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不容易的《如此我信》之放下自己(一)

之前提過,傳道人說不如開個讀書會。
如此,事就成了。
選擇的書是〈如此我信〉(The Christian Faith),Colin E. Gunton寫的,由趙崇明、鄧紹光譯。

講真,本書好難,需要有一定的神學底子,加上各科的知識比如哲學還有科學,否則事倍功半。
幸好讀書會的同學來自五湖四海,有哲學系的畢業生、有神學生、有文科同學也有理科同學。
讀到不懂的地方,大家會互相背充資料。

由於讀的是譯本,譯本尚有改善空間(雖然如此還是感謝譯者,因為這是件很花心神的事呢。),所以讀起來更不易入口。
我知道有人會說:咁睇英文啦。
但英文始終不是母語,比掌握中文更難呀。
所以還是看中文,以英文輔助。

但真正難到我的,還不是以上兩點。
而是對於現在我這個狀態,對於書中強硬的信仰態度,實在是有點吃不消。
它的style是甚麼,讓我援引一例:

「不過聖經整體的教導,從創世記開始,到約伯記、希伯來書,直至啟示錄,仍堅持主張上帝擁有絕對的主權。若果欠缺了這種上帝擁有主權處置萬物的基本前題,我們既無法理解聖經中的上帝,亦不能明白來自祂的啟示的信仰,同時我相信,我們也無法明白這個我們住在其中的世界。」(第一章 創立 創造論)

而我在旁邊立刻忍不住寫上「必須先有這觀念嗎?」。
因為我一直覺得,就算我沒有冰很冷火很熱的概念,只要我接觸到我就會明白吧。
不會因為我的不相信,而導致冰不冷火不熱吧。
為甚麼我不假設上帝是甚麼相信甚麼,我就無法明白祂的話和世界呢。

對於現在處於懷疑階段的我,簡單如上帝是愛,我都無法徹底相信。
因而閱讀此書,我其實有點痛苦。

一直看,我也有很多疑問,甚至是不認同。
例如書中說到我們會有疑惑「是甚麼令到這世界有一個為人類生活而設的環境能夠出現」,但我根本不覺得世界設計得很適合人類生存呀。
從前人類的夭折、死亡率不是很高嗎?
如果人類沒有科技和智慧,和動物放在同一個地方,肯定死得很快吧。

就這樣,第一次讀書會的時候,因為實在太多不認同不理解,而作者卻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下去,令我讀得非常不暢順,也問了頗多問題。
其他朋友也有不同的疑問,於是在會中我們也討論了一些與書本並無直接關係的信仰問題。

離開的時候,我問朋友覺得怎樣,她說還不錯,就是我們帶著太多疑問,這邊問一問,那邊又說一說,令讀書會有點零散。
我也有這樣的感覺。
而我是令讀書會變得零散的其中一員。

回家後我再思考,這是讀書會,不是信仰疑難解答班呢。
讀書會,固然是讀那本書,討論那本書,不是讓我借題發揮,模糊掉主旨,發表自己意見的。

作者明明在說創世記中上帝呈現的形象,我不該要求他向我論證上帝是神。
這不是他寫作此書的目的。
就像我會很費解我在寫〈空手道〉陳靜(Peggy)這個角色很微妙,她清楚自己並且為後果負責任而選擇了幫人打飛機但拒絕婚前性行動,我認為這樣的人也很值得尊重。為什麼有人可以扯去問我希特拉殺猶太人是否也應該得到尊重,而最後結論更是我們必須要按上帝的心意行事。
希特拉和Peggy究竟有甚麼關係?我也不是在寫〈我們行事以甚麼為標準作決定〉這類的題目呀。

來到這一刻,我突然明白為什麼以前返團契,常會有人說誰誰誰其實並沒有真的帶查經,不過將自己想講的話硬套入聖經之中,借聖經過橋而已。那時候我還在想,如果他讀了經文,有這樣的領受,不可以嗎?
但領受和借題發揮,到現在我算是徹底領悟了。

於是讀書會的第一課,我學會的是暫時先放下自己,認真去讀作者究竟想表達甚麼。
不然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和作者對話吧。

如是者,第二次讀書會,我開始沒有那麼痛苦。
也比較能集中去理解文章,大家問的問題也都圍繞文章,少了很多題外話。
所得不斐啊~
雖然不盡認同,但卻知道了更多,也刺激了思考。
日後我會慢慢寫下來和大家分享的。

不容易的《如此我信》 系列
  1. 不容易的《如此我信》之放下自己(一)
  2. 不容易的《如此我信》之一道問題兩種答案(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