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迴避的職場神學


馬斯特 2018年5月31日

6139139_orig

上年寫了一篇《不如唔好講職場神學》,批評今日教會時興的職場神學,往往有幾大問題。其一是沿襲馬丁路德的召命觀,一切正當的工作皆是上帝召命,但這無法應付勞動異化(Alienation of labor)的問題。在資本主義下,各級工作分工仔細,很多打工仔不外是生產工具,日復一日的枯燥工作,全無滿足感,更遑論有何意義可言。高談工作召命,反而加重營營役役信徒的無力感。

第二,教會所講的職場見證,大多集中在社會的中上階層,甚至是名人高官,他們的處境與一般人有別,而且有較強的議價能力,去堅守自己的信仰,彷彿是成功神學的變調:我成功因為我順從神,我順從神所以我成功。

第三,是將信仰完全內化,職場很恐怖,但我心裡有耶穌,得平安。

而且,以上幾點均流於個人化,欠缺整體對職場文化的視野。

但我覺得,教會始終無法迴避職場神學。

近日,有一單新聞吸引我注意,香港各界商會聯席會議代表114個商會,日前高調聯署登報,反對政府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當然,對社運有點認識,這些聯席究竟有多大代表性,大家心裡有數。

資料顯示,截止2017年,過去15年期間,對沖機制金額已累積超過300億港元,部份打工仔更加對沖至零結餘,不可不謂嚴重。

在這個背景之下,相信大家已經猜到我想說甚麼。職場不一定代表打工仔,職場也包括老闆啊!

以香港有5%基督徒來估算,那個香港各界商會聯席會議,應該有5%老闆是基督徒,再加上香港教會有中產化傾向,我想比率應該更高。我十分好奇,基督徒老闆,對取消公積金的立場是甚麼呢?有沒有一個信仰立場,還是各有領受,「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假如身為基督徒的管理層,會率先在公司取消對沖機制嗎?

更挑戰的問題是,今日的堂會,大多以有限公司註冊,換言之,她們也擔任顧主之職,堂會的立場是怎樣的呢,還是乖乖的順服掌權者,到真正立例才執行呢?

今時今日基督徒打工仔其實最關心的,除了工作有沒有滿足感,公司老闆拜唔拜神,可唔可以同同事傳福音,也包括以下:公積金對沖、最高工時、最低工資、男性侍產假、集體談判權等等的一堆勞工權益。

教會要講職場神學,是無法迴避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