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主,教導我怎樣禱告!

2019/10/27 聖靈降臨後第二十主日

(路加福音十八章1~14節)

在過去幾個月,我們都會心情沉重,對於香港的情況心裏很擔憂。作為基督徒,我們不知怎樣回應現在的情況,又或許我們的政治立場各有差異,但也總會願意為香港祈禱。

路加福音十八章1~14節記載了耶穌兩段耶穌講論有關祈禱的事。1~8節,耶穌教導門徒常常禱告。9~14節,耶穌要教導的,是「那些自以為義而藐視別人的人」。讓我們透過這兩段經文學習怎樣禱告,特別是在今天,怎樣禱告。

路十八1~8

我們或許都很熟悉這段經文,耶穌用了一個比喻教導信徒「常常禱告,不可灰心」,他說:「有一個官,不懼怕上帝,也不尊重人。有一個寡婦『常』到他面前,要他為她伸冤。這個官因怕這寡婦煩擾他,就給他伸冤,免得她『常』來糾纏。」耶穌用這比喻來教導信徒,他說:「上帝的選民晝夜呼籲他,他豈會延遲不給他們伸冤嗎?⋯⋯他很快就要給他們伸冤。」這比喻實在對信徒禱告,有很大的鼓舞。我們恆切禱告,上帝必垂聽,給我們回應。

不過,很多時候,我們都會有這經歷,禱告了很久,但好像上帝都沒有回應似的。這幾個月,我們豈沒有常常禱告嗎?但香港的情況郤沒有任何改變!我們希望暴力可以停止,無論是哪一方的暴力,我們都希望可以停止,但都沒有。我們希望政府能回應社會訴求,但除了經過幾個月才肯用「撤回」兩個字外,其餘都沒有回應。上帝是否沒有聽我們禱告呢?

我不知大家對禱告的理解如何?我們會常這樣理解,我們禱告,恆切的禱告,上帝必會回應。就算不按照我禱告而回應,也總應有點回應,告訴我,不會應承我的禱告。最低限度,也不要沉默沒有行動!

我對禱告的理解:禱告的重點不在於改變上帝,我們不是以禱告去操控上帝要去有所作為。禱告是一個宣告,宣告我們對上帝的信靠和倚賴。

在耶穌所講的比喻中,那個官是「不義的官」(十八6),但我們所相信的上帝不是「不義」的神,而是「公義」的上帝。既然他是「公義的上帝」,你要他改變甚麼呢?我們所相信的上帝是信實的上帝,他必會施行公義,問題只是在甚麼時候?所以耶穌講這「不義的官」的比喻,不在於教我們要不斷禱告,上帝便會改變,而是在於我們禱告,上帝好像沒有回應,沉默沒有行動那樣,但我們仍繼續禱告,不可灰心,因為我們所相信的上帝,是信實和公義的上帝。

在路加福音十七章,即是在記載耶穌所講有關禱告的教導前,在20~37節,講及上帝國的來臨,人不知道,也不能掌握。但在人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上帝的國已臨了。所以我們不要灰心,仍要恆切的禱告。所以當耶穌總結這禱告的教訓時,便問了這個問題:「然而,人子來的時候,能在世上找到這樣的信德嗎?」(十八8)我們不知道上帝國甚麼時候來臨,也不知它怎樣臨到,但當它臨到時,能否找到有這樣心恆切禱告的信心嗎?

所以耶穌在這裏所教導的,不是我們禱告可以改變上帝,而是上帝要看看,我們有沒有這恆切禱告的信心。

在這比喻中,我還看到第二點的教導和提醒。

禱告,除了不是用來操控上帝的行動外,也不是叫我們在禱告後,收埋雙手,一切事情留給上帝的去做。

比喻當中的那個寡婦,她「『常』到(那不義的官)那裏,說:『我有一個冤家,求你給我伸冤。』」(十八3)

「常」,表示「繼續不斷」的意思。這寡婦,如果她是敬虔的猶太人,必定會繼續不斷的向上帝祈禱。但除了向上帝祈禱外,她也「繼續不斷」的來到不義的官面前。不過,她不是來乞求,只是來表達她的訴求。

「求你給我伸冤」,原文並沒有「求」這個字或意思,原文甚至是一個命令的語式,「你給我伸冤」。這不是乞求,是清楚的訴求。

在耶穌時代,猶太人生活在羅馬高壓統治之下,「不義的官」,可以說司空見慣。此外「寡婦」更是社會中的悲情。「不義的官」,代表着有權有勢的人,「寡婦」代表着社會中受壓的人。在不公不義的社會中,除了祈禱外,自己也要無畏無懼,去作出訴求,盼望終能取得公義。

今天的社會,或許經濟都不錯,但不公不義的事也同樣存在。社會制度欠缺公正,就會形成利益集團,有權有勢的人,會成為低下階層的剝削和壓迫。這幾個月所發生的事,其實都可以說是源於社會中制度的不公,例如立法會的組成,民意代表不足,以致政府可以強推逃犯條例的修訂,因而引起幾個月的風波,至今未停。當然我也不知繼續會如何。不過,個人認為政府肯樂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了解民怨,要有真相,危機可以得到化解。可惜的是政府不願意。當然基督徒會說,我們要恆切為香港社會禱告,不過,我覺得基督徒也應積極參與,(我指的不一定是參與遊行集會),用不同但和平理性的方式(例如聯署要求,與不同的人解釋這訴求的重要等),表達這訴求。不要灰心,我們的禱告和訴求,要繼續不斷。這是我從耶穌在這段經文所學習的功課。

