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人性可以有多黑暗?

《Deep Web 2.0 File #人性奇怪》封面

《Deep Web 2.0 File #人性奇怪》封面

昨日在不少家長及教牧群組流傳關於一個小學生被老師沒收書籍的的訊息,甚至吸引大台在它的娛樂節目也要「提一提」;今天更上了報紙頭條。該書籍就是一本在港甚暢銷的書籍《Deep Web File #網絡奇談》。

報紙頭條截圖,取目恐懼鳥的facebook。

報紙頭條截圖,取目恐懼鳥的facebook。

圖片取自該書作者恐懼鳥的facebook專頁。

圖片取自該書作者恐懼鳥的facebook專頁。

重要:本文早在以上事件發生之前已構思撰寫,以下內容雖不會轉載任何書內的暴力、色情、殺人等等及進入Deep Web的內容,但仍鼓勵心智成熟的信徒認真閱讀本文和反思。本文亦不打算對該書系列作任何推廣,筆者亦同意這類書籍應加上警告字句及妥善封存後才作銷售。

筆者早在去年書展期間已經接觸《Deep Web File #網絡奇談》,及至今年5月初購入了此書的第二冊《Deep Web 2.0 File #人性奇談》。老實說,看第一冊的時候,的確受到一些衝擊,因為書中提及的內容絕不是一般人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也遠比一般人所能接受的更恐怖。

是真是假?

相信不少的讀者都會對這類書籍的內容抱有疑問,特別在於其中事例的真實性(報紙說的「小說」是不盡不實的,因為作者恐懼鳥是自Deep Web 轉載出來的)。筆者簡單回應:

  1. Deep Web是真實存在的,至少我們在新聞之中得悉的維基解密及伊斯蘭國的「網絡內容」都是來自Deep Web,亦有主流媒體坦言新聞來源就是Deep Web。
  2. 書中提及部分非常驚人的「恐怖事件」(請恕不標明),的確曾「浮上」了主流網站例如Youtube,及可被Google搜尋,警察執行相關的追捕行動亦有被主流媒體報導

當然,筆者不會因為以上兩點而無條件相信書中轉載的一切皆為真實事情,尤其兩冊書的後半部分都是一些陰謀論和都市傳說。筆者和大部分的讀者相信皆沒有能力去驗證當中事情的真偽,筆者和書的作者亦不鼓勵諸位毫無準備就上Deep Web瀏覽,剩下來就只有透過對人性的認識,去選擇是否相信那些記載是否真實。

人性可以有多黑暗?

其實暴力、色情、殺人、陰謀論、人口販賣、邪教、秘術,不需要親身經歷,我們都可以相信它們存在於社會之中。或許就是因為一般人很少會接觸得到,根本不會覺得它們很貼身,也相信現今的社會很安全(對治安相對較好的地區,例如香港)。然而,「感覺」不到不代表它們不存在、又或不可信。

書本的作者恐懼鳥在大學修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在興趣或者學習上都需要他去接觸一些犯罪個案,對人性的見解主導了他的寫作,更促使他為第二冊命名為「人性奇談」。他在《Deep Web 2.0 File #人性奇談》的序之中寫道(節錄):

……根據心理學的烏比岡湖效應(Lake Wobegon Effect),自認優秀是一個很正常的想法……

事實上,我們每個正常人的內心都認為自己是比其他人聰明,過著有道德的生活,時常站在正義的一方……

或者你們覺得,縱使外面的世界是如此邪惡和可怕,自己都過著善良道德生活,但其實不然。

筆者猜想,恐懼鳥以上所言我們不難接受。後來他所指的「其實不然」,是有佐證的。他據聯合國的報告全球每年有100萬人被販賣,被虐待和性侵的兒童亦不少;現代亦有不少「現代奴隸制度」透過剝削前線工人來提升發達地區人們的享受(亦即是我們)。因此恐懼鳥說:

所以如果根據廣泛道德標準來說,我們其實比自己想像中不道德。

我有慾望讓大家認清人性的黑暗面、讓大家質疑自己一直堅信不疑的「道德觀」。

這也是本書存在的目的。

恐懼鳥在兩本書中都重覆表示,Deep Web 本身的私密性容許了人放膽地將平常收藏在心底的邪惡表露出來。若果當中的確有恐怖活動(如ISIS)、販賣違禁品(相關事情在2015被拍成記錄片Deep Web),會否有更多駭人聽聞的邪惡或曝露人性的事,的確在Deep Web之內被分享和「欣賞」?

與基督教信仰何干?

