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不止息的心—再思默想

原刊於心靈閱讀‧閱讀心靈,2018年6月20日

現代新教信徒若有心志在靈性生命上成長,不多不少也曾涉獵過天主教會不同修會的靈性操練方法,尤其是依納爵神操,我們如鹿渴慕溪水般的對不同靈性操練方法的渴求,為的是得著主,唯有祂才能滿足我們的心。在追求認識基督教靈修操練的過程中,我們不禁會問:為何新教徒在自己傳統中找不到操練靈性的方法?究竟宗教改革後新教有甚麼靈性發展?

我相信宗教改革後的第一個靈性運動可以說是清教徒運動,它徹頭徹尾是追求真信仰的運動,這運動也奠下了新教一些靈性追求的特色。甚麼是真信仰?從十六世紀後期到十七世紀,一群為要完全擺脫天主教任何的體制、形式、禮儀的激進改革份子,他們被稱為清教徒,因為他們的主要激情,就是活出真信仰—一個真正蒙恩得救敬虔的生命,所以他們首要的關心是如何將聖言與教義,闡釋和應用在全部生活中,而能將聖經和教義實踐出來,就是操練默想。這段時期,因著這群清教徒牧者們的努力,英國本土已有大量教導信徒默想的書籍和操練手冊,這群追求真信仰的牧者亳不猶疑甚至詞嚴義正地指出,默想就是保守我們的心,是信徒最大的責任,是基督徒生命中的一件大事、是首要的工作。信徒不單要天天操練默想,甚至主日崇拜講道後有半小時默想,並且信徒更要時常察驗個人的良知,他們深信聖靈的工作多半通過良知來進行。李察‧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是最具代表性的清教默想操練的作者,他說,「為什麼我們會忘記大部分講道的內容?為什麼信徒毫不厭倦地聽完一個講道又一個講道?為何他們的靈魂卻仍然那麼饑渴呢?我想最大的原因莫過於他們對默想的無知和極大的忽略。」正如修道院主義教導靈閱默想一樣,清教徒也教導默想聖言,「聽取聖言就像攝取食物,默想聖言就像消化食物,默想消化後的聖言會生出溫暖的情感,堅定的決心和聖潔的行為。」貝慈(W. Bates)他們不同於靈閱操練,就是沒有最後的默觀步驟,他們確信默想會生發真情感,真情感才產生真敬虔。清教只強調默想沒有默觀,甚至有些清教徒視默觀為危險的。就這樣,在清教傳統影響下,默想與默觀在新教靈修中分割了。

在基督教靈修進路上,默想是默觀的前奏,在默想時,內心因著聖靈不斷的推動而進入更深度的禱告,在默觀禱告中,我們不斷在三一神的愛中前行,最後止息在祂的愛裏,所以,默觀是默想的終點,這終點站是愛,即進入三一神的共融。當我們只逗留在默想階段會很費神費力的,因為默想往往企圖獲得許多觀念,這容易令人疲倦,尤其是一些人不善於做推理默想,便更容易思想分散,失去注專力,很快洩氣。因此,新教以後所教導的靈修默想都是落入淺層的反省又或是一些提醒而已。

這樣看來,我們可以說新教不是沒有默想操練,只不過它沒有導引我們進入默觀禱告,所以我們的心不止息,直至它止息在神的愛裏。

袁蕙文博士(靈閱文化社社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