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不同政見如何合一?

rejection-negative-spiral-no-cards-cancellation_121-68481

【Q1】假如我教會十分親政府、反對佔領、反對記念六四、認為批評社會的青年是廢青等等,我應否離開那教會?為甚麼還要講合一?可以怎樣不虛偽地保持合一?

看到同道有關「合一和轉教會的淺談」,在下也想從個人經驗分享一下在不同甚至對抗的政治立場下,教會如何合一。早前我寫了一篇關於「合一」的文章。想在此重提一下部分立場,再分享自己的經歷,希望藉此拋磚引玉,引出更多高見。

不論「合你個一」,還是「合我個一」都只會更「不合一」。教會內意見不同、神學不同、方法不同、詮釋不同的大有人在,怎樣合一呢? 求同存異,談可容易,何況真理之事,眾人習慣了追求「唯一」和「獨一」。

「合一」本不是一套法則,也不是給予教會或牧者一把上方寶劍來「管理」信徒,如把「合一」硬套在信徒身上,只會適得其反,使教會空有信念而沒有經驗,這進路是妄想把人的感受和人性挪去,使人成為一個只懂聽話的玩偶。

「合一」本是自然性的事,不能被逼去「合」。誠然在信耶穌時,我們已與基督合一,親身體驗「以馬內利」。在基督裡,人再次找回生命的中心,並在這個基礎上重新建立關係。當信徒經驗與基督的合一,那信徒「合一」就是一個「結果、狀態、實體」。

「合一」不是合任何人的一,而是各人都與基督合一,「合佢個一」,以基督為中心,基督才是我們合一的關鍵和核心,當我們都與基督合一,在這個建構之上,信徒就無條件、自然地在基督裡合而為一。這不被神學、詮釋或其他的立場所影響,而是只建基在基督之內。

筆者所身處的公司、教會、小組和朋友群體中,都有不少政治取向與我不同的人,有親政府、有反佔中、批評青年等。筆者一直努力於不為任何黨派背書,而只為了讓身邊的人多點認識社會「不公義」而賣力。可惜,筆者和一些同道在不同的群體中也是少數和弱勢,有些時候與「撐建制」的朋友討論上來,也會沒趣、無奈,激氣和憤怒。但我從沒有想過因此而離開教會或相關群體,也不覺得自己是虛偽。

老舊詩歌《主的愛使我們合一》頗能反映我的心態。誠然,政見或立場不同使我對著某些朋友或弟兄姊妹時真的未能暢所欲言,有些時候更會「適可而止」,免得一見面就激烈討論,也不想影響當時進行的聚會目的。但我還是能宣稱愛他們,情感上認識了多年,除了政見,其他方面也是沒太大不同。從信仰層面,我曾牧養他們,曾一起走過生命的高山底谷,愛他們之心,從未減退。

今天,執筆之時得知劉曉波先生離世消息和四位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百般滋味在心頭,同時看見教會內「撐建制」的朋友的「即時分享」,心裡很是難過。然而這證明真正使我們合一的不是政見、神學或權柄,而是愛;是對基督的愛,唯有愛成為底線,才能在合一中接納多元,在氣憤中而選擇忍耐,在堅持中選擇接納,我從不虛偽地愛我堂會的弟兄姊妹,同時也從不虛偽地「決定」合一。不論是親政府、反佔中、反記念六四、批評社會的青年等,都是人的選擇,誰對誰錯,歷史會給予答案。可是,「愛和合一」是基督的選擇,是命定和應許,不論何境況,祂從不放棄。因此要學習跟隨基督,就要學習這種「分割」和「非綁縛」的思維,才能在此世代站立得穩。我們可以因為政見不同而選擇保持距離或離開堂會,但任何人都不會因為政見不同而失去基督的愛,也不會因此而破壞教會與基督的合一,因為這愛和合一是教會的本質,也是在主基督裡。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