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不要憂慮?

原刊於PETER KOO'S BLOG,2018年3月26日

路12:22-31

22 耶穌又對門徒說: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為身體憂慮穿甚麼; 23 因為生命勝於飲食,身體勝於衣裳。 24 你想烏鴉,也不種也不收,又沒有倉又沒有庫, 神尚且養活牠。你們比飛鳥是何等的貴重呢! 25 你們那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或作:使身量多加一肘呢)? 26 這最小的事,你們尚且不能作,為甚麼還憂慮其餘的事呢? 27 你想百合花怎麼長起來;他也不勞苦,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 28 你們這小信的人哪,野地裡的草今天還在,明天就丟在爐裡, 神還給它這樣的妝飾,何況你們呢! 29 你們不要求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罣心; 30 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必須用這些東西,你們的父是知道的。 31 你們只要求他的國,這些東西就必加給你們了。 32 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

若果今天去問一下香港人,最憂慮的是什麼,可能對於一眾沒有「磚頭」的居民,特別是年輕的一代,能否「上樓」可能正正是他們最「憂慮」的問題。

還記得當自己還年少的時候,也會為「買樓」而擔心。當年曾為自己計算過,若自己能有二萬元月薪,就已「滿足」了。因為當年看見一些「樓盤」,一百五十萬,五百多呎,以當年的銀行利率計算,月供約萬多元,十五年供完。所以,即使是「擔心」,但卻不致憂慮。然而到了今天,當年的「計算」,在今天的年青人看來,就像是「天堂」一樣的數字,叫他們不可想像。所以,我們今天的一代,看著已到達「地獄」一樣的處境,怎能不憂慮?也正因如此,兩代之間就更難的相互理解;或許也因如此,兩代間的撕裂,也一步一步的擴濶。

所以,如何能不憂慮?當年輕一代因著所居之處,因著自己的前途而心生憂慮,上一代又如何回應?特別是作為「信徒」的上一代又如何回應?

面對「憂慮」,最容易想到的就是以「金句」回應:「不要憂慮」。又或者是加上一句「不要憂慮」的超級金句:

31 所以,不要憂慮說: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 32 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 33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34 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對於真實面對著憂慮的年輕一代,這些「金句」可以是一個真實的回應?能為他們帶來幫助嗎?若再多想一下,如果今天擁有「磚頭」的上一代,將他們視為保障的「磚頭」拿走,他們又能真實的經歷這些金句?

更重要的,是這段金句是否真的如此解釋?是否真的叫有信心的人什麼也不理,只求上天供應?

在我看來,這段經文的「核心」,是「神的國」對比於一個只講求物質的「世界」。

這個世界,實在是一個「彎曲悖謬」的世界,而它的「悖謬」,最大的來源是來自管理這世界的人,那些能「控制」這世界的人。當有權力的人能打造一個世界,使權力能更集中,更穩固;而更利害的是,被「掌管」的人,能被「控制」到達一個地步,能被「麻醉」到不自覺,甚至出賣自己的智慧,自己的良知,以求能在被「穩固」了的掌權者中,獲取一些「好處」,一些「權力」。而對於一些被壓制的人,就讓他們能享受一些生活的優質享受,給他們好吃的,好看的,好玩的,就能為他們提供「麻醉」,使他們不去「追問」這世界的「悖謬」,其至能因著他們所享受的,去為這「悖謬」發聲,去「辯護」。而當這些得著享受的一群,數目到底一定「數量」的時候,擁有權力者就會穩固,即使社會中出現「張力」,也不致影響權力。這就是這個世界的運作法則,也是這世界悖謬的來源,也就是這個社會會變成如此田地的因素。

或者,這就是「不要去求吃什麼、穿什麼」的當代意義,因為這是那些不求公義,不求神國的外邦人所求的。

作為門徒群體,耶穌基督的教導是要我們去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就是要求神的掌權來臨,要為神的公義發聲。

最近在主日學教導五經,過往我們會很不明白舊約世界中那些律法到底對我們有什麼意義,「十誡」給我們的印像就是很多禁戒。然而,因著這課程,我從youtube中找到一些「懶人包」,去用一個最簡單的大鋼形式去看這些誡命。最深印像的是申命記一段,去將「律法」作出說明。(可參以下片段)

特別深印像的是從3:10至4:30,非常簡潔的指出來神的律例,是要建構一個敬拜獨一的主的群體,而這個敬拜獨一神的群體,是一個能讓社會的貧窮得著正視,就是後半部講到關於律法的內容,有很大的一部份是關乎社會公義(Social Justice)的。而關乎神國的領袖,就是那些「長老」、「祭師」、「君王」,他們的權力是來自一個盟約律法之下,就是他們會受著神所派的先知來監察,來問責。所以,當社會出現貧窮,出現孤兒寡婦的哀哭,神的先知就會出來向掌權者發聲,為貧窮、為孤兒寡婦伸冤。這就是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了。

所以,作為信仰群體,當面對著下一代所面對的「彎曲悖謬」的世界時,當他們面對著我們也不能完全明瞭的絕對憂慮時,作為已上岸的上一代,作為教會,我們又是否只懂對他們說「不要憂慮」?是否一句三五十年前背誦的金句,就成為他們信仰的幫助?

主啊,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成就在地。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