路十八9~14

在這段經文,耶穌正是指出「那些自以為義而藐視別人的人」的錯誤。耶穌用了「法利賽人和稅吏的禱告」的比喻來提醒這些人。

「自以為義」和「藐視別人」,可以說是孖生兄弟一樣,兩者分不開的。從耶穌講及法利賽人的禱告中,我們可以看到甚麼是「自以為義」,「藐視別人」究竟是怎樣的。

按照《和合本修訂版》的中文翻譯,禱文共有44個字(不計標點符號)。44個字中,尊稱上帝,對上帝有感恩之心的有7個字,「上帝啊,我感謝你。」。向上帝訴說自己怎樣遵照聖經教導行事的有19個字,「我每週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獻上十分之一。」與人作比較,藐視他人的有18個字,「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字數與提及自己遵守律法的字數差不多。

當然我們可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法利賽人的禱告,他實實在在是信徒的典範。好的事,他做足了;不應做的事,他沒做。可以說,他在教會中必會受人的尊敬,甚至成為長執。但為甚麼耶穌認為他是「自以為義」和「藐視別人」呢?或許「藐視別人」,我們還可以理解,因為他與人比較,覺得自己比別人好,但怎會說他「自以為義」呢?原因就如保羅在以弗所書二章8~9節所說的:「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而是上帝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

我們所做的一切,包括甚麼善行,都不是我們拿來向上帝邀功的事。法利賽人指自己沒有做過勒索、不義、姦淫等事,但這是否表示他不是個罪人呢?

很多時候,我們參與教會有一段日子的時候,我們總會覺得自己都幾好,不是罪人。我們認罪的時候,其實也不能訴說出自己犯過甚麼罪,認罪就好像習慣而已。所以我們禱告,或許我們未必像法利賽人那樣,自以為義或是藐視別人,但多只是感恩,又或是求平安求福樂,為自己需要而祈求。

稅吏的禱告很簡單:「上帝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只有12個字。稅吏的禱告不單沒有甚麼可誇耀的,更可以是值得譴責的。但耶穌反而說:「這個人(稅吏)比那個人(法利賽人)更為有義。」(十八14)。法利賽人只有自己覺得的義,稅吏有的是上帝稱他為義。

在這段經文中,耶穌教導我們怎樣禱告,禱告不是高舉自己,或是輕看別人,指控他人,而是更多檢視自己的罪。人或許的罪,就是自覺為義,只看見別人有罪,自己無罪。此外,對基督徒而言,只有做足宗教的禮儀,沒有做壞事,並不等於是無罪,聖經還教導我們要「行公義,好憐憫」(彌六8)。

今天,特別在香港,是一個很容易定別人的罪的地方。一些人會說,示威者是暴徒;另一邊廂,抗爭的人就視警察都是黑警。一面指人是曱甴,是物體,另一邊廂就指人是狗。不單做成社會的對立,在教會中也是如此。

但,如果我們不只是對別人的譴責,而對自己有更多檢視時,情況就會不同。例如作為示威者,我們多反思破壞公物是否必需的呢?作為警察,我們也可多反思,我們使用的武力是否過份的呢?又或許我們不是示威者,又不是警察,我們是中立的,但中立沒有意見,又是否對社會是一回好事呢?我們不少人生活在收成期當中,但我們只怪責遊行示威等破壞我們的收成期,這會否是一種自私的行為,忽略了社會的公義呢?

我不知如何解決今天的困境,但覺得只是譴責批評沒有大用。不如想想,我自己所做的,有沒有甚麼不應的,還有想想有甚麼是我可以去做,但沒有去做的事呢!放下不應做的,去做應該做的事,例如多關心一下今日的年青人,為甚麼他們會在今天對社會對政府有這反應呢?

總結

我想引用天主教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在最近的一封「香港家書」中所說的幾句話來結束。

他說:「祈禱不是用來改變他人,不過,我相信祈禱能改變我自己的內心,讓自己能夠面對困局,看到希望。」他又說:「當我們對自己合理的訴求不被接納時,會感到失望,但請勿絕望,因為絕望使人看不到將來,絕望使生命枯竭;我們要留心,忿忿不平常令人產生仇恨的念頭,而仇恨會蠶食人性辨別是非的能力,使人內心失去美善,衍生暴力;我深信以暴易暴,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只會招來更大的傷害。」

我引用這兩段說話,想去指出,禱告不單不是改變上帝,也不是要改變他人,而是改變自己。這就正如我在第二個禱告的經文中所講的,禱告讓我們多看見自己的不是,而加以改變。當我們看到自己都願意改變時,我們才有盼望和力量去改變別人,社會才會有改變,從暴力仇恨中解放出來,尋求美善。

今天我講道所選用的經文,是這兩星期,傳統教會所用的福音經課。我覺得很有意思,提醒我們今天要做的事,就是禱告。不過禱告不等於不做事,一方面不要只作批評指責,另一方面,積極的在生活中「行公義,好憐憫」,這是「與上帝同行」不能忽略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