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且讓我們先放低祂是全知的神

整個巴別塔的爭抝焦點,按Derrida ,是一個命名權的問題,人要決定人作爲人,該作甚麼,不該作什麼,上帝當然反對。

我想拿但業與耶穌的初遇,也碰觸到同一课題。拿但業很詫異的問:「你怎麼知道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How do you know me?)

耶穌答得很怪:「在無花果樹之下,我已經見到你!」一般解經家會說因為他是神,有天眼,那就弱化了整段對話的張力!

無花果樹在以色列境內遍處俱是,故可解作「你在尋常巷陌,在做最稀鬆平常事,我已經知道你是誰!」那簡單的回答是詩篇139:1-3的延伸,亦為约翰福音10:3之備注:He calls his own sheep by name and lead them out. 耶穌是能夠叫得出每隻羊的名字而引領他們前路的。因為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都是他改的!

耶稣進一步講:「我實在的告訴你們,你們的將要看見天開了,神的使者透過人子為梯上下往來!」,那是伯特利 (Bethel) 的故事!(創世記28章)要特別留意28:11,雅各是因為太陽落山,就要「就地取材」的找一地方紥營,他就地取材處,祇要神祝福,那處就是神的殿,天之門(伯特利之原本意思)。

約翰福音成書時,聖殿已被毀,第一代讀者之困惑不解是:那麼一來,我們該往何處敬拜?約翰福音作者就是在說,祗要神同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是神的殿。敬拜神不一定要在耶路撒冷(雅各井旁之對話),尤有進者,耶穌就是神的殿。

每次翻閱到相關的經文,就會濃列的覺得,古往今來,普天之下,最有資格潔凈聖殿的就是耶穌。

那不是因為他最有正義感,又或當年聖殿所進行的活動特別不道德。恰恰相反,他所驅趕的是合法和必須有之配套活動;要獻班鳩為祭,不可能千里迢迢就帶著,必須在聖殿附近換!祂每推倒一張枱,每引一段以賽亞書,俱有雷霆萬鈞之勢,因為祂不單是天父面前永遠的大祭司,祂就是聖殿!

"Christ Driving the Merchants from the Temple" by Jacob Jordaens 1650

“Christ Driving the Merchants from the Temple” by Jacob Jordaens 165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