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不友善

手拉手因著內地小童在旺角街頭便溺事件,五一黃金周也爆發了甚麼攝影比賽、舉報行動,以及不同類型的遊行等等,中港矛盾持續升溫。一位從廣州來的旅客表示,內地人的素質是比港人低,但港人也不見得友善,他說:「我曾試過坐火車時,背包不小心撞到人,該港人立即怒目而視,好像我是故意的。」廣州人呀廣州人,我這個香港人也不只一次這樣的被人怒目而視,偶爾坐港鐵出閘時,不幸地還沒有找到八達通,或不知為何八達通“嘟”一聲不能立時叫出來,你會即時感到在你身後的人對你怒目而視,我也認同香港人愈來愈不友善。如果友善是源自人對於善良的追求,那麼香港人的不友善是否意味著我們對善良的追求愈來愈減少?

大多數人明白到友善不單是個人美德,也是一種公共道德,但我選擇不友善,因為我認為這樣做對我會好些。「我認為這樣做會對我是好的」這是每一個人做抉擇時的信念,亦即是我們會為自己所作的選擇找出好的理據來作支持;我選擇不友善對待其他人,不是因為我不追求善良,乃是因為不友善對我來說是好的,或許這樣說,對別人不友善是一種自我保護,而自我保護是好的。這樣說來,生活中每一個抉擇就是表明了我對好的看法和理解,而選擇本身就正正表明我們對善的追求。靈性操練就是針對人的選擇,操練的目的乃是要知道為何我作出這樣的選擇。靈性操練不是處理行為上的應該和不應該,乃是區別和評估我作抉擇時的感覺,換言之,感覺是靈性辨識的原材料,操練靈性是能讓內在的感覺在聖靈的光照下無所遁形。而對靈性辨識最大的障礙是莫過於人對自我認識的迷糊,甚至不願意去真正認識自己,所以自我感覺良好是辨識最大的敵人。要能真正的認識自己,就是在潔淨的過程中將生命完全開放,開放到一個地步猛然地對內心深藏著的驕傲感到震驚和厭惡,從而引發出對主說:「我不算甚麼、我一無所有,我只渴慕一樣東西—就是耶穌基督自己。」(I am nothing, I have nothing, I desire only one thing—Jesus Christ, by Walter Hilton) 當默觀者深切體認到自己的「無」,他便能散發出生命的真誠,這真誠是常對自己有一種健康的合理懷疑,並對別人和上主有全然開放的態度。

因此,靈性操練不是強調要這樣做才對,那樣做就錯了;換言之,靈性操練不是使內心責備自己對人的不友善,乃是問自己為何對人不友善;這種內省,能培育出一份自我意識和對自己有一定程度的認知能力,明白到咄咄逼人的眼神並不是唯一的選擇,並會追求更善的生活,因為當人在生活中獲得了善,那麽人就在此時此刻擁有自由了。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