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不如唔好再講職場神學

sentinels_Executive_ESTJ_workplace_habits

去時代論壇考古,原來十幾年前曾經有一波關於職場神學嘅討論,但十幾年後,教會講職場,恐怕依然係得個桔,甚至乎隱隱然被成功神學滲透。所謂職場見證,同減肥前減肥後的廣告一模一模,強調信主前後嘅分別。譬如早排先讀完一篇見證,某某CEO說自己係信主前一星期工作七日,一日工作最少十二小時,信主後明白工作、金錢、地位不是一切,於是決定一星期只工作四日,準時收工陪家人,有時間到教會事奉,然後講工作唔人生嘅全部,耶穌先係。

相信大家打工仔聽完,會好似我咁講:「妖,你做到CEO咪得囉!」

工作唔係人生嘅全部,我覺得失業都唔會係囉。

又或者D見證係咁:某某係跨國公司做高層,年薪過百萬,但壓力好大,晚晚訓得唔好發噩夢,工作繁重,無法平衡,錯過子女成長。突然有一日受到聖靈光照,重新發現生命中有好多野重要過工作。毅然辭職,大幅減薪轉到另一間公司,月薪「只得」五萬,以前日日名車返工,而家「只係」可以搭的士,以前住幾千尺house,而家一家四口「逼埋」八百尺「細」單位。然後跟大家講要知足常樂,錢買唔到幸福,錢買唔到健康,錢買唔到親情。

錢買唔到幸福,但不幸好多時同貧窮一齊出現;錢買唔到健康,但有錢可以住間好D嘅醫院,睇個好D嘅醫生,食副作用少D嘅藥;錢買唔到親情,但有錢你會多好多親戚。

近呢十年八年,真係好少可,應該話從來無乜聽過有職場見證,係請個搵萬零二萬蚊嘅普通打工仔上台,講佢點受變態未婚中女上司搾壓,仔細老婆嫩又唔可以立亂辭職,逗雞碎咁多仲要比教會捽十一奉獻,唔係就偷取神嘅供物,即使係咁仍然保持對上帝有信心,對信仰不離不棄,認真追求。教會D職場講座,請親唔係管理層就係CEO,唔係專業人士律師會計師醫生就本身係老闆,黎黎去去走唔開推銷一種「成功」經驗,以前點點點,而家點點點。近年仲開始請D做傳銷上去講正向思考,宣傳正能量,吸引力法則,向宇宙下訂單之類,講佢地份工唔係要賺錢,最緊要係幫到人。教牧對職場嘅理解係咪出咗D問題?

教會所推嘅職場神學,只適合社會少數中上層人士,佢地係職場上較有價值,具有較多「巴根寧包華」(bargaining power) ,平衡到工作同生活,可以大致上滿足教會嘅要求,有時間星期日返教會,交十一奉獻又支持擴堂,參與事奉,甚至可以係工餘進修神學。例如我聽過有位神學院教授講道,當中佢講到某某基督徒做到公司的高層,係老闆的左右手,但老闆篤信民間宗教,搬公司時又拜神又燒衣又睇風水,佢堅持唔參與整個儀式企埋一二邊,話佢有但以理的風範,叫大家學習佢。喂阿哥,做到果個位咪得咯,係公司做清潔又阿芝阿佐,第二日就唔見人啦,正所謂「你唔做大把人做,公司無話無咗邊個唔得,你有本事咪出去搵過份工」。早兩日先有單新聞,話兩個清潔阿姐係商場育嬰室換衫,比人投訴,如果係公司高層放工去跑步無地方換衫,鼠入去換衫,會唔會有人理個客投訴丫,唔會丫嘛。

咁會造成咩結果呢,係社會上本身已經係中上階層的人,未去到大富大貴,最低限度生活無憂,先能滿足到教會要求,閑時講下職場神學。又因為滿足教會要求,受到教會重視,上到位去做執事/長老,令到佢地嘅價值觀同諗法,又再影響教會嘅文化同發展。譬如好多人講過,本地教會矢志要置業呢個做法,根本係中產價值延伸,窮人連諗都唔會諗要買樓。

最終出現嘅局面,一如魏晉南北朝咁「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教會內的管理者與被管理者涇渭分明。無論大家點唔願意承認都好,我就未見過拎綜緩/長期失業/基層/家庭主婦係教會做到執事。根據保羅係提摩太前書三章所寫嘅執事要求中,從來無提到社會地位同搵錢能力,點解今日教會出現「做執事,無窮人」呢種現象?

至於廣大打工仔,唔少基層更加係手停口停,飽受工作摧殘後,好唔容易先一星期返到一次教會,滿以為可以鬆一口氣之際,仲要比傳道人話你,返工時要順服肉體的主人,好似服侍主一樣;窮到燶無飯開交唔到租,仲要比人話無十一奉獻係偷取神的供物,要學寡婦兩個小錢,擴堂奉獻仲唔可以計落十一奉獻之中,要額外比。(題外一話,點解教會無錢買樓時,係常費撥落擴堂基金又無問題,信徒自己將常費撥一舊落擴堂又唔得呢?能否有人為我娓娓道來。)

老老實實,不如教會唔好再搞咩職場神學喇,對住個刻薄老闆,對住份工,餓你唔死,飽你唔親,加班加到暈,仲要去尋找當中嘅內在意義,講咩同上帝一齊管理大地,恢復創造秩序,實在太遙遠喇。返完工剩底半條人命返到黎,仲要應酬你地班大帝,玩我咩。傳道人不如唔好再搞咩職場神學,講好篇道,教好聖經,等大家返到黎有一兩個鐘暫時離開一下呢個咁痛苦嘅世界,滋養一下心靈。寧願個世界真係聖俗二分,保留教會呢個神聖空間,同世界分開,仲有個地方可以逃避一下,逃避可恥但有用嘛,總好過有人唔識扮識又要差隻腳入黎搞搞震教我點做,做唔到做唔出就係我唔順服唔屬靈要認罪悔改。

我唔係想一竹篙打一船人,抹殺晒所有人嘗試建構職場神學嘅努力,但近十幾年黎感覺總係止唔到咳,反而好多時加深咗普通打工仔返到教會嘅壓力。我唔係想將個問題瀨落教會,亦唔會天真到覺得教會同基督教機構打工一定好過出面。我唔覺得傳道人有責任去解決信徒人生所有問題,正因如此,實在無必要處處嘗試踩入信徒生命之中,要為佢地做決定,定規矩。Let church be church,教會做返教會野,培養信徒內在生命同靈性,當信徒內在生命得到建立,佢地自然有力量對抗外面風風雨雨。

眼下所見,而家所建構出黎嘅,恐怕只係一套「中產神學」,同一般打工仔生涯真係有若干距離,並唔係普羅百姓所想所求。曾經呼籲過好多次,如果傳道人牧者有心理解下而家個所謂職場係點,社會上有好多工作,只要有心跳有呼吸就會請,例如洗碗、清潔、保安、倉務等等,與其係安息年放假或者去進修,不如紆尊降貴腳踏實地出返黎社會打幾個月工,有多D第一手經驗,相信會更緊貼時代。更加期待有人能夠建設多幾套「基層神學」、「最低工資神學」、「應付中女上司神學」,以濟時急。科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