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五見恐怖牧養

happy-face-and-sad-faces_1205-353

剛睇到「為下一代建構一個更好的教會」,當中有關事工上做死弟兄姊妹的內容,深感贊同,筆者認為「做死」是因為「牧養」上出現問題,牧養者唔應該只懂推動弟兄姊妹去事奉,也應適時鼓勵其拒絶和協助分析利弊。始終在教會內服侍的機會何其多,「做到死」是常見的教會文化,我稱這種牧養為「恐怖牧養」。其實牧養本身應是美善的,但為何會變成恐怖?不少教內高層用牧養作為名號,但卻反其道而行,比「無牧養」更可悲和恐怖。我曾親歷其境,也安慰過不少因此而受傷的領袖,在此想分享一些個人所見所聞。

假委身文化

我曾看見多名服侍者本已在教會事奉得馬不停蹄,但教內高層還是鼓勵他們繼續委身去做其他新崗位,本來牧養應是按你的「羊」的情況而建議「去」或「不去」,可惜事實是,無論如何,只要你未耗盡,教內高層都會叫你「做」。

假關係文化

教內高層搵你做領袖時就好聲好氣,同你做好朋友,讓你突然由陌生中感到豐富的愛。但當你離開此崗位時,就人面全非,唔想理你,見到面都唔太想同你打招呼,你之後生命如何都唔關佢事,因為你已經唔再係跟佢,又無幫佢手。簡單黎講,你都唔係自己人。

假上推文化

上面那班服侍者做死左,咁就會自動流失。當然教內高層要搵班人頂替,但又無做培訓,原來先知無人接班,咁就唯有搵幾個雖然無培訓過,不過「唔識拒絕」又好似幾醒既人上去做。最恐怖是推左你上去之後就唔會點教你,等你「自己學點做」。宗旨是「做唔死你」就無問題。

真空心文化

跟住這班教內高層就唯有「自己諗點做」,間中他們都會理下你既,醒你兩句,一個月見到一次已皇恩浩盪。牧養門訓本應好像耶穌讓門徒常與自己同在,可能是我誤會了。講返空心文化,上左位去做時由於生命無承載力,裡面無建立聖經的基礎,又無培訓,那事工質素必然開始下降,最後事奉者頂不住,跌了下來,支離破碎,點救?又搵過第二班?好恐怖呀。

真山頭文化

簡單講就係無尊重無交代,牧區之間的事沒任何溝通。就算跨區要人都唔會同領袖講,領袖連組員跨區浸禮和參與服侍都是到差不多那日才知,咁真係「任我行」。這種領袖文化擴展開去,結果只會得個「亂」字。牧者不能保護羊,因為去左邊事奉唔知。牧者也沒有「牧養」,因為一個月先見一次,每次半小時。恐怖牧養是也。

我真心希望牧養就真係會做返基本牧養,不要「無養」或「恐怖牧養」,講真寧願你唔做好過「恐怖牧養」,仲害得人多,受傷的就是真心想跟隨耶穌的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