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不容易的經歷

年多次看過ViuTV一套名為《前前線》的遊埠節目。在節目裡,主持陳安立和李敏先後走到車臣、盧旺達、黎巴嫩、科威特、波斯尼亞等過去半個世紀曾受長期內戰困擾的國度,從中了解它們戰後重建的故事。

在波斯尼亞的一集中,節目訪問了一位年若三十歲的波斯尼亞青年。青年成長在南斯拉夫戰爭的時代。那時候,炸彈碎片是他們的童年玩具、自來水對他來說是稀奇的玩意。青年說,他不敢說自己比同年紀的香港人處事成熟,但他從小經歷戰火流離,他對生命的體會肯定比香港成長的青年不一樣。

保羅撰寫《羅馬書》的時候,曾經鼓勵教會的信徒要視當前的患難為上帝賦予的歷煉。他說:「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上帝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羅馬書5:3-5)聖靈以上帝的愛編織成人與人之間的網絡,教我們在患難之中發現從祂而來的一份盼望。這份盼望,並非來自對日後政治氣氛、經濟環境而來的憧憬,卻是源於一份人與人之間藉聖靈的守望、展垷出上帝愛的連繫。聖徒相通的基本意思,大概如此。

過去的星期,不斷與身邊的學生對話。這段日子對他們來說並不易過。畢竟在金鐘現場看見煙霧彌漫的震憾,內心對在上者的憤恨不是三言兩語能夠熄滅;每天接觸的資訊均是有關一段未完的政治議題,讓大家腦海中的畫面久久未能放下。或許他們都明白關掉手機就是脫離魘的惟一方法,只是瞬間妨似有種聲音提醒他們「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教他們不得不再次把目光再次轉回社會上的議題。

「這是上帝給妳的一段經歷。」我對著一位中五學生說:「或許從這一件事開始,妳的生命將變得比以前不再一樣。」

「對我來說,這的確是很深刻的體會、很特別的經歷。」她繼續回答說:「不過此刻卻是有點depressed和痛苦。」

記得中五那一年六月,我仍然享受會考過後的悠長假期;同在中五的年紀,他們一伙學生卻要面對沉重社會氣氛帶來的壓力。此刻除了禱告,我也感到無力再跟他們說點甚麼。

我們都相信上帝藉這一段經歷,為他們這一代塑造出不再一樣的生命價值。只是塑造的過程似乎比沒有注射麻醉藥還要痛苦。若你有感動,也請為他們這一代少年人禱告中;若你有更多空間,也請一起聆聽他們的內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