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Catch》是全港唯一一份以中學生基督徒為對象的門徒訓練刊物,藉著探討中學生所面對的校園、時事、潮流、家庭、人際等生活處境,協助他們尋求基督信仰對應人性掙扎的具體信息,從而活出門徒生命,實踐天國使命。
網址:www.catch.org.hk

不是規劃出來的手語生涯

原刊於《Catch》@ FES 中學部,2018年12月1日
不是規劃出來的手語生涯

不是規劃出來的手語生涯

成長路不易走,有很多挑戰,但也有很多盼望。你可會感受到身邊有一位完全認識你、又無所不能的神陪着你走呢?回望過去,人生遇過許多「偶然的驚喜」,並非巧合,我信是神為每個獨特生命所預備的!從小,我就希望學手語,因為我不喜歡說話,而且我有中度的聽力障礙。想不到,神讓我在IS Camp*裏認識了「手語姐姐」,她的手語打得很快、還很美。後來她邀請我參與這個專欄,本來就很喜歡寫作的我,感到這是神賜我的機會,於是就答應了。訪問Kim當日,我們坐在寧靜的花園裏,環境很美,令人陶醉。 -天使

Kim是中大的畢業生,現職「語橋社資」,那是一間新NGO,建立了才兩年。他們會提供手語傳譯服務及手語雙語共融教育培訓,推廣手語雙語(認為手語及口語可以一同發展)、實踐共融理念。Kim負責安排手語傳譯,而她本身也是一位手語傳譯者(Sl,Sign Language Interpreter)。

但原來在入 U 前,Kim 對手語一點興趣都沒有,想不到,後來這麼熱愛,甚至成為手語譯者。身邊人都奇怪她竟然學起手語來,尤其她這麼愛說話。她說「用手語的人,看似很靜,但其實好嘈。」打手語的她仍是這麼說話。

從「玩」開始

Kim 主修語言學,原本計劃副修「西班牙文」,畢業後做言語治療。但當她在大學 O camp 裡遇見兩位聾人同學之後,就學起手語來,只因為「好羡慕懂得手語的同學可以和聾人同學一齊玩,自己又想玩埋一份,所以就去學手語。而且手語實在太有趣了!上法文堂,我會覺眼瞓;但上手語堂時,可以『郁來郁去』,成堂都好精神。而且聾人老師又好好,課後約吃飯、問手語,都好耐心教,總之『成件事都好好玩!』」

「發開口夢」打手語

「Yr 2搞O camp,因為我識手語,於是負責和聾人同學聯絡、安排SI。到了yr 3的O camp,再有聾人新生(Aaron)來,我當時做『組媽』,本來想過請Sl……但Aaron竟然建議我試下。」於是Kim就譯足全營三日三夜。「那次O camp後,腦裡面不停想着手語,晚上又夢見手語。同我一間房瞓的阿妹說我『發開口夢』半夜起身打手語!甚至之後幾日,我望每一個男人的樣子,都是Aaron呢!」雖然辛苦,但也享受,Kim不停笑。

替Aaron和記者作香港手語 – 粵語傳譯

替Aaron和記者作香港手語 – 粵語傳譯

此路不通又如何?

記得當要在手語和語言治療之間㨂,團契導師教Kim禱告尋求,看天父會否將其中一邊加重,把另一邊的東西減輕。本來一心想做言語治療師的Kim,到 Phonetics(語音學)時,才發現自己一點興趣也沒有,喜歡的原來是語言文化或生活上人與人溝通。「雖然Phonetics也不差,但若要進深研究,又不是自己喜愛的,就會好辛苦。」

相比起好玩的手語,明顯Kim唔like Phonetics,但鍾意不代表做得到。「在傳譯班裏,個個的手語都很純熟,而我是最廢的一個……感恩有團契的支持,陪我渡過艱難的日子,而在班裏,也遇到很多基督徒同行。」而在中大修讀手語課程,也是恩典。高程度的手語班常因人數不足而開不成,但在畢業前,手語第3-6級都剛好夠人開,她相信這是上帝的預備和帶領。

窺探另一世界

Kim說「手語世界」是一個無窮無盡、很開心的世界。和口語不同,它是一種視覺語言,很形象化,要靠視覺去接收。「神不但帶我進入這個世界,更開心的是,身邊人也因為我而認識到聾人社群,一起窺探這世界,分享到其中的樂趣。」大學最後一年,Kim為了讀手語傳譯班,而放棄了出國 exchange,但讀著又發現自己其實也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和文化之中,也像exchange呢!

