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下,與不安混亂共處

原刊於CGST Magazine,2019年12月20日

早幾年,剛從蘇丹回港不久,我買了一件背後寫著「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T-shirt。買它的原因,並非因為支持某黨某派,而是這句話觸動了心底的強烈共鳴:堅持為愛與公義抗爭,是每個生於亂世的人的責任。

理解混亂

人承載混亂的能力,其實是可以提升,這並非源於無奈接受混亂成為慣常,而是來自對己、對人、對上主,以及對混亂本身,不斷增添了認識,而能夠較為平和地與混亂共舞。

簡言之,「混亂」就是指事情或處境異於慣常或理想中的秩序。人不喜歡混亂,實屬正常。混亂之中,潛藏著不可測的事,令人不安。若以為混亂終止便可驅走不安,實在是個不幸的誤會。不安,其實並非來自混亂,而是出於恐懼。與混亂共處,首要是知道你恐懼些甚麼,再積極一點就是接納它並主動進入其中,繼續踐行使命。不過,就算多麼不愛亂,人生每次轉折(transition)之時,都必定發生。小朋友上幼稚園,可能是人生中第一次的「亂」,生活像是「失序了」,於是新學年的幼稚園校門,總會堆滿呼天搶地哭喊的小朋友!數星期後,當他們經驗了新秩序的美好,亂不復存在,哀哭變成了歡笑。

由此可見,「亂」意味從舊秩序進入新秩序裡,亂是成長的必需品。惟懷著勇敢和盼望與混亂共舞,拒絕被恐懼牽著走,可為我們的人生和社會帶來極不一樣的動力與結果。

誠然,剛才的例子比作亂世,無疑過度簡化亂世的複雜性,但旨在指出「亂世」有它的使命,就是要把社會帶進新階段。一切美善皆從上主而來,新階段是好是壞,在乎人究竟把善還是惡灌注其中。甘地及他的跟從者把善注入亂世之中,為印度帶來解放;而希特拉和他的黨羽注入了惡,就把社會推入災禍裡。亂,也是操練信徒靈性的必需品,教我們更進深、更切實地經歷上主,與處境互動,不用再依靠外在環境;而內裡的平安(inner peace)越大,承載混亂並與處境互動的能力亦會相應提高。

迎接混亂

然而,不少華人信徒受到中國文化信仰中的神觀影響,傾向屬靈宿命論,即不作預備就是信心的表現。其實,在亂世之中,有危亦有機,要化危為機需作準備。我們可以循下列四方面思考如何準備進入混亂:

1. 身分・視點・社會責任

亂世中的危機之一,就是當權者或處境中的事件,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信徒的「偶像」,即施政者的一句說話、一個動作或處境中的一件事,大大牽動著我們,生活隨之起跌。如要警醒地回應亂世,我們需要有錨(anchor)。Sr. Mary Ann Scofield 在〈上主和先知的朋友〉1 這篇文章中指出,信徒要成為上主的朋友,被祂更新,並負起回轉後的社會責任。處身亂世,要讓主的友誼成為我們的錨,不斷被這份友誼洗滌,以至不僅看見衪,更能以祂的視點觀看世界。2016 年,耶穌會士馬爾谷‧ 盧力神父為慈悲禧年設計的徽號,十分有意思(見右圖)。

這徽號「表達出善牧基督如何驚人地碰觸到人類的血肉,且以何等猛力的愛,去改變人的生命。⋯⋯充滿慈悲的善牧,將人背在肩上,祂的眼光與人的眼光結合為一,基督以亞當的眼目為眼目,而亞當也以基督的眼目為眼目⋯⋯。」2 當人能以基督慈悲的眼目為眼目,便會在亂世中看到祂是何等迫切地渴望拯救每一個罪人,包括自己、受壓迫者及掌權者,因每一個都是祂的創造,每一個生命都是從祂而來。

即或在亂世裡,我們仍要看見上主的標記,包括美善的生命力與上主審判的愛。新聞經常報導壞消息,但其實好消息亦有不少。我們要知道,上主的世界比新聞報導的廣大且深邃得多。

