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論宗教族群衝突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美國製造世界動亂?

不久之前,一位朋友寄給我一篇文章,並且邀請我對這文章的觀點作出評論,這篇文章的大意是:美國在蘇聯入侵阿富汗期間製造(create)了蓋達組織,後來又在敘利亞製造了一場內戰,簡單地說,美國是整個世界動亂的幕後黑手。由冷戰時代至後冷戰時代,這種將萬惡都歸咎於美國和西方的論述歷久不衰,我曾經在其他文章討論過蓋達組織反西方的根本原因,與及美國在伊斯蘭國興起的責任,在此我不再冗述,在下面我只是簡單地回應對美國製造蓋達組織的指控。

首先,那位作者沒有清楚地定義什麼是「製造」,製造含有起源的意思:若沒有此因,就沒有彼果。不過,縱使美國沒有介入阿富汗,蓋達組織領導人賓拉登會放棄成立反抗蘇聯的民兵集團嗎?那位作者忽視了宗教在衝突中的巨大重用,在下面我將會詳細地討論這一點。也許,那位作者所說的製造是,蓋達組織在美國的支持下壯大起來,不過,這種批評是一個典型的「事後諸葛」(Hindsight 20/20)或「歷史學家的謬誤」(Historian fallacy):有些歷史學家以自己對過往事件的知識分析歷史,他們假設過去的決策者從相同於自己的角度來看待當時的事件。其實,當蘇聯入侵阿富汗時,美國聯合任何反蘇力量來阻止蘇聯的侵略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我們不能譴責過去的決策者無法預見恐怖主義的興起。以二戰和冷戰為例,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向蘇聯提供軍事援助,從而聯手打擊納粹德國。二戰結束後,蘇聯將勢力擴張到東歐和東亞,甚至全世界,難道我們可以說美國「製造」了冷戰,或者說蘇聯入侵阿富汗是美國人的錯?

美國、日本、越南:利益掛帥

反西方的典型論述是:美國和她的西方盟友為了保護自己的霸權,為了保障自己的政治和經濟利益,於是不理他人的死活,結果在全世界製造出無窮的仇恨。我的答案可能會令你感到很不舒服:如果世界上所有人、所有政府、所有國家做任何事都只是為了自身的實際利益,那麼這個世界的仇恨可能會大大減少!

舉例說,二次大戰之後日本放棄了軍國主義,日本人轉而致力發展高科技產業,一度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若果純粹以政治和經濟利益來衡量,軍事侵略是蝕本生意,那又何必重操故業呢?1945年8月,美國向日本投下了兩枚原子彈,殺死了大約20萬日本平民,有趣的是,如今一般日本人不但沒有反美情緒,反而對美國有種崇拜感,一項在2015年由皮優中心(Pew Center)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75%日本人信任美國人;日本政府一直以來都是美國堅定的盟友,無它,不管在歷史上有什麼深仇大恨,現在跟美國友好會得到最大的效益。

再以越南為例,在美國介入越南戰爭期間,大約有110萬北越軍民死亡,但皮優中心的調查顯示:76至78%越南人對美國人抱有好感;許多越南學生喜歡到美國留學,截至2012年,越南學生是在美留學的第八大國際學生群體。幾十年前跟「美國帝國主義」勢不兩立的越南,為什麼在短短幾十年間會作出180度轉變呢?無它,和美國維持良好關係會得到經濟和政治上的利益,2007年美國國會通過了和越南建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這是有利於越南貨品出口到美國,而近年來因為南海爭議,越南意識到需要向美國靠近。

科索沃戰爭在上週發生?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保障自己利益是十分理性的做法,但很多時候,人類的鬥爭卻有點非理性的元素。根據政治學家喬納森‧福克斯(Jonathan Fox)的研究,直到1980年以前,宗教性質和非宗教性質的民族衝突幾乎一樣多,但從1980年起,因為宗教問題造成的族群暴力衝突日益加劇。冷戰結束後,多數民族矛盾涉及宗教問題,當一個民族的宗教信仰受到另一個群體的威脅,或者人們相信自己的信仰合理化暴力時,宗教可能會引起種族衝突,有時候,政治和經濟上的矛盾演變成難以化解的宗教對立。

舉例說,1980年代南斯拉夫解體之後,巴爾幹半島變成了人間地獄,各個信仰不同宗教的族群拼過你死我活。一些反美、反西方的八股言論是:美國「製造」了南斯拉夫的內戰,美國和北約打著人道主義救援的旗號,干預波斯尼亞和科索沃,目的是和俄羅斯爭奪霸權。

