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老婆更好:美國學亞洲,亞洲學美國

余創豪 Chong Ho Yu (Alex)
chonghoyu@gmail.com

葉公好龍與翻轉教育

近年來美國有一個向亞洲學習教育方法的潮流,例如【紐約時報】記者托馬斯‧弗里德曼曾經到中國考察上海的學校和老師,最近我也先後來到了台灣和香港取經,有趣的是,一些台灣人和香港人卻主張向美國學習。

最近,台灣的十二年國民教育改革方案受到很多人批評,許多批評者呼籲教育部長蔣偉寧引咎辭職,最後他真的辭職,但不是因為十二年國教,而是因為他與一位教授合著的五篇論文件被揭發造假。十二年國教受到爭議的其中一個要點,是一些在會考中得到五科A++的學生,竟然無法獲派到自己填報的志願中學,原因是他們在競賽成績、身體適能、獎勵紀錄、幹部任期、社團參與、服務學習等方面得分較低。如你所料,有些台灣人因此大發雷霆,他們對我說馬英九是腦殘的。我瞼帶尷尬之色,並告訴他們:「這個模式是從美國搬過來的!美國人不只是看考試成績,他們希望學生全面發展,而不是死讀書,所以社區服務、體育活動等也計算在入學條件之內。你不要怪馬英九,怪奧巴馬吧!」台灣許多教師和家長都向我抱怨說,台灣社會過分強調考試成績,但是,當政府試圖採取美國模式而不再以考試為中心時,人們又認為這是有問題,這豈非葉公好龍?

林百里是知名的台灣企業家,他在香港吊頸嶺(現名調景嶺)長大,他是台灣廣達集團的創辦人、總裁,香港晶門科技的非執行主席。鑑於台灣教育的混亂情況,他認為學校不是工廠,教育家不應該把學習標準化,將同樣的一套用在每一個學生身上,為了將教育個性化,林百里建議學習美國的「翻轉教育」。當我聽到「學習美國」這句話時,我差點暈了過去,幸好在聽到這消息前我已經預先服用了降血壓丸。翻轉教育是一種扭轉在傳統上以講課為主的新穎學習形式,根據此方法,學生在來到教室之前必須先要預覽內容,在課堂上教師不再花太多時間講課,她只是提供更多的個性化指導和跟學生互動。這個想法聽起來很不錯,但先決條件是學生在上課前做好充分準備。然而,根據我的經驗,多數學生都不想在課堂外付出額外努力,他們只希望老師解釋一切內容,給予他們一個好成績。

一些台灣人問我:「你為什麼來台灣向我們學習?」我反問他們:「台灣為什麼要採用美國模式呢?」這現象正是典型的「人家老婆更好」。

數理人文

有趣的是,香港著名數學家丘成桐亦讚揚美國的教育模式,丘教授生於汕頭,長於香港,他曾獲得數學界最高榮譽菲爾茲獎和沃爾夫數學獎。去年丘教授在台灣創辦了一本名為【數理人文】的新雜誌,從而試圖促進數學、科學、人文研究的整合。在最近香港書展的一次演講中,丘教授解釋了自己的理念, 他說,清朝的中國學人著重乾嘉考據訓詁,這種方法令人膠著於繁瑣的細節,因而阻礙了創新的想法。華人社會缺乏偉大的數學家和科學家,是因為我們缺乏了人文修養,要成為一個偉大的學者,這個人必須有豐富的感情。他告訴聽眾自己有兩個兒子在美國讀書,他的兒子精通美國歷史,對美國有深厚的感情。丘成桐是美國哈佛大學教授,他說,在二零零六年哈佛大學再次強調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的重要性,在美國博雅教育模式裡面,學生不會過早進入專業(選擇一個特定而狹窄的學科),相反,他有機會接觸到不同的學科,在學習本科期間,他可以主修英文或歷史,上了研究院才改讀科學,而創新的意念可能在跨學科的整合中冒出來。

在演講後的問答環節中,我向丘教授提出這問題:「亞洲學生在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 和國際數學與科學趨勢研究(TIMSS)中的成績都在前十名之內,但美國學生的排名卻非常低。在美國的數學、科學、工程研究院課程裡面,外國人佔了所有研究生很大比例,看來,美國模式並不能成功地培育自己的學生追求數學和科學,請問丘教授有什麼看法呢?」

丘教授不同意,他認為大眾媒體描繪了一個充滿誤導性的圖畫,美國人不太關注考試成績,但很多時候美國的本科學生都能夠寫出達到專業期刊標準的研究論文,而中國學生卻不能,最優秀的學生仍然是美國人。但根據我的經驗,美國人其實也很重視考試成績, 無論其表現如何,許多美國學生都希望得到甲等,如果我給予乙等,他們便會很不高興。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美國人希望學習亞洲的教育模式,但在同一時間亞洲人也希望學習美國的模式。到底哪種模式更好呢?哪一方是正確的呢?也許雙方都是正確的,因為兩個模式各有利弊。

在日記中反駁相對論

我同意考試成績不應該是教育的終極目標,我也贊同學生應該接受通才教育,使他們能夠跳出特定學科中固有的框框,我亦贊成鼓勵學生探索,但這一切應該建立在堅實的知識基礎上。讓我用香港神學家溫偉耀的一段往事作為例子吧,溫偉耀在年輕時曾經質疑相對論是否正確,於是他在日記中寫下了對愛因斯坦的許多批評,並且將其論據交給一位熟悉物理學的朋友過目。他的朋友說出了一系列書名,並且問溫偉耀有否讀過那些書,溫偉耀回答沒有,跟著他的朋友勸他要認真地學習物理學。後來溫偉耀獲得了一個物理學的學位,他意識到以前自己對愛因斯坦的反駁是非常無知的,而且他慶幸自己只是在日記上面寫下了這些論點,並沒有公開發布它。我想你已經猜到我想說什麼,具有批判性思維是好事,但了解基本知識是至關重要的。

猶太人的律法主義

最近台灣【遠見雜誌】有一個關於以色列教育的特輯,該雜誌稱讚以色列的父母不關注自己的孩子的考試成績,相反,他們在乎兒女能否提出好的問題,能否獨立思考。這聽起來好像是很不錯的點子,但該雜誌忽略了宗教文化的元素,自古以來猶太父母培養孩子背誦聖經,猶太拉比痴迷於宗教的細節,除了律法書(Torah),猶太拉比還醉心研究【塔木德法典】(Talmud),整個猶太法典有六十三部份,若打印出來會超過六千二百頁,猶太法典包含了各種主題,例如倫理、哲學、風俗、歷史、傳說和許多其他議題的教導,還包含了成千上萬拉比對律法的詮釋。在基督教會中,大部份對猶太人「律法主義」的評價都十分負面,一些人認為這種拘泥於註解和跟隨前人的態度,有如中國人的訓詁注疏。【遠見雜誌】提到,自1948年以色列建國以來,總共有十二位以色列人贏得諾貝爾獎。但在1901和2013年之間,其實百分之二十二的諾貝爾獎得主都是猶太人。有學者推測,這是因為猶太宗教文化強調注意繁瑣細節。說穿了,猶太人不但有批判性思考,而且亦願意下苦功打好知識基礎。

我認為沒有必要在亞洲模式和美國模式之間取捨,何不在中小學以亞洲模式練好基本功,在大學和研究院則採用美國的博雅教育和翻轉教育?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