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思維是隨機應變嗎?論梁燕城的曲線更新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上個月梁燕城博士在其主持的節目【文化更新】中,提出了如何去了解中國式思維,他指出:西方人的思維是繼承了希臘邏輯的直線思維,是有板有眼、有條有理的,在他們眼中,數理邏輯是永恆不變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將這種思維放在政治和行政上,便變成了有系統的法治,而西方人認為這套價值觀是真理。但中國人的思維模式卻是非線性的,中國人往往會按照實際情況而變通。

例如,對西方人來說,紅燈代表停止,綠燈代表可以前進,但中國的行人會按照路面環境而過馬路,若沒有車輛,那麼即使是紅燈,行人也會走過對面,而司機開車時亦不跟足交通燈號,不過,這套隨機應變的方法在中國是行之有效的。

梁燕城又以戰爭來作為例子,在韓戰和越戰中美軍都發現敵人十分難纏,西方的打法是正面交鋒,例如美軍會與納粹德軍打硬仗,但人民志願軍和北越軍隊會採取突襲和打遊擊,這就是非線性思維的戰略。中國政治亦跟隨這種模式,其政策時鬆時緊,令外人難以理解,這正正是非線性思維的做法。

故此,梁燕城主張,要令中國改變,並不是硬碰就可以成功的,而是要以大局著想,若你能夠尋找出一種正確地與中國交往的方式,那麼你就可以幫助中國發展,令中國更開放、更民主,這就是易經裏面在變化中尋求平衡的方法,如果只是痛罵,這是於事無補的。在今年初梁燕城在【生命快叉】中接受訪問時,以內地拆十字架事件為例,他指出:中國當局並不是鐵板一塊,而是願意聽取意見,當地方官員將拆毀十字架進行得如火如荼時,有些人向習近平反映意見,於是習近平下令暫停,但隨後拆卸恢復,再有人反映意見,習近平便下令「到此為止」。我由此而聯想到從前香港佳視電視劇【頂爺】的主題曲,當中有這兩句歌詞:「閒話一句,解難更消災。」

當梁燕城提出交通燈的例子時,我不禁大笑起來。今年七月筆者在香港公幹,剛剛那時候香港警察宣佈會嚴厲執法,票控亂過馬路或者嚴重干犯交通條例的人,最高罰款是二千港元。香港警方公布:今年首五個月共有一千三百四十名行人於交通意外中傷亡,其中二十六人死亡,有一半死者是六十五歲或以上的長者。也許老人家特別具有濃厚的中國文化精神,在過馬路時喜歡用非線性思維而作出判斷。我在香港時十分守規矩,因為我不想無端白事丟掉二千港元,可是,假若我不幸被警察票控,我相信我無法這樣為自己開脫:「阿蛇,你是運用了西方的直線思維來執法,我是採用中國的非線性思維來過馬路,你要尊重我的文化背景,你以鐵腕手段來票控我、痛罵我是於事無補的。」

其實,西方人也會以大局出發而彈性地處理個別情況,例如基督教思想家約瑟夫‧弗萊徹(Joseph Fletcher)曾提出過「情境倫理」(Situational ethics):道德行為並不是盲目地遵循規則,而是根據愛的原則,在特定情況下做出利人的事。但中國人的靈活性與情境倫理學有很大差異,情境倫理是利他的,而不是為了一己方便或者與利益去破壞規舉,然後自圓其說。

一般來說,學術界用「整全性思維」(Holistic thinking)來形容中國人的思考方式,而西方人的思想方法則名為「分析性思維」(Analytical thinking)。梁燕城說得對,不少心理學研究指出,中國人傾向於觀察整體局面,而不是看孤立事件;是著重樹林,而不是樹葉;是重視情境(field-dependent),而不是抽象原則。而西方人較著眼於個別東西的特質,跟著由其特質而推演出處理它的法則。由此而看,我們應否諒解中國人缺乏法治精神和中國政治文化裏面人治高於法治的現象呢?

值得一提的是,在亞洲之中整全性思維並不是中國人獨有的,一些心理學家在其他東亞文化裡面也發現這種現象。2001年心理學家理查德‧尼斯貝特(Richard Nisbett)和高田真彥(Takahiko Masuda)報導了這個著名的實驗:他們向日本和美國參與者展示了一段長約二十秒的水下場景視頻,之後,他們問參與者回想自己看到什麼,大多數美國人提到體形較大、行動較快、色彩鮮豔的物體,例如大魚,但日本人更多關注背景的東西,如泡沫和貝殼。在他們另一項研究中,美國和日本的參加者要拍一張照片,大多數美國人拍大特寫,從而顯示模特兒的面部特徵,但日本人則拍全身照和在相片中涵蓋環境。

2004年,尼斯貝特和其他亞洲研究人員報告了另一項類似的實驗,這次他們比較了美國人和不同的華人,包括中國大陸人、台灣人、香港人、新加坡人。他們向參與者提出了三個詞:猴子、熊貓、香蕉,然後要求他們對這三個詞分類。結果多數華人傾向於將猴子和香蕉集在一起,這表明他們重視宏觀上的關係。另一方面,美國人傾向於將猴子和熊貓放在一起,這意味著他們以微觀分析了物體的特徵,於是認為既然兩者都是動物,所以應該同屬一組。後來尼斯貝特在其他類似的研究中將實驗對象擴充到韓國人,結果得出相同結論。

簡單地說,不僅中國大陸人,其實日本人、韓國人、台灣人、香港人、星加坡人皆是以宏觀和全局來思考,亦是會因應實際情況而作出適切反應。但有趣的是,日本人、韓國人、台灣人、香港人、星加坡人相對地都有良好的法治精神,在做事方面亦是有板有眼、有條有理。

非線性思維可以說是「曲線思維」,筆者是男性,所以我也很喜歡曲線。梁燕城博士以「曲線」更新中國文化,傳揚神國福音,實在令晚生佩服!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