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力恆

尋常中學教師,從「傳道」到「尋道」,從「授業」到「作業」,從「解惑」到「疑惑」,每一個挑戰都驅使我仰望上帝、推動我思考上帝、鞭策我學習上帝、引領我尋回上帝。所謂教學,其實只是我、學生和上帝的「緣」;所謂信仰,就是不斷認清我們只是「乞丐」,謹止此矣。

上帝 — 「心靈滿足」售賣機?

2018-02-21-01-56-07

新春喜慶,基督徒都偏好用信仰有關的頌辭彼此祝頌,如「福杯滿溢」、「平靜安穩」、「主賜平安」等,有趣的是,我們不會全按聖經所定義的「福」來祝賀,例如我們不會祝人「心靈貧窮」和「為義受逼」,我們都知道「息勞歸主」是上好的福份,卻不會以此祝頌,因為我們祝頌時不單要考慮信仰價值,還要考慮文化因素和個人願望等,這其實無傷大雅,畢竟祝頌只是社交禮儀,而非信仰宣告。

上帝 — 「心靈滿足」售賣機

然而,我們不難發現很多信徒在踐行信仰生活時,都有著將個人期許淩駕信仰本身的情況,最常見的是:我們會把「心靈滿足」視為「尋求上主」的必然結果。

都市生活枯燥空虛,人們渴求在營役的「荒漠」中尋到心靈「甘泉」,這種期許所造就的市場需求推動下,坊間的靈修材料、影音見證大都以「平安」、「喜樂」「困難得助」、「困苦得慰」等正面信息為主軸,而坊間大熱的流行詩歌都以上帝的保護、醫治、扶持、眷祐、擁抱等為題材,以上商品固然會因信息正面愉悅、切合市場需求而「賣得」,卻一面倒地將人和上帝的相遇描繪成「心靈雞湯式」的撫慰,而這些商品的氾濫導致一種奇怪的現象:大部份信仰活動(如靈修、信仰閱讀、詩歌敬拜、佈道信息)都指向「心靈滿足」的單一結果,「心靈滿足」成為簡單而惟一的信仰追求。然而,這種信仰型態是危險而有缺陷的。

膚淺如「止痛藥」的信仰

筆者無意籠統地否定「心靈滿足」的價值,事實上「心靈滿足」是屬靈經驗的重要一環,是信徒與上帝契密的記號。然而,當我們只沉醉於「心靈滿足」的良好感覺,並期望不停複製時,其實是忽略(甚至排除)了其他內在的屬靈經驗,諸如悔疚、憤怒、熱情、疑惑、沉思等。

回到聖經,我們會發現先賢尋求上帝、親近上帝時,都會觸發多元化且出人意表的屬靈經歷,大衛的悔疚、約拿的憤怒、耶穌的熱情、哈巴谷的疑惑、使徒保羅的沉思,在此筆者不贅述了,這些多樣的屬靈經歷,交織出五味雜陳的朝聖之旅,有時上帝的回應看似負面、絕情及無理,卻是祂促使聖徒成長的藥引。若將上帝的聲音削平,衪與我們的互動只剩下提供「心靈滿足」,信仰豈非如止痛藥一般 — 無論何事不快不適,信仰一服鎮痛,周而復始,信仰淪為精神鴉片,談何成長?

「主權逆轉」的覺悟

人在困窘之時,讀一些勵志的經文、唱一些安慰的詩歌、看一些正面的文字原是有益的,也是上帝的恩賜,但切勿讓信仰停在「心靈滿足」的地步,這不但因為上帝的能力和計劃遠超過「心靈滿足」的功效,更重要的是:衪才是我們生命的主宰。

從先賢諸聖的模範可見,人和上帝的相遇是主僕分明的,衪愛我們,但衪的愛不是來滿足我們的願望,反而是吸引我們參與衪的計劃之中;而耶穌的考問就更徹底:「你說我是誰?」這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是考問每一個稱衪為基督的人選擇認信(Confessing)與否?從而確定自己生命的主權屬誰?讀到這裡,請容筆者提問:對閣下而言,所謂「信耶穌」,是我們邀請衪蒞為滿足心靈?還是我們被呼召參與祂的國度?

在犯人欄內的我們、在犯人欄內的世界

(耶穌)說:「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 馬可福音 1:15

筆者不敢斷言哪一種信仰狀態才為之「真信」以至得救,也不懂得為「真悔改」下定義,筆者只知道「悔改」、「信福音」的終極原因不是為了提升心靈和生活質素(這可以是原因之一,但非終極者),這終極原因就如耶穌所說: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這個醜惡荒謬的世界(包括我們)將會在上帝的審判中毀滅,現在這世界(包括我們)正處於「待審判」的階段,審判隨時會降臨,因此我們惟有投靠那為我們贖罪的耶穌才能過渡審判、迎向新天新地,耶穌就是那艘「方舟」,我們身為「獲救者」,目睹「待審判的世界(和人)」時應該做甚麼呢?斷不會是安坐方舟之上靜享「心靈滿足」吧。

復活日開始倒數四十天是傳統大公教會的「預苦期」(又稱「大齋期」、「四旬期」),為了預備信徒的心迎接基督的受死和復活,「預苦期」的英文是「LENT」,有春天的意思。如今已進入預苦期,我們預備好自己的心、認清「待審判」的實相、離開以「我」為本的信仰狀態、進入靈性的春天了嗎?願上主與我們的心靈同在,更願我們與上主的心靈同在。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