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世界盃對教會的啟示

今屆我最欣賞的球:克羅地亞隊長摩迪

今屆我最欣賞的球員:克羅地亞隊長摩迪

看球以來,真的從來未曾看過一對如此娛樂性豐富的世界盃決賽,法國最終以4:2擊敗克羅地亞,取得第二次的世界盃冠軍,一切塵埃落定。由於是四年一次的盛事,相信這段時間有不少傳道人會借世界盃作為講道的內容,作為球迷亦不免從俗一下,借借世界盃講教會事。

德國及西班牙兩隊傳統勁旅相繼失利,德國更加分組賽被淘汰出局,兩隊強調控傳的球隊均出現同一問題:為保持控球權,寧願放棄相對冒險的進攻機會。所以經常見到一個情況,球隊明明已經將球傳到禁區邊的危險位置,可以傳中或突破之際,突然回傳到中後場的球員,繼續互相傳球。西班牙對俄羅斯一仗,西班牙傳球次數破千,傳球成功率高達九成一,後衛拉莫斯更傳出176球,一般球賽能傳超過一百球已經相當誇張,然而西班牙最後卻輸掉了比賽,雖然以十二碼落敗,但無法以控傳打法撕破俄羅斯的大門也是鐵一般的事實。

控傳踢法,當然曾經為兩隊取得巨大成功,各自取得一次世界盃冠軍,但足球場上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入球比對方多,戰術和打法,只是達成這一目標的手段,不能取代目標本身。控傳的目的,是通過快速的傳球及走位,消耗對手體力,繼而撕破防線造成入球,保持控球權並非球賽的目標。而德、西兩隊的問題,便是以控球成為目標,入波贏波反變成副產品。

加上足球界競爭異常激烈,再無敵的陣式,兩三年後會被人解拆得七七八八,研究到對應方案,所以足球界每三五年便會有一次戰術的演變,變幻才是永恆。

教會存在的目標,是廣傳福音,擴堂、大型佈道會、特會、營會、各式事工等只是手段,手段沒有永恆的意義,亦會因時間而被淘汰失效,求新、嘗試才會慢慢找到出路。

今屆世界盃首次使用VAR(Video assistant referee、視像助理裁判),令到錯判誤判的機會大減,各界讚譽有加。由於足球比賽的特質,一個錯判可以導致球隊輸掉比賽及失去錦標,在電光火石之間,要求球證每次判決均明察秋亳,也實在強人所難。可是一直以來,不少人反對使用科技去協助球證裁決,怕影響球證權威,妨礙比賽節奏,又辯稱「錯判是球賽一部份」,遲遲不願意推行改革。

事實證明,使用VAR之後,球賽更加公平公正,有幾次球證看完片段後,推翻自己的判決,有錯即改,反而更好維持了球證的權威。當然,沒有任何一個做法,可以達到百份之一百準確,但VAR肯定是足球史上的一大進步。

相反,每一次教會內爆出醜聞之後,總會有人以「人有罪會犯錯」為理由,從不去思考制度上的變革,防止問題再出現,斬腳趾避沙蟲的做法,往往令教會成為罪惡溫床。因人的罪性,我們沒有辦法防止一切錯誤,但不代表我們不應嘗試不同的方法去防止錯誤發生。制定良好的機制,不單止不會削弱教會的權威,相反會更加鞏固其公信力。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度。世界盃為四年一度的盛事,所以吸引不少看熱鬧的人,追捧強隊,享受勝利一刻。譬如,在FB便見到不少人,起初捧巴西,巴西被法國打敗後,轉去捧比利時,比利時又輸球,再捧法國。

除了享受勝利的感受之外,足球最扣人心弦,莫過於弱旅打出爭氣波。譬如今屆冰島守和阿根庭,部份球員僅屬業餘性質;本屆魚腩之一的巴拿馬,雖然被英格蘭大炒6比1,但實現世界盃零的突破,球迷依舊歡喜雀躍,舉國歡騰;日本實力遠不及比利時,卻憑鬥志以及非常聰明的打法,僅在最後一刻敗陣,贏盡口碑;英格蘭洗盡鉛華,以相對平庸的陣容,終於打破多年的十二碼魔咒,闖入四強。以上畫面,令人印象相當深刻。

關於成功神學的批判不多講,固然部份的失敗是咎由自取,例如剛才提到的德國及西班牙,但不少失敗的故事依然可歌可泣,值得傳頌,畢竟世界冠軍只有一個,其餘三十一隊是名義上的失敗者。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