例如,不少人認為2014 年雨傘運動失敗了,卻原來有許多人公民覺醒,年輕人不只單顧自己的事,更見關心社會;又如今次反修例社會運動中,我們豈不也親耳聽過或親身經歷了不少展現美善與人性光輝的事跡嗎?這全是上主愛的標記!當上主的愛成為了我們的錨,當我們為祂的恩慈憐憫所觸碰,不斷回轉,不僅領我們更貼近上主,更會隨著祂的大愛而不由自主地進入亂世之中,肩負起社會責任,與受壓迫者同行,成為時代的先知。

2. 與社群連結

由主的朋友變成為主的先知,這轉變使我們成為不再一樣的群體。上主要拯救的不是一堆散裂的個體(individuals),而是一個社群。因上主的公義是關乎祂與一切受造物的關係,並非單單是個體。3

亂世裡,我們需要一個由真理導向、以主為目標,擁有共同方向、並肩作戰的社群(community)挽手同行。此舉不是為了方便圍爐取煖,而是要彼此提醒,學習擁抱上主創造的多元。

社群中的成員一方面需要謙卑,不斷回轉;另一方面亦要具備對質的智慧與勇氣,才不致跌入惡者那「唯我獨尊」的圈套中,並得以在多元與共融中,展現基督的特質,在社會上散發吸引力和影響力,跟世界對照,作鹽作光。

3. 同在場中

聽過不少肢體說:「我知自己不適合在前方服侍,還是留在後方支持你就好!你代表我們上前線去吧!」。然而,亂世之中,根本沒有前、後方之分,也沒有在場不在場之別。事實上,每一個人的定位,就是他/她的前方,每個位置也有其獨特的挑戰,不管是衝衝子、是和理非、是警隊抑或是不同專業界別的信徒,大家各有前線與挑戰,同在場中,即或是一位主婦,在混亂中讓家人得以「正常過活」本身,也可以是前方的一種。

4. 看準焦點、認定使命

為危機作好準備既是人之常情,更是應有之責,但我們必須認清任何解決方法與行動,最終所為何事。

馬太福音廿五章1~13 記載的十個童女比喻,正正提醒我們首要認清使命,才不會錯放焦點,以致恨錯難返。聰明的童女深明使命的核心是陪伴新郎,「同他進去坐席」,為此早已預計新郎遲到所需用的油量,寸步不離,一直守候。反觀愚蠢的童女卻犯上了雙重錯誤。首先,錯在沒有做好應有的預備,備妥足夠的油量。其實,若純粹為了照明,即使燈滅,仍會有另外五位童女的燈火補足,更何況村中有人結婚是件大事,必定有許多人守候,燈火處處,就算沒有了她們的燈,相信亦絕無問題。奈何她們所犯的第二重錯誤更為根本和致命,由於她們誤以為自己的使命核心是為新郎照明,使命搞不清,焦點錯放了,結果就在關鍵時刻離開崗位,導致真正使命落空。
亂世正是滿布變數的混沌狀態,我們無法避開混亂,更不可能找到一條萬全的應變之策。然而,要是我們在亂世中,能夠為自己的身分定位,以主為焦點,認定等候上主並與祂同在的終極使命,與一個敢於對質的社群同行,混亂就可化為成長的元素。


葉美𡣖
實踐科助理教授
香港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會員

我是神的女兒,蒙罪得赦免之恩、蒙至死不渝之愛的福,在歷練中經驗真理中的自由,一生學習在相信中渡過既平凡又充滿驚喜的人生。


  1. Mary Ann Scofield. “Friends of God and Prophets: Transformation for Justice” In Sacred is the Call. ed. Suzanne M. Buckley (New York: Crossroad Publishing, 2005), p. 199-210.
  2. 9 Nov. 2019 Retrieved from http://www.stmichaelsmandarin.org/2016/03/year-of-mercy-prayer-from-pope-francis.html
  3. Mary Ann Scofield, p.199-21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