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am Chung

剛剛大學畢業、平信徒、修讀工程,卻愛做偽文青。

不要將大學淪為政權的喉舌

圖片來源:bastillepost

 陳文敏不獲港大校委會委任成為學術人事及資源副校長,被同場的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洩密,爆出多位校委否決的幕後原因:李國章指陳文敏沒有博士學位,當年出任法律學院院長只因他是一個Nice Guy;陳坤耀指陳文敏鮮有於學術期刊發表文章;曾於學生衝入校委會時抱膝跌倒的盧寵茂更指斥陳文敏沒有向問候他的身體狀況1 。事件被不少人認為校委會幕後操控結果,而且他們的原因皆令人感到啼笑皆非,更覺得這個決定對陳文敏並不公平。甚示連港大校長馬斐森也直言不排除決定背後有中央的影響2。然而,卻有港大教授仍然繼續於事後辯稱指陳文敏有泛民背景,作為副校長應保持政治中立,而校委會主席更應親特區政府3

這引起了不少對於大學的問題:到底大學是一個專注於學術或教學本身,還是以製造了多少研究而定義大學或一個學者的水平?若由這些校委決定及任命副校長,而他們作決定時卻顯得十分主觀,只看重後選人有否關心他、是否親政府,哪麼這樣會否影響大學本身的學術自由及學術自主,令學者只可研究一些「政治中立」的學術議題?

曾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的金耀基教授於《大學之理念》的書中便點出了大學若要保持其獨立的性格,以學術及知識服務社會,便必需要認清我們服務的對象及方法。大學不能只成為「象牙塔」,純粹研究知識論,對社會上的事情不聞不問,但大學也不能為某一派的政治力量所傾斜,最終反只會變成政權的附屬品或輿論機構,與大學的獨立精神相違背4

所之謂大學的獨立精神,就是講求學術的自由、自主及獨立的原則。學術自由在於教師、學者及學生可以自由討論任何的學術話題,而免受於恐懼或壓迫,且不受制於規制或權威的干涉及控制,而是忠於純學術的行規及制約。大學需要提供這個學術自由的環境才可以讓教師及學生發展知識及追求真理。學術亦具其自主性,並不受制於教權或政權,否則大學變成培養合乎國家標準的人力資源,成為了富國強兵的工具5。這顯而指出若果好像那一位港大教授所言一樣,校委會主席需要親政府的話,這必然損害港大的學術自主及自由,讓港大淪為政府的喉舌,缺失了自身對學術及真理的追求。

至於大學的理念應是專注教學,或是發展知識這個問題,金耀基認為現今的大學不止是教學、解惑,更被社會賦予了發展知識的任務,要求大學本身需更重視研究、出版。更甚,研究及出版成為了教師能否勝任、大學是否具有高學術水平的準則。然而,這卻讓教授需投放大量時間到研究上,教學卻變成了次等的地位,反之影響教學的質素6。教學和研究理應是相輔相成,互相調和,然而在現今這個追求成果及效益的社會,連不少的校委都以研究的數量(quantity)來評斷一個人可否當上副校長這個位置,卻漠視了他在研究上的質量(quality),以及其對於教學、社會等一些不能「被量化」的貢獻。

顯而,大學已被中央政權視為一個統戰的地方之一,意圖透過控制學術思想,意圖從意識形態及學術的方向再殖化香港。作為大學生的一份子,更需要保持「明德格物」的大學精神,透過研究學問及知識,去抵抗無知的謾罵及批評。

金耀基《大學之理念》

  1. 明報《馮敬恩聲明全文 揭校委會反對委任陳文敏理由》:http://goo.gl/lvUL0U
  2. 明報《馬斐森:不排除中央在事件背後》:http://goo.gl/RQRWu6
  3. 明報《李輝:副校長應政治中立 校委會主席應親政府》: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51005/s00001/1444012306375
  4. 參金耀基《大學之理念》(牛津大學出版社,2000),頁20 – 23
  5. 同上,頁167 – 179
  6. 同上,頁11 – 12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