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不要再熱衷於捉鬼了,好嗎?

這篇文章是想勸所有和理非的基督徒朋友不要再「捉鬼」的,不論你是在現場還是在網絡上捉過鬼,我也勸你從這一刻開始不要再「捉鬼」。

我還記得在抗爭早期一點還有很多大型遊行的時候,當有一次抗爭行動在進行時,有一張相片同時在和理非之間瘋傳,照片拍到一位黑衣人身上有一張粉紅色的貼紙,照片的文字描述指凡是在遊行中身上有粉紅色貼紙的黑衣人就是警察派來的臥底。之後我們發現他們其實不是臥底,他們是專門攻擊警察同時保護和理非的「屠龍小隊」,但我們從不知道照片的上傳者如何肯定身上有貼紙的黑衣人就是臥底,但這樣的「臥底說」卻加劇「捉鬼」風氣盛行,及後更導致小隊成員要現身說法加以澄清,事情鬧大亦令警察加緊留意小隊的動態,最後小隊因而被團滅,現在有勇武手足小隊也暫停參與抗爭,原因正是我們實在太熱衷於「捉鬼」。

有人說抗爭能持續下去全因和理非進步了,更能接受勇武手足所做的破壞和攻擊警察行為,只是我恐怕事實並非和理非進步了,而是我們都將一切的破壞和攻擊行為視為警察的臥底行動,我們還是跟2014年一樣不能接受我們當中有手足會破壞和攻擊警察,當這些所謂「非常手段」被定性為警察臥底而非我們手足所作時,我們的道德潔癖便得到滿足,只是在我們將破壞和攻擊的責任推給警察,我們最終還是與前線勇武手足割蓆了。

其實我想來想去都不能理解,為何某些和理非朋友如此熱衷於「捉鬼」。假設他們捉到的是真臥底的話,他們又不會像勇武手足一樣就地「獅鳥」他們,只是罵幾句(有時候甚至趕不及罵)就讓他們走回防暴那裡去,一點能讓臥底付出代價以阻嚇臥底的情況繼續發生的情況都沒有;若是他們捉到的是假臥底真手足的話,那只會讓警察因而更留意這些常在前線走動的手足,變相是「送頭」給警察,好讓他們更易鎖定並捉拿這些對他們而言最具危險性的勇武派,然後過幾天又多了一具黑衣浮屍或墜樓屍體出現。

我們有一句口號叫「願榮光歸手足」,就是說不論破壞或攻擊警察的行為是誰做的,我們同樣認定是勇武派手足做的,從而感謝他們一直以來保護和理非和挫一下警方和中資企業的銳氣,讓他們知道有人是認同並支持他們的行為。坦白說,在2014年和理非因不能接受勇武派破壞和攻擊警察而指責他們是鬼,從而有割蓆潮的出現,我在當時也是其中一個參與割蓆的和理非,亦因而讓運動進一步分裂而失敗,今天我們的「不割蓆」主張正是針對和理非否認勇武派是手足的想法而出現的,希望呼籲更多和理非儘管未能完全認同勇武派的行為,但也不要與他們割蓆,因為勇武派是為我們擋子彈的人,每每警察有任何進攻行動時,他們都留到最後盡量協助和理非離開,他們冒生命危險也未與我們和理非割蓆,我們又憑甚麼可以跟他們割蓆?代入他們的角度去看「捉鬼」這件事,我也會非常傷痛:一群我用生命來保護的人,竟然會倒過來指控我是警察。

對我而言,香港的抗爭運動是一個大團契,只是我們不再叫大家做弟兄姊妹,我們叫彼此是「手足」,意即我們都是一個身體上的不同肢體,我們都有不同的崗位和用途,是我們對香港的愛將我們連結在一起,而「和勇不分不割蓆」更是我們這個大團契的異象,我希望這個異象不要再只停留在口號的層次,每每當我們在遊行和集會時叫一下這句話,然後回到家繼續轉載「捉鬼」帖文,因為那只代表我們還是不能相信是自己的手足破壞和攻擊警察了。理解了「和勇不分不割蓆」後,願我們都要行道,不要單單聽而不行,自己欺哄自己,不再熱衷於「捉鬼」,反倒肯定和感謝手足的付出。

20200105_015736_000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