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不要讓我們對安定的渴求成為對基督的背叛

近日,有好些基督徒因著部份教牧(包括一些名牧如袁天佑牧師和陳恩明牧師等)走到抗爭運動的前線而感到困惑。

為什麼一班教牧人員會變得這樣激進?為什麼當整個社會越來越混亂時,那班教牧仍走到最前線?這樣做,不是鼓勵更多年輕人攪亂社會嗎?

我發覺原來為數不少的信徒(包括堂會領袖)非常害怕社會混亂和持續動盪。當抗爭運動曠日持久,他們會非常焦慮和擔憂。

在這班信徒心中,生活有秩序和社會有安寧非常重要,所以他們都會推崇聖經中有關順服在上位者的教導,也希望能在秩序穩定的狀況中繼續生活、傳福音和參與堂會事奉等。

也許他們都知道政府確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但他們會覺得任何體制下的政府都不完美,總會有各樣施政錯漏,很難苛求,無論如何,攪亂社會秩序就不是辦法,很多市民仍然需要工作糊口。

在此,我想對持上述觀點的弟兄姊妹作出嚴肅的提醒和警告:今時今日,我們所面對的已不是一個正常運作的政府,而是一個違法濫權、打壓人民、滿口謊言、滿手血腥、為求鞏固其權位而不擇手段的政權。假若我們為了恢復社會秩序和表面安寧,選擇要求被打壓的市民噤聲,我們已成了這邪惡政權的幫兇,構成對耶穌基督的背叛。

事實上,目前香港社會的躁動不安,絕對不是由於有一些市民出來搞事,而是因為香港政府管治的崩壞,已去到官逼民反的地步。最近於社交媒體上流傳的那幅冰山一角圖,已說明一切。表面的遊行市威、不合作運動和罷工罷市以至警民衝突,其實只是冰山一角,更嚴重的問題卻藏在水面之下。那超級龐大的冰山,其實是涉及數以千億元計的大白象工程;貧富懸殊情況嚴峻;官商鄉黑勾結;地產霸權;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新移民引至整個社會的醫療、社會福利、房屋、教育等制度難以負荷;DQ民選議員;違反基本法雙普選承諾;五大訴求沒有回應;還有數之不盡的施政失誤等。

當7月21日元朗恐怖襲擊發生後,所有證據都指向警方有計劃和有部署地跟主要由黑幫組成的白衣人配合。這次恐襲做成四十五名市民受傷,五人嚴重,一人危殆。問題是到了今日,警方雖曾拘捕二十多人,但沒有一個人被落案起訴。

然後,到了8月11日。一日之間,香港警隊的濫權和濫用暴力程度令人咋舌,包括

  1. 多次向示威市民及救護員頭部開槍,結果令一名沒有參與任何衝擊的女市民被布袋彈射中右眼,導至失明及毀容。
  2. 插贓嫁禍一位示威者,將削尖的木竹放在示威者背囊。
  3. 在葵芳地鐵站內發射催淚彈,違反不能於室內使用之規定。
  4. 在太古地鐵站內追捕和毆打大批市民至扶手電梯,推倒及腳踢市民,險造成人踩人慘劇。
  5. 在地鐵站內近距離向示威者開胡椒彈槍。
  6. 派警察裝扮成示威人士,製造紛爭,突然現身拘捕示威者。

此外,過去兩個月,大量警隊成員在執行職務時,其制服沒有編號,即使濫權濫暴,也難以辨認和無從追究。還有,不少便衣警員在執行職務時,拒絕出示委任證,三番四次違反警察通例。到目前為止,有約七百位市民被拘捕,其中四十多位甚至被控可判入獄十年的暴動罪,但卻沒有任何一位警員因濫用武力而被撿控。

當香港政府和背後的中國政府,肆無忌憚地違法濫權,以超強大武力鎮壓示威市民;當本來香港人引以為傲的法治、廉潔、重視程序公義、尊重人權等的核心價值,被當權者肆意破壞;當香港整代年輕人,因著當權者的剛愎自用麻木不仁和拒絕溝通,而對香港未來絕望沮喪時,作為基督徒,我們應該站在濫用武力的強權一方,要求市民停止抗爭嗎?這豈不是只顧自己貪圖安逸毫無憐憫嗎?

當耶穌基督道成肉身降臨世上時,祂不是站在貧苦大眾一方嗎?祂不是說祂要開展的彌賽亞國度,就是要把好消息告訴貧窮人,宣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受壓制的得自由嗎?祂不是痛罵當時猶太人自治政府(大公會議)的領袖假冒為善嗎?祂不是成為當權者的眼中釘,令當權者要把祂置之死地而後快嗎?

我們信靠的上帝難道不是眷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的上帝嗎?祂難道不是審判列邦列國當權者的上帝嗎?當今日管治香港那邪惡殘暴的政權向著廣大爭取自由、民主和生命尊嚴的市民張牙舞爪的時候,難道我們還叫那班已被逼到退無可退的市民收手?

今日,不少牧者和信徒走到前線,不是他們變得激進和好鬥,而是經過多年的觀察時局和反思信仰,他們終於覺悟前非,知道耶穌基督的教會不能只顧自己,只顧建立一個自我陶醉的宗教王國,卻對香港七百萬人的困苦視而不見!

我的禱告是,求聖靈張開更多香港信徒的眼睛,讓我們能正確理解香港當前形勢,並且能明辨是非,以至我們不會因為內心對安定的渴求而選擇助紂為虐,反而能站穩在主耶穌永恆的應許和盼望中,無畏無懼,繼續透過我們的宣講和服侍,與香港人同行,見證造物主那份永不離棄的大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