作為基督徒,我們對人性有多少認識?自創世記三章開始,人性已經被罪嚴重地扭曲了,人不單止被死亡轄制,人生更充滿了各種暴力、各種性犯罪。1 我們對這些視而不見,可能是因為已經被各式各樣的律法主義影響,以為生活中沒有犯下大錯、大罪就覺得已經活得「合乎主意」?陷在烏比岡湖效應?更甚者以為自己是基督徒,(自然)比天下人還要更道德?

讀完兩冊恐懼鳥的著作,筆者想到以下這些。

  1. 人口販賣與宣教。有一次聽資深牧者分享他們到柬埔寨短宣的經歷,他們幾乎不花氣力就能接觸到人口販賣,因為人口販子會主動找上門,向外地人推銷他們的「貨品」。相關的就是雛妓的問題。問題是,這與不去短宣的信徒何干?其實我們一河之隔的地方,也是以人口販賣而著名。
  2. 簡樸生活與公平貿易。現代教會比較多願意參與公平貿易的運動,簡樸生活亦是一個有很長歷史的屬靈傳統,只是基督徒們會否再進一步,選擇堅持對抗社會不公、資本主義的惡和以貪婪驅動的社會制度,扶助社會基層。問題是,教會願意離開「離地中產」的意識和生活嗎?
  3. 對罪犯及情緒病患者的接待與佈道。筆者無意將罪犯和情緒病患者劃上等號,但兩者對於教會來說,可能只是一項佈道「事工」或關顧「事工」。筆者的意思是,這些關顧和牧養,只給某小群「預備」好的「有心」信徒去做。罪犯及情緒病患者,在社會已被邊緣化,教會又是否打算如此?

換轉運用教會的術語,恐懼鳥書中揭示的,就是人性最扭曲和敗壞的一面(其實舊約聖經一點都不缺少這些事例),結構性的罪(社群性的貪婪進入制度,使所有人也參與其中),人對權力的崇拜(秘術和秘密結社)並靈界的操控(異教及邪教)。只是恐懼鳥寫得太赤裸,我們身處的光景(裝扮得)太過光明罷了。

整全福音的教會實踐

按恐懼鳥所寫,已經有教會在Deep Web上開設教會及事工網站。但我們的「福音工作」又是否「傳福音」(字面意義)就足夠?又或者更準確地問,福音如何對應人性的黑暗?

筆者想到兩方面。

  1. 教會需要整全福音使命。Chris Wright 在他的The Mission of God花了很大篇幅去討論愛滋病與教會。2 他指出愛滋病不單止需要永生的確據去對抗死亡的必然性,受愛滋病影響的人更在身、心、靈之上有確實的需要(滿足這些需要更能領人歸主)。在大環境之中,病者所受的結構性壓迫(歧視和貧窮)更是教會應該去對抗的。面對變態者和受侵害者,我們還能夠傳「幸福音」、還能跟他們講「成功神學」嗎?
  2. 消除自義心態。或許我們每一個都難免因為已經接受福音,而感覺我們持守了較高的道德要求和有較普遍為高的道德水平。但這是錯誤的。在信仰角度,義人一個也沒有,特別當我們認真檢視內在生命的黑暗,我們只是慣了隱藏、不容許罪性曝光。至少信徒在神面前要坦白認清罪惡,才能保持謙卑、消除自義。

恐懼鳥記載不止一個事例是有「正義之士」對「不義之士」實行以暴易暴,他回應寫道:但要謹記一旦選擇了,便決定了你是甚麼人。接受了福音的我們,我們的行動就表明了我們所信的是甚麼、被改變成怎樣的人。筆者相信,在社會諸般的亂象之中,這是教會信仰實踐之時重要的提醒。

究竟人性是否如大多數人所說般黑白分明?抑或單純善惡對錯觀念根本不足以描繪人性?

最終答案還是交給你們自己來決定。

- 《Deep Web 2.0 File #人性奇談》後記

  1. 創世記、詩歌智慧書正正描述了這種狀況。 ”The realities that sterm from Genesis 3 are the stark background for the wrestlings of Job and Ecclesiastes: satanic malice, suffering, frustration, meaningless toil, unpredictable consequences, uncertain futures, the twistedness of life and the final mockery of death.” Christopher J. H. Wright, The Mission of God: Unlocking the Bible’s Grand Narrative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6), 447.
  2. 見此書頁433-41。

對於人性可以有多黑暗?有1個回應

  1. […] 有關可以辯論的內容,關傳道的文章已詳談過,所以我在本文是想討論我自己在兩個不同群體中所見到的現象。因為我本身是本書作者的fans,所以見到他的書籍如此被批評,我便立刻為他解釋和澄清。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