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前在外太空的平安夜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在美國,每逢到了聖誕佳節,某些敏感話題便會再度被掀起,例如政教分離。美國公民自由聯盟和其他無神論組織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指控基督教的機會,若果有公共機構作出任何疑似宗教性的活動,他們都會本著政教分離的原則而提出控訴,這一年這個戰線甚至延伸到外太空。

今年的平安夜是美國太空船阿波羅8號進入月球軌道50週年紀念日,1968年12月24日,當阿波羅8號在月球軌道上運行時,比爾‧安德斯(Bill Anders)、吉姆‧洛弗爾(Jim Lovell)、弗蘭克‧博爾曼(Frank Borman)等三位宇航員輪流朗讀【創世紀】中的前十節經文:「 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神說:『要有光。』 就有了光……。」

在今年12月24日,美國著名作家無神論者希文‧美查(Hemant Mehta)撰寫了一篇文章,批評那三位宇航員的做法是錯誤的。美查指出:1969年美國無神論協會主席默里‧奧海爾(Madalyn Murray O’Hair)入稟法院,控告太空總署容讓宇航員在太空船公開地閱讀聖經,是違反了政教分離的憲法精神,但法院駁回了她的起訴,部分原因是法院認為這次太空探險並不是為了宣傳宗教,朗讀【創世紀】只是一段小插曲。

美查重提舊事,他認為無論這是否違法,美國政府的選擇是錯誤的,因為登月是一項偉大的人類成就,這壯舉並不屬於某個宗教,即使宇航員本身有信仰,他們不應該向全世界廣播自己宗教的禱文。太空總署應該選擇具有普世意義的東西,朗讀聖經只會製造分化。

筆者並不是法律專家,但以我所知,當美利堅開國元勳提出政教分離的時候,他們的理念是不想建立國教,從而避免重覆歐洲宗教戰爭的悲劇,但他們沒有意思要將宗教從公共空間中趕盡殺絕。

至於說太空總署的登月計劃是全人類的成就,故此太空總署應該廣播具有普遍性的朗誦,我恐怕這是美查一廂情願的說法。太空總署從來沒有說過登月計劃是為了全人類,太空競賽是美蘇冷戰其中一個戰場,美國人希望首先登月,除了是探求科學真理之外,亦懷有政治目的。在美蘇冷戰期間,美國人刻意標榜自己是基督教國家,而前蘇聯則是無神論政權。1954年,艾森豪總統認為,美國的力量不在於其軍事,而在於其精神和崇高的目標,他引用林肯的名言 「在上帝之下」(Under God),來定義美國的獨特性,1954年6月14日,「在上帝之下」這一句話被納入效忠誓言(Pledge of Allegiance)。1956年,艾森豪總統再接再厲,他簽署了一項法律,正式宣布「我們信靠上帝」(In God we trust)是美國的正式座右銘,從那時起,「我們信靠上帝」必須放在美國貨幣上。

1961年前蘇聯太空人加加林成為第一位進入外太空的人類,赫魯曉夫在中央委員會的一次全體會議上說:「加加林飛入太空,並沒有看到上帝。」1968年美國宇航員在阿波羅8號朗讀聖經,這是間接地和前蘇聯打對台,即使並非所有美國人都是基督徒,此舉振奮了美國民心。將這件事放入歷史脈絡中去理解,這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我相信若果同樣事情出現在其他國家和文化裏面,這仍然是合情合理的,如果首先登上太空的是日本人,他們可能會朗讀神道教或者佛教的經典;假設登月先鋒是印度人,我們聽到的太空廣播可能是婆羅門教經文。若果第一個登陸月球的是香港人,他可能會播放許冠傑的「我去月球賣牛腩飯」。

敢問美查一句:如果在外太空廣播聖經是錯誤的做法,那麼宣讀什麼才是正確呢?可能他會說:「應該廣播具有普遍性、可以代表全人類的東西。」一位也是反對朗讀聖經的網友提議播放美國歌星法蘭仙納杜拉(Under God)的名曲【把我帶到月球】(Fly me to the moon),不過,法蘭仙納杜拉是美國人,這豈不是大美國主義嗎?美查可能會說:「應該廣播沒有宗教意味的東西。」這很簡單,美查可以移民到一個由無神論政府統治的國家,參加他們的航天局,然後在太空中朗讀馬克思、羅素、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作品,有本事的話,你喜歡廣播什麼都可以。

12.27.2018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