恕我不客氣地說,那些批評者沒有留意到整個歷史脈絡。在1990年代巴爾幹半島戰爭期間,塞爾維亞人對穆斯林作出民族大清洗,並且輪姦穆斯林女性,因為他們要報復1389年科索沃之戰時穆斯林對塞爾維亞基督徒犯下的戰爭罪行,由第七世紀開始,伊斯蘭勢力自阿拉伯半島向外擴張,十四世紀時信奉伊斯蘭的鄂圖曼土耳其揮軍東歐,1389年6月15日,土耳其軍在科索沃之戰中打敗了塞爾維亞人,被俘虜的塞爾維亞男性被屠殺,女性則遭到強姦。戰後,塞爾維亞人將6月15日定為「聖維特日」,這一天是塞爾維亞人身份認同的重要標記,1876年6月15日塞爾維亞向鄂圖曼帝國宣戰,1989年是科索沃之戰的600週年,在「聖維特日」塞爾維亞總統米洛舍維奇在科索沃戰場上發表講話,煽動出其後的民族大清洗。加拿大哲學家特魯迪‧戈維爾(Trudy Govier)在評論1990年代巴爾幹戰爭時以諷刺的口吻指出,在塞爾維亞人眼中,科索沃戰爭好像是上週發生的慘劇一般。

印度的反殖民主義

911事件之後,許多評論者都將恐怖主義和當今地球各個角落的不同衝突歸咎於美國霸權主義、歐洲殖民主義、帝國主義,有人認為,印度的印度教徒和巴基斯坦的回教徒勢成水火,是昔年英國殖民主義者的分化政策一手造成的。

其實,英國並不是印度最早的殖民者,蒙古鐵木兒帝國的後代巴伯爾(Babur)於1526年入主印度,在十六和十七世紀,巴伯爾建立的莫臥兒帝國(Moghul Empire)統治現今大部分印度和巴基斯坦,世界七大奇景之一的泰姬陵就是在莫臥兒帝國時期興建的,莫臥兒帝國以伊斯蘭為國教,因而排斥印度教,十七世紀的莫臥兒君主奧朗則布(Aurangzeb)自稱是「宇宙的征服者」,他堅持保守的伊斯蘭法律(Sharia law),禁止音樂和視覺藝術,並且打壓其他宗教,在他統治期間許多印度教廟宇被破壞,非伊斯蘭教的學校被關閉。

印度人一大部分身份認同是建基於反殖民主義,但這種反殖民主義的精神並不是始於反英國,而是反莫臥兒帝國。有趣的是,美籍印度裔作家蘇沙(Dinesh D’Souza)指出:一般印度人對英國人並不反感,反之,他們感謝英國人建設印度,將西方文明介紹進來。印度脫離英國獨立之後,信奉本土宗教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無法和平共處,因而分裂成印度和巴基斯坦兩個國家,印度和巴基斯坦一直為了克什米爾而相持不下,雙方已經在克什米爾打了三場戰爭(1947年、1965年、1999年)。

宗教會令好人做壞事

世界上的衝突熱點當然並不只是巴爾幹半島和克什米爾,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是另一場難分難解的鬥爭,曾經有一位朋友對我說:「他們已經打了幾十年,為什麼還要打下去?倒不如坐下來談判怎樣分配土地,你一塊,我一塊,跟著協定河水不犯井水,這豈不是皆大歡喜嗎?」如果當中牽涉的問題純粹是政治和經濟利益,我朋友所說是最明智的做法,可是,當任何衝突牽涉到宗教和身份認同時,往往當事人情願同歸於盡也不會讓步。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史蒂文‧溫伯格(Steven Weinberg)是無神論者,他說:「無論有沒有宗教信仰,善良的人會做好事,邪惡的人會做壞事,但宗教會令好人做壞事。」有宗教信仰的人會堅持絕對真理,在維護絕對真理的大前提底下,實際利益相對地變成不重要,世俗的道德觀亦可以放在一邊,摧毀歷史文物、綁架、大屠殺、輪姦、恐怖襲擊……都可以合理化,甚至美化。

各家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有些讀者可能會覺得我偏袒美國,現在我要對美國作出批評,很多時候,美國人介入世界事務的結果是越幫越忙,筆者認為,一大部份原因是美國人以協調政治和經濟利益的手法,去處理帶有宗教元素的國際問題。小布殊樂觀地以為,只要為伊拉克帶來民主,就可以消滅了恐怖主義的溫床,小布殊和支持發動伊拉克戰爭的幕僚完全不理解,伊斯蘭的遜尼派和什葉派已經積聚了千多年的宗教仇恨,這並不是一兩次選舉就可以解決的。其實,大部份美國人的國際視野都十分狹窄,而且想法天真,故此,筆者十分懷疑美國人擔任世界警察的能力,中國諺語有云:「各家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有時候這兩句話是有點道理的。

最後,筆者想強調,我並不是針對伊斯蘭,在上面提出的例子裡面,衝突各方包括了基督徒、印度教徒、回教徒,曾幾何時,在北愛爾蘭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互相仇殺,斯里蘭卡的佛教徒和印度教徒亦䧟入了漫長的內戰。無神論者溫伯格對宗教的批評是一個很好的提醒:「宗教會令好人做壞事。」

2017.11.12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