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宗教成為自己的鴉片

images-1

共產黨真正的老祖宗馬克思曾經說過一句耳熟能詳的名言:「宗教是人民的鴉片。」如果只單單看這一句名言,中國人就即時想起中英鴉片戰爭,因此認為馬克思是指宗教對人民上癮的毒品。然而當學者觀察整段文字及歷史背景後,就知道馬克思的原意並不如想像中簡單。讓我們先看一看這一個段落:「宗教里的苦難既是現實的苦難的表現,同時又是對這種現實的苦難的抗議。宗教是被壓迫生靈的嘆息,是無情世界裡的同情心,是沒有靈魂的處境里的靈魂。它是人民的鴉片。」其中一種說法是指當時鴉片有醫學麻醉的功用,因此馬克思可能是指人民利用宗教麻醉人生間的痛苦也不一定。但我再仔細思考,發現宗教有機會是令人民上癮的毒品。若果有些人濫用宗教去逃避眼前的現實,用犬儒心態面對社會及政治時,他們根本與躺在大床上抽鴉片的人是沒有分別的。

以宗教為名逃避公民責任的信徒舉目可見。有些信徒以羅馬書十三章一節「當順服掌權者」,對社會運動袖手旁觀,甚至站在道德高地斥責為公義抗爭的蟻民。有些信徒認為要「造就人」因此不願意批評政府,甚至批評批評政府的信徒。有些牧師更指聖經說「愛是不計算人的惡」,因此要忘記官員的過失。當香港貧富差距冠全球,座落香港的教會究竟是社會的燈台,還是中產俱樂部,還是中聯辦的維穩組織呢?聖經先知書花大部分篇幅抨擊欺壓窮人的領袖以及同流合污的宗教領袖,難道香港的宗教領袖及信徒讀不到嗎?還是他們只挑選一些安慰人心的「麻醉劑」經文來安慰自己的弱小心靈呢?正如上段所說,有些信徒真的當宗教是鴉片來自我安慰,甚至「吸上癮」。他們麻痺了自己的良知及理性,假裝看不見社會上的種種問題。被扭曲的宗教反而埋沒他們對社會的良知,這真的與躺在大床上抽鴉片的人是沒有分別的。

宗教信仰可以戒毒,但願大家的宗教信仰是可以戒除我們對社會麻木的心。不要讓宗教成為自己的鴉片,反而要將宗教信仰成為貢獻社會的動力。即使大家仍未預備參與社會運動,但至少請要尊重為社會公義奮鬥及犧牲的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