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不要成為冷血的福音使者

我和一位朋友W,最近在面書上有一段頗嚴肅的對話。W是我的中學同窗,也是一位信主超過四十年的資深信徒。

本月初,由於戴耀廷教授受到近乎文革式的攻擊,甚至連聖公會管浩鳴牧師也公開批評戴教授談論港獨是「不合乎基督教信仰」,是「撩交打」。我在面書上便發表了「摩西是以獨的推動者」這句話的帖子。其實我只想藉此刺激大家思想,就是推動一個民族獨立成國並不一定違反基督信仰。W不以為然,隨即在我面書上發文回應,請我「不要將以色列人和埃及人混為一國,也不要將香港人和中國人分割」。

W其後分享的一段話令我印象深刻,他認為教會即使被當權者打壓,即使有基督徒被批鬥、被捕、被殺,但歷史證明福音依然傳開了。他問我:「難道你對上帝沒有信心嗎?」他說他相信上帝必成就自己的話語,祂也必按自己的時間表行事。他說:「我們需要的,就是努力傳福音,望各人都能信主,並按祂的道而行。」

由於我確信W是一位信仰認真的主內弟兄,所以我向他解釋我發佈早前的帖子,是為了表達對管浩鳴的不滿和對戴教授的支持,但我並不是要把香港人和中國人分割。然後,我向W表白了我作為牧會多年的牧師,為何會對中國當權者作出諸多批評,甚至是督責和警告:

作為牧會已超過二十六年的牧師,我故然深信上帝掌管歷史,即使面對政權的打壓,基督的教會始終不會被打倒,福音也必繼續被傳開。但作為耶穌基督的門徒,不應只顧「傳教」而對社會上不公義的事不聞不問。因為耶穌吩咐我們要讓上帝的心意和天國的價值觀實踐在世上,所以耶穌關心的人,也應是我們關心的人。耶穌關心貧苦大眾,盼望見到被擄掠的人得釋放,受壓制的人得自由。我們便應以基督的心為心。

當我讀到中國近代史,看到中共政權以專制獨裁手段治國,發動接二連三的政治運動,殘害數以千萬計中國人的生命,我感到悲憤。天父絕不會對這個邪惡政權殘害自己同胞的滔天罪行視而不見。

作為耶穌基督福音的見證者,我為華人教會多年來只顧傳教和只關心宗教利益,並對中共的惡行沒有發出本著信仰和良知的反對聲音而羞愧。

當今日被打壓到嚴重抑鬱的劉霞仍失去自由,當709大抓捕的一班維權律師仍受逼害,當王全璋被當局拘捕足足一千日仍音訊全無又沒有向公眾交代,當習近平上台後不斷收緊黨對所有事務的監控,當全國人民仍失去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學術自由、出版自由、和每日都被逼接受洗腦教育時,我們還不挺身為同胞發聲嗎?我們要繼續沉默並成為邪惡政權的幫兇嗎?我們還只顧傳「信耶穌得永生」卻逃避進入今世苦難的福音嗎?

對我來說,我不能再獨善其身,一方面我會繼續盡我的本份,做好日常培訓信徒、牧養、教導、傳道等工作,另一方面我不會對中共政權的邪惡閉口不言,必會盡我的能力向這個政權宣告上帝的審判和譴責。

我盼望W能明白,作為耶穌門徒,我們不能只關注和偏重於傳講一套叫人信主領受永生的福音,並視「講述福音」為唯一重要的使命。因為福音是關乎上帝差派祂的兒子進入苦難世界的故事,耶穌的教贖包含了祂道成肉身的行動,包括叫被擄的得釋放,叫瞎眼的得看見,和叫受轄制的得自由的行動。所以,耶穌門徒要遵守的大誡命,乃是愛鄰舍如同自己,這種愛不能只在言語和舌頭上,也要在行為和誠實上。耶穌門徒需學習那好撒瑪利亞人,以他為榜樣,並以實際行動關懷和照顧被山賊打傷的猶太人。因此,司托得牧師(John Stott)提醒今日教會(特別是我們福音派教會):「社會責任不只是基督徒的使命,也應是基督徒的信念。人若說他真正信上帝,卻不愛鄰舍,這是不可能的。」

最近,一位長期關注中國網絡資訊自由的維權人士甄江華在被當局拘捕八個月後,其兩位代理律師竟無緣無故被解聘,而甄江華由上年九月至今一直無法與外界聯絡,可說是與世隔絕。另一位「709大抓捕」時被拘捕的維權律師王全璋,被捕至今過了一千日,仍音訊全無,其太太李文足由北京步行往天津,要求當局有合理交代和跟進,竟被當局擄走和押回北京住所,甚至李文足和兒子的人身自由被受到監控和諸多限制。這些人和劉霞一樣,都是被無理逼害的孤兒寡婦,難道教會作為耶穌基督的身體,不應為他們大聲伸冤和要求公義彰顯嗎?

如果我們每日口裡都傳講著「上帝愛世人」的福音,但當遇到這些被中共慘無人道地逼害的苦主,我們竟無動於衷,又或視而不見,又或只回應一句「我們要相信上帝掌管歷史,最要緊的是傳福音」,然後便生活如常,甚至是道照佈,堂照擴,歌照唱,那我們會否不知不覺成了冷血的福音使者,失去了作為一個人最基本應有的良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