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不好言說的言說

原刊於時代論壇,2017年10月20日
圖:God loves HK

圖:God loves HK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大型佈道會的功效有多好?早有研究指陳,若再多說,我也擔心自己口臭(感謝關浩然牧師不怕口臭說了)。

但為甚麼此時還要勞民傷財去辦?看見那麼多位我尊敬的牧長或是自願,或是被自願,擔當了顧問或組長,我就不想多說,不敢多說。平時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畢竟江湖太狹、太窄、太淺。

有些事,即使不同意,也有很多層次。從被動配合,到主動反對,光譜可以很闊很闊。很多牧者和信徒懷著滿腔熱誠參與此事,縱然我個人懷著千百個疑惑,仍然不敢少覷上帝會賜福他們手作的工。跟很多事一樣,事已至此,我只能祝福,並且還要祝福。

記得啟動禮時,有牧長說這次大型佈道會,是希望在這充滿撕裂和仇恨、人際冷漠、壁壘分明的社會,回應時代需要,將愛和溫情帶進社會,特別適逢今年是選舉年。所以佈道是否有果效,不完全是重點,而是一次社會見證。

於是我想起當年加拿大籍的宣信牧師,應聘到美國肯塔基州路易維爾市栗街長老會牧會時,適逢南北戰爭後社會撕裂,而教會正好處在南北分界線之間;可以想像,社會和教會充斥著那種南拳北腿孫中山的氛圍。宣信原本相當沮喪,但靠著那使人成聖的主,以及他加拿大籍的中立身份,讓南北對壘的雙方,皆接納其講道,使之成為和平之子,教會得以復興。

我真心認為福音能祝福香港,我天真相信香港教會若能合一地佈道(形式可以商榷),的確能將愛和溫情帶進社會。但從宣信博士的經驗,我卻相信我們需要一些具中立身份的人牽頭䌫,然後我們這些南拳北腿的人,在基督面前放下成見,攜手合作,才能產生真正合一和諧的力量。只可惜有時我們太過心急,也可能太過好勝,事事皆想由我為之。是的,我覺得某些人不應該擔任某些位置,這樣反而大大地削弱了福音的果效。

結果,我只能不斷遊說自己,或是真心,或是假意,只要基督能被傳開,我都要「哈哈哈」。

不過,最終我要真誠地感謝那些比我胸襟廣闊的教牧與信徒,正正因為你們的熱心與信心,參與此事,使到整件事仍有可觀之處,願主賜福你們!

王礽福(宣道出版社社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