中、東北發展的衝突、旺角騷亂事件等,不理會和解決背後社會存在着的矛盾和撕裂,只是提升控罪的嚴重性,期望重判被捕者⋯⋯。除了上述所提及道具的罪,令人感到可笑的,還有旺角騷亂事件與驅趕小販有關,市民駕車可被用作人肉路障⋯⋯,但對於一些權貴犯錯,如梁振英的行李門,馬逢國的gel頭門,鄭若驊的僭建,陳茂波的劏房,立法會建制議員的假學歷等,都可以予以包容。這些事例都顯出執政者是要透過執法來控制一切。法律不是為人而設,而是要異見者伏於法律之下,當權者是法律的主宰。要訂立的「國歌法」,將會是鉗制市民思想自由的惡法。

人不是為法律而設立,而是法律是為人而設。耶穌的意思是:除了上帝以外,人是法律的主人翁,法律是要保護人的尊嚴、人權和自由,而不應被有權力者操控。

明天(6月4日)是89年64的第29周年紀念日。或許有年青人不會參加紀念的儀式。當然我深信他們並不是沒有公義之心,只是他們覺得,爭取香港有民主也遭遇困難,爭取中國大陸平反六四,更是幻想。不過,個人認為,紀念六四,維園每一點燭光,都是一點力量。要盼望中國有民主和自由,首要的是中國有真正的法治,是法治精神,不是以法管治。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