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不相似的相似”

原刊於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2017年4月6日

《沉默》在香港上映的第二天,我便立刻買票入場觀看,不是因為知道它精彩,乃是因為怕它很快落畫,錯失了機會。到了今天,它仍在戲院放映,而有關它的文章不斷湧現,我覺得導演和作者是成功的,做到了電影及小說的本份,就是開創了空間,讓觀者和讀者來解讀,沒完沒了,各自各精彩。

《沉默》讓我想起否定神學,這是靈修神學的一個重要神學基礎,就是用暗示性語言來表達神人相遇的經驗,靈修神學稱之謂密契經驗(mystical experience),昔日有戴奧尼修斯用“不相似的相似”、艾克哈特用”無/空”、十架約翰用”黑夜”,今日遠藤周作用”沉默”(盡管這本不是他原本擬定的題目)來表達這份神人相遇的密契經驗。否定就是用暗示語言來暗示某種無法恰切描述的經驗或實相,問題在於暗示力本身,因它非在文字之內,就在乎作者能否注入讀者的動力,例如十架約翰寫詩來表達”心靈的黑夜”,黑夜雖黑,卻為渴慕基督的人注入了動力,要繼續前行。

密契經驗的本質是神秘的,是不可言宣的,所以密契主義的語言是弔詭的、反邏輯的,甚至是激進的,一般密契術語或慣用語如黑暗、不知、坐忘、虛空、無、狂喜、寂靜等來指向這經驗。這經驗有高度的喚起力量,先開啟我們的理解力,從而進入一種超乎人性的經驗,例如戴奧尼修斯用“不相似的相似”(Dissimilar Similarity)來解釋這種喚醒力量。在他的著作《天階體系》中,戴奧尼修斯提醒我們,形容上帝的象徵語言是需要小心詮釋,例如我們可用「蟲」這象徵符號來表述上帝,蟲是可見、為人所認識的,在某層面上「蟲」是與上帝”相似”(詩22:6),詩人引用蟲作符號來引出它的寓意性,蟲是被人輕蔑和踐踏,它乃寓意著彌賽亞受人羞辱和蔑視的經驗,但與此同時,蟲是不可以言說上帝,因蟲不是上帝,終極來說它們是“不相似”的。我用《沉默》的其中一點來解說,許多文章都引用這點,就是當洛特里哥神父踐踏聖像時,他聽見銅板上那個人對他說:「踩吧,你腳上的疼痛我最了解,踩吧。我就是為了被你們踐踏才降生在這個世上,為了分擔你們的痛苦才背負十字架的。」踐踏耶穌像的經驗喚起了耶穌被踐踏的經驗,這是”不相似的相似”經驗,”相似”是因為他們都是為所愛的而忍受痛苦,但終究司祭踐踏耶穌與耶穌被踐踏的痛苦是”不相似的”,在”踐踏”的痛苦中,痛與愛便糾纏在一起了,這也是戴奧尼修斯所說的“不相似的相似”。

《沉默》就是以不說為說,以不作聲來發出更大的聲響,正如艾克哈特說:「無論你喜歡與否,無論你知道與否,在隱密的深處,萬物找著上帝。」所以,無論你喜歡與否,無論你知道與否,在隱密的深處,在沉默中,萬物找著上帝。

袁蕙文博士(靈閱文化社社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