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五年前撼親個頭入咗醫院,呢排先醒返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9-07-26

44266c

如果我五年前五年前撼親個頭入咗醫院,呢排先醒返,再行返入間教會入面,我諗我可以完全接得返D野無違和感,因為大家仲討論緊政教分離,非暴力抗爭,大家唔好撕裂要合一之類。

我一直知教會內部的時空,比外界慢八到十年左右,例如facebook到今時今日,得返我地呢班中坑玩,年青人走晒去IG,好多教會牧師仍然係Facebook不活躍,「得閑唔好上咁多網」。

係雨傘運動期間,教會內的確出現過一種呼聲,問「教會係邊到」,即係當時大家對教會仲有丁點期望,認為教會可以為香港紛亂的政治情況,提供一點洞見,一點方向,因為大家安逸已久,從未面對過咁大政治衝擊。大家有無為意,今次反送中抗爭之中,已經無晒呢種聲音。因為大家呢幾年明白到,教會比唔到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

係雨傘運動之後,教會的確有過一波討論,但黎黎去去糾纏係「暴力/非暴力」、「政教分離原則」,而傾完十世個結論走不出「要與人同行」、「多運用同理心聆聽」、「合一」,開咗唔知幾多個祈禱會同培靈會。教會入面一批較有想法同行動力的年青人,一早厭倦晒呢D三幅被,好多人呢幾年身體力行咁去嘗試過,到最後終於醒覺明白,教會係唔會變,堂會的存在同設計,令到佢地本質上係一種建制,所以唔駛妄想可以用一個建制去推反另一個建制。

呢班人走出去搵答案,有D人離開教會後開始接觸唔同的政治理念同抗爭手法,有D人索性加入政黨。但有個共通點,佢地多數人無放棄信仰,只係再接受唔到教會果種信仰實踐。經過幾年的摸索同實踐,佢地大多數建立到一套新的價值觀同實踐,並且無咁易被人動搖到。到今次時機到,佢地就實踐出黎,一日上前線勝過十年返教會,唔係假話。

至於仲留係教會聽講座的人,相信佢地都唔會點變,教會本來就係一個遮風檔雨嘅超穩定結構,如果你唔係主動走出去,外界言論同想法好難走入黎影響到人,所有野比人漂白審查到人畜無害。我見今時今日仲有人搞講座討論政教分離,仲呼籲緊人要非暴力抗爭否則我地就輸。

教會同個社會究竟差幾遠,當我呢兩日見到有人仲糾纏緊點解教會要讉責某D暴力,而唔讉責另一D暴力時,我轉頭上連登睇,已經有個post討論緊,假如香港人真係抗爭成功,應該點樣成立臨時政府。係呀,我地諗住贏架,乜你無準備架。

政治一日都嫌長,仲反芻五年前D野出黎餵比信徒食,會唔會有D唔好意思。所以我早幾年不斷呼籲班教牧,如果想接地氣認識年青人,要晚晚花時間上高登(以及後來分裂出黎的連登),但相信當時好多人認為我係痴線。

寫到尾,鬧足咁耐,我又係有責任講返少少出路比教會以及一眾教牧/神學人。

其實現階段我覺得教會乜都唔做,無乜大動作,唔拖抗爭者後腿,已經好大幫忙。

流水抗爭已經成型,水無常態,今日抗爭者演化的速度係一日千里,連我呢種政治宅都跟唔到,教會真係可以慳返D力水。切忌大動作,諗住搞套抗爭論述出黎帶領基督徒,大家過去花咗五年都搞唔到,難道叫人等多你五年咩。

做返教會擅長做的事,例如心靈輔導、開放地方等等,尤其近日已經有一單因同屋企人政見唔同比人趕出街而輕生,教會同相關機構有無臨時住宿可以提供到比抗爭者,我相信總有辦法。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