拍攝畢業照

拍攝畢業照

好廢又唔係好廢

與聾人做朋友是很開心的,Kim重覆說。「感恩他們都很接納我。尤其起初我的手語『好廢』(又唔係好廢,麻麻哋啦),但他們也願容忍我那些很不濟的手語,教我改善。他們一直鼓勵我,尤其當我覺得自己『好唔掂』時,是他們反過來耐心聽我講、教我。」譯得不好,受害的雖然也是聾人,但他們總是讓Kim傾訴自己內心的不安和難受。

Kim話其中一次最難忘的傳譯是FB Live金像獎頒獎典禮。「香港手語來自聾星」的聾人朋友Connie(阿路)請她幫忙,不必出鏡,只需把內容傳譯出,讓聾人譯者看,但她也怕自己不能勝任,十分驚。朋友說:「唔緊要,最重要係你自己想唔想試?」很多時,Kim 對自己沒有信心,但朋友卻信任她。聾人的同行,給她鼓勵,也有指正。「要指出別人的問題,不容易。但當你直接問聾人意見,聾人也會直接指出你的問題。大家開放討論,不用忌諱傷害到人。這些對話很重要、很寶貴!」Kim說時眼神堅定。

「用盡」了同學

Kim有寫筆記的習慣,她會記下很多問題,每逢返中心,就拿著筆記逐個同事問。「他們總會慢慢給我解釋,就像當日在傳譯班present前,我都會請聾人朋友幫我『執一執』。很感激他們抽時間幫我。」Kim覺得自己很幸運,四年大學都有不同的聾人同學在身邊,好似「用盡」了幾位聾人同學呢。「身邊朋友都說我花很多時間,做義工幫聾人。但事實上,聾人朋友幫我的時間更多呀!」

Kim的傳譯筆記

Kim的傳譯筆記

認識不同的人

「我覺得信仰不是單單在四幅牆之內,享受自己和弟兄姊妹的關係有多好……」Kim認為基督徒應走出教會,認識社會上不同的人。「有人會和青少年同行、與老人家同行。對我來說,與聾人社群同行,可能就是天父給我做、而我又做得到的事,於是,我也就很自然地學着做。」近來,她見聾人同事日日用手語打出靈修短句,好奇問起,發現同事正修讀神學,於是Kim又不禁提出可幫手傳譯了。

聾健合作傳譯球賽

聾健合作傳譯球賽


中大手語傳譯工作坊

中大手語傳譯工作坊

Kim在大學與聾人同學相遇,進到另一個世界。假如Kim沒有遇上聾人同學,假如她不是那個時候考上中大,她所走的路會一樣嗎?我信每一次「偶遇」也是神精心為人預備的,也期待人積極回應。
我也有過一次很重要的「偶遇」。因為我是弱聽的緣故,與人相處很困難、有許多誤解,雖已戴了助聽器,但聽力仍不及常人。有時別人呼喚我,我卻聽不到,別人便誤會我驕傲、以為我不理人。另外,我在幼稚園時,因為太安靜、又不懂與同學相處,更被以為患自閉症。後來,就在我爸媽離婚的第二天,我遇上一位很好的老師,她經常陪我,聽我傾訴,教我怎樣與人相處,又細心向同學解釋我的聽力問題,同學因此變得關心我。老師更安排我坐最前,讓我看到口型、可以專心上課。我逐漸不再因弱聽而自卑。這實在是神的恩典呢!當面對挫敗,或是你不希望的事情發生了,願你也不要氣餒!記著信實恩慈的神對我們每人的生命都有美善的旨意,總會把好東西賜給我們。-天使

Kim所去的中心是「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是亞太區首間專門從事手語語言學研究及聾人培訓的學術機構,是手語語言學研究的大本營,在帶領大學研究生及本科生培訓、聾人培訓、在職聾校教師培訓等方面,都有重要角色呢!

中心有個標誌,你估它想表達甚麼意思?

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

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


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

  • 通過結合口語和手語的力量,在健聽者與聾人的世界之間搭建橋頗
  • 聾是另一種的文化,標誌中的面孔表示聾人與健聽者地位平等
  • 健聽人的「耳」和「口」與聾人的「手」和「口」透過中間的「樑」連起
  • 「手拉著手」即代表不同手語及聾人文化的聯繫
  • 而從最後一個面孔伸展出來的「手/耳」則表示跟其他健聽和聾人世界的聯繫

作者:天使
個人自介:「沒有光環,但喜歡守護別人」

作者:天線
個人自介:「討厭生涯被收窄、被規劃,隨緣識人,窺探陌生」

*IS Camp 為FES中學部每年一度舉辦的暑期聯校門徒訓練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